久久精软件

      一个人走向长长的街,

      一个人走왖向冷冷的夜。

      一个人在逃避什么……

      “谁又换了我的电话铃?”⬙

      老任正在享受不紧不慢踱步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吐槽归吐槽,电话还是要涇接的。

      淟 虽然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从总控室那边␊来的“业务”电话。

      ᒐ滑屏接起之后毠,果然传出来的是弦姐的声音。“距离你东面两个街口的位置,有公安转接来的最新报警。一室的紧急分队会在五分钟内会封锁现场,你现在去看纐一眼的话,天道水泽她们或许可以不进入待命状态。”

      “好的,我知道了。”老任回答得很简明,他从听到“东面”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改变了既定路线。

      去当然넾是要去的,倒不见得是为了避免wings其他两人临时加班。

      公安转接,意味着事情不大不小。

      太곸小的话警方会自行处理,太大公安也遮不住,总控室那边的针对性监控网络会直接锁定特异点。

      实际上根据㬁统计,绝땪大部分类似事件都是虚惊一场䰩,甚至一室那边的分队✕不出动也可以。

      但既然才区区两个路口,并且事实上下达了行动许可,那么稍微提升一下自己的行动速度,也算适当运动一下有益身心呗。

      想到就做,

      抬腿,起步,

      残影拉开。

      一分钟不到,两ῶ位互相搀扶,同样惴惴不安的年轻女士便已经落入老任视线了。

      当然,在这两名受害者周围,还站着一个手持警棍,小心翼翼四处打量警戒的巡警,他背后甚至还有一辆没上锁的自行车。ଗ

      老任默默地为这名敬业的警官点了个赞。

      没有警用摩托和警车焭,证明这位巡警先生恐怕在警情尚未转达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现场。

      虽然看上去他的装备和表情都有些微妙,但对于䓺普通人而言,能够守在这里已然是莫大的勇气了。

      能够转接到公安的案子,多少都具备些“超常”因素。

      老任穿越过来的这个东京,虽然表面上是个普通的现代化超巨城市,但是暗地里涉及超凡因素的都市传说可一点不少。

      尽管一直有各方势力封锁消息,但大家又不是傻子,再普通再宅的人也多多少少知道“世界正在起变化”。甚至倒不如说,越是那些宅在家里,活在网上的人,甚至反而更“见多识广”一些……

      当然,无论是眼前那两位受害者,还是称职的警官,大概都不属于那个油腻群体劭。最起码前者如果真的平时“有听到不少”的话,大概也会选个人烟稍微稠密点的路线。

      总之,这些仅仅是远望到现场时,老任自己在心底的计较。他的视野可比这三位辽阔得多,为了不给对方带来无谓的惊吓,自然是首先选择了降低速度,甚至连疾跑⣣都改成了正常速率的步行。

      然后,在即将进入对面视野的时候,他还故意拿起了电话,拨向总控室那边。

      “是我,跟公安那边说一下,他们不Ҙ用来了,一室队伍直接拉警戒线就好,警方那边走正常流程……”

      噈开头几句故意压低声线,让在场三个人听不清说什么。

      到“警方”的时候,距离已经聛拉近,声音也偷摸提高了少许,让对面警棍已经对准过来的巡警脸上明显多出了几分迟➝疑。

      这目的就达到了。

      颽 右手继续保持通话姿势链,老任左手抬到胸口附近,把同侧衣领⥘向外略翻,某个特别徽记便跃入了巡警的视线。

      “特别行动组……来的好快。”对方嘴里嘟哝了一句,多半是解释给后面两位当쓲事人听的。

      ባ手中的警棍转为斜指地面,但脚下却略微平移了几步。

      〕很明显,这是粐在表达知晓老任身份的同时,毫不放弃警惕,并且将受害人护得更紧的ꄼ本ϲ能表现。

      再次在心底默默点了个赞,老任索性把自己的步子又放缓了少许。 

      这个时候电话的另一端,弦姐的回复也过来了,“公安那边已经通知了,有关警方的协调让他们自己负责。一室还有三分钟抵达,你那边情况很悠哉?”

      “差不多吧,罪犯那边是普通人。比较有趣的,大概是半路登场的黑暗英雄。一室其实来不来关系不鞾是很大。接下来的事情是我这边的,ᵣ天道她们可以继续休息了。你如果不放想心的话……”步子越来越缓,最终在一个对于巡警来说比较适合的距离上停下了脚步。老任的声线比较淡定,关键词上发音很含糊,至少对面三人看起来并没有听懂的样子。

      “……我不放心,所以让二室那Ⲷ边过来?”

      “给加班费的话,我相信他们会很乐意。”

      “那你ඁ跟小霞提议给所有人涨工资不是更好?”

      “那是她父亲的工作,我为什么謑要多嘴?”

      远处响起了警笛声,巡警先生的表情再걛度放松了少许。

      老任这边本来就是在用打电话来避免直接交流,同时尽量少刺激巡警和受害人那边。萙

      灵魂年龄怎样不说,他穿越过来的身体年龄不到懰二十,就算这里灯光昏暗,也没有海南队主将的“天赋”,对面不会把他当中年人或者经验更丰富的老刑警来看的。

      何况比警察来的还快的,通常不是跑腿专精,就是“假冒伪劣”。

      在两位受害者没有明显伤势,巡警“不堪重负”明显有点精神过敏的情况下,等到警方“大队”赶到再沟通,才是最为妥善稳重的应对。

      于是大约两分钟后,老任放下电话,几辆警车下来的制服非制服们也已经站好各自位置了。

      ᢇ ……

      ……

      并没有警员过来盘问老任,毕竟他的电话不是白打㉵的,从弦姐到公安再到螚警务部门,整个循环也用不到一分钟졸时间,神崎人的照片加证件这十几᡼个警员几乎人手一份了。

      둖 有两个女警员正在安抚受害者们,并且劝她们上警车去医院做些详细体检。

      巡警那边,一个肩膀上带花的在听取汇报。即使大家都知道这位巡警其实什么都没看到,但“上级殇”的“接待”本身就是“肯定”嘛。 

      真正看起来最为干练的,大概有四五个人,现在表面上装作四处观望,实际上全都把视线投到了老任身上咋。

      后者把手机揣会蛖兜内装好,左右稍微活动了一下脖子,便选了距离最近的小巷方向走了过去。

      那四五个警方干将也不动声色地跟在了后面,在外人看来一副集体放水的架势。

      两位受缹害者被女警有意无意地遮挡住了视线,否则估计第一时间就会察觉到,那根本就是她们两人不久前刚刚艰难逃出的方向。

      巷内光线是真的很不好,老任对此早有准鳡备,虽然没什么附加动作,脚下却一直̋走得相当稳健。

      앁 干员们适应性就没那么好,纷纷取出了身上的ឣ便携式照明设备,不过使用起来都很谨쓏慎,几道光束也都跟在老任背后,没有一条擅自越过他去的。

      上层对他们几个有专门打过招呼,这个案子有公安的特殊专家介入,不要干涉对方是第一要务,然后最好紧跟在后面,尽可能地了解案情……

      老实说㜽这要求有点矛盾,但不提这种要求也就不是“上面的人”了,大家懂的都懂,也큒懒得节外生枝。

      而且按照规矩,凡是公安有人盯场的,警方这边便不会担上太多责任,打打下手就能知道得多些,想要为人谨慎不往上凑也不会挨埋怨。

      现在跟过来这四五个,都是属于年富力强有上进心的,平时也多少对都市传说有些自己的理解。总之就是不会像那位好心巡警一样,仅仅因为年龄和外表就对老任产生误解。

      大概……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老㚜任뮿使用的那个身份的确有点高深,而且跟wings里的代唱男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对于警方目前道场的所有人来说,整个案发现场的实际负责人就是老任,责任全是他的,所以断然不能做出让他愤怒甩锅的行为,即使是暗地里自视甚高的骨干们也一样。

      对这四五个人而言,前面那位也许只是装了点,又或者是在尽可能地避免破坏现场。这个时候谁要不识趣地替他照亮前路的话,估计很可能反而会触霉头。

      其实老任还真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注意力并不在眼前罢了。

      因为只要再走十几步,两个倒地的歹徒就㈞能很简单地出现在眼前。

      但他想要探究一下的真正目标,却躲在近百米外,緽既没有逃走的意思,也没有反过来监视案发现场的企图。

      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

      而且就算救人是善举,巷子深处趴着的两名歹徒只是昏迷,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也不代表出手干涉者真的就是见义勇为的好人。

      两名受害者的身上,各自带着不少歹徒的碎发。

      这是个警方刑侦系统,甚至公安都只能发现,并不能合理解释的细节。

      今天公安没来,警方多来的人基本是纯蹭经验的䵧,即使注意到这些细节也不会太过深究。

      但实际上,这对于老任这等在“那个”方面经验丰富的人来说,只意味着一点——

      “失控。”

      想到这里的同时,老任已经停下了脚步。

      不用他开口,干员们再迟钝也发现了地上躺着的两名嫌犯。

      在老任侧身“避让”的暗示之下,哥几位顿时围了上去。

      摸颈部,听心跳。

      上铐叫白车一气呵成。

      接下来便是仔细观察周围,初步确定了这里就是嫌犯捆绑并意图实施进一步伤害的案发地。

      ⷏很快地,刚才呼叫的医护人员带着担架赶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三名黑西装男子。

      这三人﹑胸口也挂着徽记,干员们相当识趣詣地进入了“视而不见状态”。

      于是领头的黑西装走向老壴任,另外两个则不再前进,反而回头走了几米䛼,然后停住不动。

      “神崎先生,是T2-type吗?”黑西装首领询问的音量不大,干员们刚好听不到的程度。

      찝“不,是T1,而且是即将进入最终形态的。”老任打了个哈欠,语气比较轻䅤松。

      “那就有点奇怪了,普通T1在这个阶段,应该已经基本失去精准控制力了。”

      “这就是整件事情里第二有趣的地方了,而第一有趣的地方是ᇱ……”

      “现在居然还有新的T1出现对吗?” 뒙

      “᤺未必是‘新’的,但看起来抑制药剂确实更新换代得更快了。”

      看着附近干员们继续装模作样,想听又不敢靠近,淡然外表下几近抓耳挠ㄨ腮的焦躁,老任内心毫无波动,继续同二室的增援带头者进行着谜语人一般的对话。 닮

      其实一室的紧急걸分队也是这个黑西装造型,不过他ퟘ们早就停在了更外的区域,甚至按照老任的要求,故意在布置警戒线的同时选择了网开一面。

      缺口就开在百米外那位黑暗英雄附近,反正警方压根没有拉὏封锁的意思,现在还蜷缩在墙角的棴那位真想走的话,随时可以离开。

      但那团쪐黑影并没有什么起身的迹象。

      “您如果不方便的话,由我们过去ᨮ处理?”黑西装的二室小组话事人准备揽锅。

      “不用了,再等一会儿就好。如果鋝还没动静的㵳话,大家就撤흃吧,叫ఙ上一室一起。”老任婉拒,面无表情。

      好㏤罢,不应该称之为面无表情,因为实际上是有假得不能再假的微笑敷衍在脸上的。

      当然,这个应付并不是针对黑西装,㨌二室那位看得出,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对着耳麦小声嘟哝了两句之后,就走向了自己带来的那两名队员,于是“守护现场”的人又多了一个。

      ……

      ……

      五分钟后,百米外依然没什么动静,老任߯这边的干员们都已经纷纷开手机用闪光灯拍照了,显然有点演不下去还要硬演的坚定架势。鲶

      ᜤ“差不多了,走吧。”

      不忍心看着大家比尬的老任终于开口招呼了一声,然后便带头原路返回,巷子中间装作ֺ境界的二室旵三人也컚跟了上来。

      “这是一场偶发事件,那两个嫌犯就算醒了也未必能招出些什么,各位辛苦了,早点回家吧。”

      即将抵达巷口的时候,老任回头交代了两句。

      这些话不止是说给这四五位干员听的,外面那十来位警官同样需要收队的借口。

      至于成立不成立嘛,谁管那么多,一没出人命二没流血。

      虽然刑侦老手们都能看出,琣如果没有那个神秘人乍然出手干涉的﹨话,这很可能是个直接上升到两条人命的恶性案件,但现在情况充其量也就只能当普通小劫案处理。

      专家都在暗示差不多得了,他们这些人微言轻的又能怎样呢?

      乖乖收队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