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lifeios短视频app下载

      不知睡了多久,宁月如悠悠醒来,昨晚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䜳梦。

      公子……

      宁月如突然掀ꚟ开被子,检查了一下衣物,然后松了一口气。

      怤衣物完好,穿戴整齐,那位黑衣公子应该未趁人之危。

      㗉 ꬞ 宁月如虽说被卖入秋月楼当了花魁,周旋于男人之间,却是处子냍之身。

      乩紧接着,宁月如突然发现,自己识海前所未有的清明,那些灰蒙蒙˽的邪雾和那一股霸道的ŭ能量,竟然都消失了。

      而……而且,她竟然感受到了儳灵……灵根。

      那两븛个白ᬿ雾状光团是壓灵根吗?

      宁月如八岁那年,搮已经是邪雾遮蔽后的第二뗓年,心有所感,却始终无法沟通识海灵根。䗬 飘

      灵根不是只有一个的吗? ଎

      还有,那股让自己魂不守舍,甚至能隐ሣ约控制ᄟ自己心神的能量,去了哪里?

      宁月如,本以琴艺歌舞为主,老鸨也不强求她单独接客。

      可不知什么时候,识海里突症然多了一股能量,仿佛냃有魔力一般,促使自己去接客。

      뚆 还让自己亲近那些身强力壮的武士们,在对方鬼蝆迷心窍不设防的时候,通过手指触摸其眉氃心,将识海里那股能量分出一点,进入那些武士的识海里。

      自己就仿佛……仿佛一个傀儡,有时챋候不受自己控制。

      当得知将军府杨宁公子离奇死亡的时候,宁月如吓得亡魂皆冒荃。

      因为,在杨宁出事前一周,就是宁月如单独接待的他,并且被迫用同样的手段将那股能量传给了杨宁。

      杨宁公子的离奇死亡一꿖定和自己有关,他可是一叏品大将军之孙,我加害于他,岂不是犯诛九族之罪?

      茶这该如何是好?

      原本识海里有那股能量的时候,宁月如根本咙无法产生这样的想法,而如今那股能量已除,就开始担惊受怕了。

      对了,公子,昨晚的黑衣公㌓子,他能帮我㜕去除邪雾和那股能量,瞮只有他可以帮助我了。

      粰而且,宁月如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想问吴起。

      于是,凭觌借昨晚的记忆,在画纸上勾勒出吴起俊朗的样貌。

      公໸子应该来自内城吧……䵍

      ……

      唐月弦一훲大早,就兴冲冲地前往姬国府,奉命邀请吴起协⚤助天刑司破案。

      可被姬国府仆人告知鄟,吴起已经数天没有回府了。

      这小子,有点本事了,就开始在外面鬼混,不쮼想以前被人堵的,连家门口都出不去,駖哼!

      唐月弦生气归生气,但也没得选择,只能在姬国府里等他,夏主留给天刑司的时间不多了。

      而另一边,宁月如凭着춢吴起的画像,在内城酒楼里,打听到了,这是姬国府少爷身边的随从,便兴冲冲的朝着姬国府赶来。

      今天姬国府的仆人们,텼简直被震惊㟢到了。

      往日里,姬国府的大门,多少年了,也没有人来敲响,而今天,刚迎进去一位谪仙般的青衣女子,又来一位神女般的白衣女子。而且都是为了吴公子而来。

      会客厅里,唐月弦一个人喝着闷茶,姬昌在一旁陪着,也搭不上话燷,先不说唐ᬊ月弦的身份,就凭着趫谪仙般的姿容,就让姬붃昌这댽个凡人自惭形秽。籛

      턽当宁月如也踏进会客厅的一瞬间,姬昌顿时感觉周围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宁月如与唐月弦对视䪲一眼后,并未렄说话,而Ꙇ是在唐月ᴔ弦对뿲面坐了下来。

      两女都被对方的身姿所惊讶到,这祖龙城竟然还有与自己样貌相媲美之人。

      “敢问姑娘也是来找吴兄弟的吗?”姬昌作为主人,硬着楬头皮起身问道。

      “请问公子口中的吴兄弟是৙画中之人吗?”宁月如礼豎貌的拿出画递给姬昌。

      “姑娘所画正是吴起兄弟。”姬昌回应道。

      佨 ྸ“是吴公子么?”宁月如喃喃道。

      “姑娘先喝茶,稍等片刻,据说吴兄巓弟今日会回府。”姬昌暗暗咋舌,吴起这才出去掃几天,就招惹了两位仙子上门相见,鋉凭这气势,숋为兄一个都惹不起。

      ……

      “小邪,你霞分析一下,这股能量就是跟你一样的邪原力吗?”

      “恐怕嫜这是来自一个有껱灵识的邪源种。”

      “什么,跟你一样的邪源种,你不是说邪源种万中无一的吗?”

      “万中无一是没错,ꬆ可这始祖山是邪源种的福地,天地间其他邪源种被吸引过来也是情理之中。”

      “那这䤹股能量是什么?”吴起问道。

      “我猜的没错的话,是一条蛊虫!”

      걽“蛊虫?月如姑娘被人下蛊了?”

      煌 “应该是的,这是邪原力配合邪蛊术种下的原力蛊虫。邪蛊术乃៱是邪褄属性功法里,比较恶毒的功法了。”邪源种道。

      “可有破解之法?”吴起问。

      “击杀下蛊之人,不过,原力蛊虫一䟮旦失去下蛊之人的控制,就会立刻破坏中蛊者的识海。”邪源种道。

      “那岂不是将要死很多人?”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除非你去把原力蛊虫一个个都吸出来,然后再用生命原力修复。”

      ꟠“如今是赶紧找出那个扌下蛊之人,以免殃及更多无辜。”吴起౅道。

      吴起片刻ํ后便回到了姬国府。

      ˨“吴公子,您ኤ回来了,有两位姑娘在会客厅等您。”仆人见吴起回来了说道。

      蕱 “姑娘?还两位……”

      吴起来到会客厅,前脚还未踏进,便感受㿯到两道目光射훌向自己。

      只见两女都立刻起身,宁月如先唐月弦一步跑过来燙鞠躬道:“昨晚槎月如承蒙公子相救,感激不尽,待月如醒来之时公子却已离去,不知公子今日可有时间?” グ

      “这时间么……”,她是在约我吗,美人相邀,抽出一点点时间还是有的。

      尽管当前形势不容乐观,不过越糟糕,对吴起枳越有利,毕竟比他着急的大有人ﳢ在,比如眼前的唐月弦……

      “不,吴公子今凈日没有时间陪ᚸ你风花雪⏡月,他一会就要随我去天刑司了。턢”唐月弦见状不妙,不甘示婶弱道。

      “这位姑娘,吴公奛子乃惩奸除恶的大善人,你为何要抓捕他?”宁月如其实猜到唐月弦并不是来抓吴起的。

      “⿬你这小姑娘不要瞎说,我是奉命邀请吴擈公子回天刑司协助寈破案的。”唐月弦怕吴起误会,立刻解释道。

      “什么小姑娘,我哪里小了?”宁月如挺直身子,不慌不忙地辩解道。

      “你就是比我小!何况是我先来的,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唐月두弦心急如焚,怕耽误正事。

      “昨晚月如与吴公子相谈甚欢,月如还有好多知心话没来得及诉说呢。”看着蔢唐月弦着急了,宁月如谳更加淡定从容了。

      吴起、姬昌:……

      “我说两位姑娘先坐下来,我们好……”吴起还没说完。

      “你闭嘴!”两位美人异口同声道。

      ⷭ吴起、姬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