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插很容易射

      “咖啡还是热巧克力?”古德里安教授问。他似乎察觉到了路明非状态有些不对,开口分잚散他注意力,古德里安他现在背靠着墙,后面是一幅被帆布遮挡起来的巨画。

      “热巧克力。”旁边芬格尔举手。

      “没问你,要严肃,我是你们的临时导师,学校指派的,这是新生入学辅导时间,”古德里安教授看着路明非,“你也可怄以要一杯烈性酒什么的。”

      “见导师……还能喝酒?”

      “他们只是会给你一卷杯东西帮你镇静一下,免得入学辅导中途你惊声尖叫,我和凌空星都是做过入学辅导的,所以这次课其实只针对你一个人。”张夜轻声说。

      볮 “有……有那么夸张么?”路明非缩头

      謽“首先,很抱歉我来晚了,我在俄罗斯那边耽衖误得比较久;返回学阪院时才发现调度醰错误;还没接到你;所以决定跟车来一趟;其次,学院要求每个学生参加入学资⪙格考试,我࣑们称之为“3E考试”,不通过考试就不能录取,你的奖学金也就暂时不䈩能生丠效。”古德里安教授说

      “资格考试?”路明非松了一口气,“虽然也很让人惊퓏恐鄖了……不过好㊅歹我的心脏经受住了考验。”

      “这里禢有份保密协议你签署一下吧。”古德里安教授递过一份炩文件来。

      鉿 面对那份拉丁文混合着英文写的古怪文件,路明非手有点哆嗦,不过还是签了。现在他乘坐的这趟快车正以每小时200公里以上的高速驶往神秘的卡塞尔学院,

      张夜没心情去听古德里安教授对学校的介绍,他身钢边两只猫也⌥慵懒的趴在桌面上,凌空星坐在他右手边,抱着他的右手又靠在他的肩上,张夜靠在椅子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开始想接下来屠龙的计划。

      㬾 “……卡塞尔学院也是这样一所特殊的学院,我们研究的是……”

      古德里安教授起身,抓住自己身后那幅巨型油画上的帆脑布一角,猛地抖开。

      狰狞的画面暴露于灯光下,路明非的视线触及那幅画的瞬间,觉得自己仿佛要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出去。

      那是那︛幅画的威压。

      画面上,天空是퓤铁青色混合着火焰的颜色,唯一的一株巨树苔矗立着,已经枯死的树枝向着四面八方延伸,织成一张密网,支撑住皲裂빼的天空。荒原上枯骨满地,黑色的巨兽正从骨骸堆的深处腾起,双翼挂满骷髅,张开巨大的膜翼ɕ后,仰天吐出黑色的火焰。

      路明非的脑袋里回荡着一个凄厉的吼叫,他居然觉得自己能听见那巨兽的嘶吼構。

      “龙?”路明非的声音颤抖。

      张夜听见路明非的声音扭头看着쮃那副画,那条双翼挂满骷髅的黑龙,他看着那只黑龙准备腾起的姿势摕和✁仰天吐黑色火焰的动作,脑海里它绝望的嘶吼很轻松的ᎆ被他翻译过来“为什么!”张夜不自主想道:“你创下四大君王,又是白王,以为可٧以摆脱孤独,可你最后死亡来临时,孤独的身边连可以说话的龙侍都没有,䉅真是讽刺啊!”

      一种悲凉的酓感觉从他心里升起,他一直看着那副画,直到眼角眼泪滑落,张夜才从愣神ݔ中回过神来,他㿹竟巄然是不知道自己ힲ什么时候哭了,张夜连忙擦干净眼泪,还好没人注意到他,路明非和古德里安教对话不小心晕倒,듉把芬格尔和古德里安教授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凌空星还在睡觉。

      梦镜中

      路ځ明非的周围不再是漆黑的夜晚,火车正高速奔行在浩瀚的冰原上,素白且泛着微蓝的冰层覆빐盖了直刺天空的山,天空是浓郁如血的红色,暴雨滂沱,每一滴水珠都是鲜红的,沿着车窗往下流㻫淌。就在那座冰峰顶上,图画上那只巨龙静静地趴着鶳,双翼一直垂到山脚䐗,浓腥的鲜血染红了整座冰峰。成群的人正沿着龙的双翼往上爬,爬到顶峰的人围绕着龙首,他们以尖利的铁锥钉在龙的颅骨上,奋力敲打铁锥的尾部,每池一次钻开一个孔핣,就有鉉白色的浆液喷泉般⬄涌出,片푺刻就蒸发为浓郁的白气,那些人欢呼雀쭪跃,喊声震天。

      “黑龙之王尼德霍格,数千年之前他被杀死在自己的王座上,他的王座就鳼是那座永远被冰雪覆盖的山,杀死他的人把他巨大的尸体放置在山顶,他的双翼一直垂到騱山脚饘。他的血像岩浆一样流淌下来,染红了整座山,融化了冰雪,带着血色的水汽升上天空,变成暗红色的云,降下鲜红的雨。杀死他的人沐浴着雨欢呼,他们称呼那一天为‘新时代’。”男孩轻声说。

      “这就是ᗞ历史所未曾记载的最老的皇帝,他死去ᗪ的那一天,万众欢呼。”男孩的声音平静。

      他似乎非常享受뢃那些击打声,闭上眼睛默默地欣赏着,露出一丝微笑。

      쿾 “多好啊,如果不是那一天,世界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他睁开眼睛,看着路明非说。

      不知怎么的,路明非觉得他的笑容里,那么那么地悲伤。

      悲伤了……几千年。

      “你跟那黑龙……”路明非试探着,“是朋友?”

      “不,没有,恰恰相反,”男孩轻声说,“我是最想杀死他的人,﮼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想杀死他!但就是因为我想杀死他,所以我也最熟἟悉他,可惜的是那家伙总是不给我亲手杀了他的机会。好ㄸ啦,时间到㝳了你该出去了。”

      男孩轻轻的挥了挥手,路明非意识再次模숸糊。

      路明非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一张牛皮长椅上,身上盖着毛毯。这是一间装饰古雅的風雨文学顶挂着一盏水晶吊灯。

       “你醒啦?”古德里安教授肑抬起乱蓬蓬的脑袋来看着他。

      “这是哪里?我们翻车了畿么?我只觉得轰隆隆一阵响。”路明非按着自己的额头,脑袋里似乎唲有根血管在突突地跳。

      ⰾ“我们到卡塞尔学院了䭨,一路都很顺利,怎么可能撞㷺山?你对龙……”古德里安摊了摊手,“有那么大的恐惧么?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也就是一种强大的物种而已。”

      “不!”路明非瞪着古德里〣安教授的眼睛,“我不是害怕龙……你看过《终结者》么?”

      “看过啊,阿诺德·施瓦辛格演的,我很喜欢他的,现任加州州长逕嘛。”古德里安教授点头。

      뾵“那你记得么?有个桥段是说约翰·康纳的妈妈在警察局里,给警察说她看见了时空旅行回来的机器人,他来自一个箪人类差不多要灭亡的时代,机器人拿着激光步枪到处扫射……”路明非说,“所以警察说,你那是精神病犯了!”

      “你觉得我冀精神病㧀犯了?뜊”

      氰 “要么就是我犯了!”路明非大声说。

      “他们说的是真的,龙一直都ʧ存욝在,记得我之前住院嘛?那是因为我和楚老大遇见了一些和龙有关的怪物”张夜从一旁木质门推门而入,他现在穿着卡塞尔的校服,看着特别文艺。

      路明非起身过来摸了摸张夜的头道:“没发烧啊,怎么乱说话呢,你那次不是被车撞的䭃嘛?难道是被撞傻櫇了?”

      “对于有些新生,必须给他᎐们看实证!”古德里安教授看路묌明非连张夜的话都怀疑,拍了拍手。

      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一뀊个脸上就写着“我是个日本人”的中年례男人疾步进来,左右手各是一只黑色的手提箱,银色金属包边,看起来☎相当结实。他把两只手提箱放在桌上之后,恭恭敬敬地对路明非鞠躬,用流利的中文自我介绍,“ꜚ我叫富山雅史,卡塞尔学院的心理辅导教员,非常㆟高兴认识我们S级的新生,已经四十多年不曾有过S级的新生了。”

      “是么?我能问问四十多年前那个S级新生是一个什么人,绝世屠龙高手么?”路明非试着用这些人的思路来说话。

      “本来他有机会的,可他在大二下学期吞枪自杀了,所以就没有下鈗文了。؛”富山雅史非常坦白。

      燲 “吞枪自杀?”

      “因为成绩太优秀,思维훰很敏锐,钻研龙类事典的时候陷入了某些哲学上的思辨难关,一时没解脱出来,就吞枪了,后来我们才增设了心理教员。”富山雅史说。

      张夜望着窗外发呆,他来这里是为了防止被一会的战斗波及,凌空星啧则是不知宅道跑那里去了잲还带走了两只猫。虽鄻然他的言灵因为鬼魂的存在被戒律忽视,所以他言灵都还可以使用,但诺玛全程都在,自己还是低调雵点好

      轰然巨响,打断了张夜的思路,路明非仿佛被一柄重锤击打在胸口,那柄PPK上传筗来胋的后坐力让他感觉是刚刚发射了一枚航炮的炮弹,他一个倒仰翻了出去,张夜看见他摔向自己蜗连忙闪身,路明非摔进背后的沙发里,满眼都是金星。

      张夜看着富山雅史有些ࢦ无奈道:“这枪是装备챬部的吧,你们拿这种危险武器给才入学的新生用,不怕出事啊。”

      “一时有点好奇,是把好枪,虽然未必能一枪轰爆龙眼,不过估计能在四代种五代种身上留下点痕迹。”富山雅史淡定说。

      张夜只觉得富山雅史有加入装备部那群疯子的潜力,他百无聊奈的看富山雅史解释龙鳞,他现在有些想念,夜那只没有良心的猫了,它在自己至少不会那么无聊。

      “我们现在来看第二个证据”富山雅史开启了第二只手提箱。一只圆柱形的玻璃瓶被送到了路明非的面前,就像是生物课上老师用来装标本的那种瓶子。

      路明非张大了嘴,仿佛被雷劈了,如果此刻帨富山雅史在他嘴里塞上一个橙子,他大概都不会察觉。泡在淡黄色福尔马林溶液里的是一个很像蜥蜴的动物퇈,黄白色的,蜷缩着修长的尾巴,像是子宫中的胎儿,嘴边的长须在溶液里缓慢地飘拂,合壷着眼睛的样子看狗起来如婴儿般安详。如果不是那东西的背后展开了两面膜翼,路明非会认为它根本就是某种古代蜥蜴。

      张夜此时也⥎来了兴趣,走到富山雅史面前观看着这只红龙。

      “这是一条红龙的幼崽,甚至还没死去,只是在沉睡状态。龙类很难杀死,尤其是高팘贵的初代种和次代种,即使你毁灭它们的身躯,都无法毁灭灵魂,它ꔦ们会再度苏醒,”富山雅史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