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雪山堡

      长城将军府。

      苏烈正襟危坐在案樼桌后面,眉头紧锁。

      他昨晚一宿没睡,在想着如何才能抵御下次魔种的进攻。

      办쳗法他是想到了,最简单的无疑就是求援。

      但是援军到来也需要时薰间,若是魔种这段时间内卷土重来,现如今컚的守军能抵挡得了吗? 칇

      答姌案显而易见,不说像主宰先锋那样强悍的魔种,就连普通的魔雀群,他们也难以抵挡。

      如果昨૤天不是有盾ꄋ山的加入,如今幸存的守卫军估计不到一成。

      这完全就是实ㄓ力Ї、以及数量上的差距。

      힞 魔种太多,也太强了。

      它们也就是不懂派兵布阵,不然的话,估计它们早就统一了整个大陆。

      “若是能有个机关大师就好了……”苏셪烈神色有些唏嘘。

      轌 历代的长城守卫军都配备有烶机关大师,负责维修破损的城墙以及防御设施的建设。

      唯独到了他们这一代,连个像样的机关师都没有,更不用说机关大师了,那简直是奢求。

      不过,昨天一战⪉,白栗让苏烈看到了希望,上古时代的机关盾山,竟然让这名年轻人成功重启了!

      让他到稷下学院深造一番,说不准又是一代机关大师。

      可如果真让白栗走了的话……苏烈又有些纠结。

      昨天白ᷔ栗的战斗力众人可⡑都看在眼里,可以说,死去的魔种部队힗,至少有30%跟他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蟯 他那子弹附带的燃쿷烧效玑果太过恐怖,跟瘟疫一样,不大会儿就引燃了大片的魔种部队,౻有不少魔种祈连尸体都给烧成焦炭!

      若他不在,下次魔种进攻,那又该怎么办?

      选择实在쯂是太难了……

      ὡ 让白栗去的鎎话,有可能会让长城拥有一名机关大师,日后魔种攻城的话,也能够更加轻松防守。 쑖

      只是,这期间如果再有这么大规模的魔种部队攻城,就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去牵制了᠜。

      苏੤烈实在是头疼。

      说到底,还是守卫军这边的高端战力太少……趽

      或许,可以试试갚将㰲那家伙留下来顶一段时间。

      有他在,肯定没问题!

      㻊 可又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呢㿎?

      在苏烈冥思苦想之际,白栗走了进来。

      “苏烈大哥,我回来了。”

      䃜 競 闻言,苏烈抬起头来,憔悴的神态也瞬间有了几分精神。

      “回来就好,情况如何?斂”

      白栗道:“有至强者出手,大漠深处的魔种几乎被掠全部荡平。”

      片“你说什么!”苏烈闻言后整个人突然站了起来,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也怪不得他如此,如果云中漠地的魔种真被荡平,那么接下来硠的数十幨年,长죑城都不用再受魔种袭扰之苦。

      崈 “都薗护府和千窟城中间的一处山谷,魔种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即便云中漠地的魔쾚种没死绝,估计也剩不下多少了。”白栗解释道。

      “而且,那位至强者还在追杀魔种主宰,战场转移到了堝另蝧外一处地方,不过由于他们ᔀ战斗的动静太大,我不敢靠近㳨。”

      苏퉔烈愣了片刻,待心绪完全平复,才皱着眉头问道:“不是太白兄吗?”

      李白的实力虽然强,但也还没强到战斗时让人不敢靠近的地步,所以苏烈猜测,白栗口中的至强并非李白꫁。

      可若不是他的话,戌那ᨧ他去哪儿?是否遇到了危险?

      “从现场残存的魔道波动来看,肯定不是李白。”白栗摇了摇头。

      果然不是,澷苏烈不禁担忧起好友的安全。

      榁白੧栗见状,安慰道:“苏烈大哥蠺,你也不用太担心,李白实力那么=强,就算他遇到打不过的魔种,相信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你说的没ᗷ错……”闻言,苏烈自嘲笑了笑竮,自己倒是关心则乱了,片刻后,ꃮ他继续道:“守约,辛苦你了,为我们带回来一个这么好的消息,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行,苏烈大哥,那我就先回去了。”白栗点了点头,随后走出门外。

      ……

      出了将军府,白栗没有马上回去自己的住处。

      む他得去试试㊫治疗术的效果,看看能否挽救那些重伤兄弟们的性命。

      受伤的守卫军都被集中安置在伤兵营,长城北边的一处小山脚下。

      白栗很快就走到了地方,眼前是几个稍显破旧的窝棚榞,错落瀂在小山四周。

      窝棚的主架用木头和石头֓搭建,棚顶和四周用稻草、茅草遮住,勉强也能遮风挡횎雨。 ꩴ

      此刻,整片营地环绕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压抑气息。

      白栗刚到,又有两名死去的守卫军被抬了出去,还没进窝棚,他就听到里边传出来的呻吟声。

      与此同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守卫军士兵们往日灿烂的笑脸。

      不能再让这群可爱的人儿死去了!时间就是生命,白栗快步走了进去。

      可眼前的一幕,更是令他心疼与悲愤。

      伤者,没人权啊!

      一个个受伤的士兵并排着躺在长长的铺上,伤口处的绷带还有血液在渗出,滴落在他们身下的稻草上,一股难闻的恶臭扑鼻而来。

      这是伤兵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战俘营呢!

      生在二十一世纪的白栗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兵者神圣,他们难道就不应该享受好一点的泦待遇?

      縮 㙰他们为身后的家乡抛头颅洒热血,最终㮠换来的却是如此,英꧎魂又岂能心甘?幬

      ⡍ 皆说河洛帝国女帝风华绝代,母仪天下,但此刻在白栗看来,却也不过如此!

      连受伤士兵的最基本权益都不能保障,你玔母仪天下个锤子!

      怪不得最终能够活下来的伤员不超过五成,这样的条件下,健康的人都能给你整出病来,更不用说是免疫力更低的伤员了。

      怀着悲愤的情둦绪,白栗先后又到其它五个窝棚看了一遍ฏ,发现个个都已经人满为患,每个窝棚内的伤员估计得有两三百人!

      此情此景,果然꧅比看着他们战뒳死沙场还要难受。

      白栗抓紧时间,准备救人。

      治疗术的几覆盖范围只有᮸以他为中心50米内的距离,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覆盖整个伤兵营,所以就去了重伤员最多的那个窝棚。

      救人有先后,其他没治疗到的士兵,籓就明天再吒说了。

      当然,将所有伤员集中起来,效果可能会更好。

      但白栗没尝试过,也不埰知道这治疗术到底靠不靠谱,别到时候㰓瞎折腾一场。

      这些重伤员,此时头脑还完全清⳾醒的,只有少数几名。

      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下,白栗身体周围突然亮ꋍ起一团温润的白光。

      紧接着,白光向四周迅速扩散。

      此时,如果有谁能飞到白栗上空往下看的话,就能看到一个突然出现的光圈在迅速变大,最后又骤然消失。

      接下来,奇迹发生了……

      所有重伤的士兵都缓缓睁开了双眼,然后相继坐立起身,一个个大眼瞪小휁眼。

      “这里是……伤兵营?魔种已经被击退了⏲吗?”

      閚 “伤口没有那么疼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之前都感觉自己快不行了,怎么一觉醒来,伤势又突然好转了?”

      ……

      伤员们䫳议论纷纷,有些士兵是在战斗时就已经昏迷过去的,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抬了回来。

      最后,还是一名始终意识清醒的伤员回答了他们的疑惑。

      “是守约救了你们……”

      所有人循着这名伤员复杂的目光看去,看到ϔ了那位因法力值瞬5间被抽ᘳ空、最后陷入昏迷௲、倒在地밺上的年轻混血魔种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