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itsu自缚姬

      瘹 是的,经过这一个半月的修炼,和无数提振修为的灵丹妙药滋养,祁龙轩的修为正式跨进了通神期。

      虽然鹤龟年并不知道,他是经过了与徐智谦一战之后,境界才有了提升,但至少说明了徐智谦所言不虚,这小子能够御剑飞行了。

      摬他是什么时候突破的,我竟然毫无察觉?

      好小子,ূ隐瞒的庯够深的啊,这神隐斗篷,恐怕就是拿兽丹下山换㍎的吧。 翃

      籿 鹤龟年在心中骂了祁龙轩一万遍,但眼中,脸上,却满是欣慰之色。

      十六年了啊ꀍ,他原以为他这一生,再也鏑找不到比天衣神相更加出色的接班人了。

      没想到在他行将就木之年,上怯天竟又一次把他送回来。

      鹤龟年愣愣的,看着祁龙轩那半死不活的样子,仿佛看着多年前,他倾注了无数的心血的那个人。

      他本已如枯井的心,又一次泛起了丝丝涟漪,眼眶氯不由得一片湿润。

      太像了,真的太像ﰽ了。

      他就像看着一件失而复得的重要物件,怔怔失神੭了好久好久。

      他皱巴巴的老手,小心翼翼的将神隐斗篷收起,暖暖的真气如春雨润物,缓缓流入祁龙轩体内。

      一个朠多钟后,见祁龙轩情况稍有ų好转,他才撤功擦去眼中的水雾,走了出去。

      这一天,果如鹤龟年预料中的一样,极不平静。

      兽丹失窃的事情,被徐智谦捂着半个多月,呍终于还是传到了灵修峰高层的耳朵ᕁ里。

      钚 掌教道虚真人从万짲妖㹕山城回来之后,一直在疗养伤势,内外之事大部分由丹霞峰鹔首座,帝王刀钟镇接管。

      ꀇ 事情通报之后,钟镇很快就领着几名内门弟子前来干涉,鹤龟年自然而然的✛,被传唤到法学殿一起议事。

      与神符堂这边对质完之后,法学殿那边,自然没再把怀疑的目㣙光投向神符힝堂。

      在徐智谦的呈报中,更多的侧向于那人兼通三教秘法,且修为高绝,最少在元婴期以上,极有可能是隐藏在灵修峰上的邪道卧底。 䛬

      㘾徐智谦故意将敌人修为往高了说,摆明有推卸责任的意味。

      씷 毕竟他才元婴期的修为,而对方两人都是元婴期以上,有一人卌甚至是흨辟谷期大修,这样级别的敌人,远非他一个元婴期修士所能应付的。

      而鹤龟年也心领셮神会,打着五殿同气连枝的旗号,为他鐃喊冤叫廙屈,硬是把盛怒而来的钟镇说的一点脾气没有。

      最后只把ꥇ徐智谦痛批了一顿,限他一个月之内查明真相,随后拂袖而去。

      当然,歪魔邪道都敢到灵修峰侵门踏户来了ㆩ,事关整个灵修峰的脸面썭,钟镇也不能完全交由徐智谦处理。

      回去之后,很快就派了几位辟谷期的内门长老下来,协助猎兽森林的䵟防务,而调查円之事,便指定由五殿长老协同处理。

      崢徐智谦駜被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还得再看其余四殿长老的脸色,特别是神符堂的这尊辟谷期大神。编

      ⺇知道鹤龟年喜欢饮酒,便把法学殿珍藏多年的好酒都搬了出来,说什么也要鹤龟年赏脸抱几坛回去。

      懣两人同事授学长老多年,感情还没像今天这么热络过,搞得鹤龟年很不好䑻意思,只好将老猴或子胡ട远䟅几个喊来,多抱了十几坛回去。

      ᬑ 斗转星移,日月轮替,转眼又是十天多过去了。

      这段时间,猎兽森林出奇的平安无事,虽然守뽔林弟子人数翻了几倍,修为也都比之前高,但十几天下来,却是连传说中那蕼偷盗者的鬼影都没见빗到。

      而此时,昏迷了足足十多天的祁龙轩,才从鬼门关前又绕了回来。

      一睁眼,祁龙轩不由愣了愣,神符堂特有的书墨之气,让他战战兢兢的心不由稍缓几分。

      刚想起身,顿时牵动伤口,把他疼得呲牙裂嘴,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包扎得跟个布袋人似的。

      툗真不愧是元婴期的高手,这一击之下,把他身上近半数的骨骼都震断了。

      祁龙轩死里逃生,不由叹了一声,既然还能在神符堂躺着,说明救他的,必是自己那륹酒鬼师傅了。

      鹤龟年这甩手掌柜平时懒散惯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救了他一䒘命,祁龙轩感激的同时,心头不由升起一丝愧疚。 뤏

      ꓃“臭小子,知道错啦?”荆紫જ川的声音冷冰冰的传来。

      糇 祁龙轩面色一喜,急忙闭眼凝神,将神识沉入体内。

      鸿蒙迷雾之中,荆紫川的面容比之前还要模糊几分,经此一战,她的灵魂之力显然也受创不小。

      但祁龙轩显然没有过多注意,因为他发现他所处的这片气海混沌中,原本呈白色的气쌞海灵气,☻此时不知为何,成了一片橙红之色。

       那颗佛陀舍利在半空漂浮着,似乎沐浴在火海之中,ᣂ不断的吸取着橙红的灵气。

      而原本黑ꂒ色的气海,此蒼时也换了一番天地,呈厚重的黄ᢽ褐色,荆紫川幻明幻灭的虚影在褐色气海中,如同天河神女,万千绮丽光焰围绕她周身飞旋,似乎与她融为一体。

      “妖儿姐,这是怎쬤么回事?”祁龙轩眼中骤见诧异。

      乀 荆紫川神色如旧,淡淡道:“通神期之后,修者的五行属性就会显露出来,你两处气府一道属火,一道属土,这红黄二色,就是你体内的五行之气。”

      壕祁龙轩不由一愣,随后大﹩喜道:“我突破通神境啦?”ೋ

      㸲荆紫川白了他一昻眼踒,一头冷水꽛泼了过来:“别高兴得太早,就算达到通神期,你也不能使用御剑之术。”

      秿

      “为什么?”祁龙轩不解道。

      荆紫川道:“还记得我之샏前跟你说过的吗?在你与这把剑产生心神联系之前,我的神识会一直存在,所以,当日我要求你必须在达到通神境뒰之前,帮我重塑肉身,只是我没想到你竟这么快达到了通神境。”

      ꐯ“也룱就是说,在你没重塑肉身之㕐前,我都不能御右使这把剑咯?”祁龙轩不珵由有些沮丧。

      “是的。”

      荆紫川幽幽道:“通神境讲究的蓨是抱元守瘧一,凝气观心둱,能借助天地鈬感应,来控制体内真气循环运化,并以精神念力为媒介,感应万物,但也正因如此,对器灵的魂力侵蚀也更趋明显,一旦你完全炼化了䦃这把剑,轍我的自主神识也会随之消失,到时你体内的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祁龙轩飞到九霄云外的心,又一次狠狠的摔回地面,他心心念念的通神期,御物变化的괬神妙境界,居然成了摆设,别提有多郁闷了。

      “妖儿姐,给我说说我昏迷之后,都发生了什么吧,我得첺了解些情况,不然等我那酒鬼师父问起,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无语了好一阵子,ࡰ祁龙轩便开始要为这次的劫掠兽丹的ꗞ事,找些合理的解释了。 毊

      荆紫川便把这段时间她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说给他听,祁堸龙轩听得一阵颤颤心惊,心中对鹤龟年这酒鬼不禁生出几分亲敬之意。⏵

      “对了,当日在山洞中胶收进精灵袋的那些蜜蜂,是干什么컃用的?”

      除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祁龙轩还不忘当天在竹林收伏的那个蜂巢,当日在山洞中乌漆麻黑的,他根本看不清Lj那是些什么东西。

      但有ꮊ一点他印象深刻,就是那个蜂巢会发出红色的妖光,显然别有神异之处。

      強 祁龙轩可以肯定,能让荆紫川看中的东西,绝爈不会㬮是什么寻常之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