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友软件

      “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在一座古朴道观里,一名老道正在肛院子里教导众多道士。

      厢房内,却有一孤零零的小道士安安静静的端坐着。

      因为早在几年前,他师父就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教他了。

      小道士是万中无一的,天生灵根탣,一切事物一学就会。

      ᒜ除了不会打架娩。

      日子年复一年的过去,小道士没地方可以去。

      道观所有人,自从知道小道士绝世无双的天赋之后,都不知道쿨为什么或多或少的开始疏远他。

      也许一生也就如此孤单冷清的度过了吧。

      直到,那日一道刺眼的光亮突然ꠅ投入஑他房里。

      门开了缣,一少女栩栩进入。

      冰肌玉骨,冷艳绝俗。

      亶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千古红颜之下ྥ,褪去了俗气与厌腻。

      面容清纯美丽,苍白轻柔,澄澈空灵㨒,美若芙蓉出水,清若姑晠射仙子。

      她披着一뎑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周身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实非尘世中人,除了如瀑的长发垂下,全身雪白,当世艳极无双,丰姿绰约,风致嫣然,莫可逼虨视。 ꢧ

      冷艳无比,嫣然一笑,真如昂异花初胎,美玉糛生晕,明艳无伦。

      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뉯血色,显得苍白雲异常ञ,若有病容,虽然⃸阳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蔘显其清丽绝俗,仿佛不食人间쮫烟火,实在是美极清极冷极,虽生于凡尘,但一瞥一笑,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回眸,无一不流露出仙子气䰛息,无一不䓚让人陶醉。

      小道士愣愣的看着她,痴迷于中。 慓

      少女轻柔的细语一声,只是ꃇ让他去道观꧳后山一趟。

      他才如梦初瓖醒,ᔾ恍然若失,可少女ᰎ早已不见了综影。イ

      ꅦ找寻嵶无果,心情复杂的他,急忙跑去后山輻。

      看见的却未是一个翩翩少年,眉宇之间与那少女很是相似。 냔

      “如果是想找我妹妹的话넡,那烿不巧她已经下山了留。”少年漫不经心的淡淡说着。

      已经走了吗。

      小道士不知道为何,有些失望,明明只是初见却心口空空的。

      “听闻天生灵根之人,任何事物一学鰅就会,我想让你陪我打一架可好。”

      说完,兴志高昂的少年,挥舞着一柄宝剑示意。

      小道士毫无兴趣,连忙退后一点战意虚都无。

      求战不成,少年顿时觉得扫ꬩ兴,无精打采,转煥身便飞身离开。

      小道士突然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可又咽了回去。

      空中却传来少年爽朗的声音,“我叫风天涯,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小道士不为所动,他根本不在乎这个。

      “哦对陌了,我妹妹叫风雪心。” ⵥ

       小道士㚯眼前,突然又好像有了光亮。

      Ѹ从此以后,一向习惯冷冷清清的小道士,ᕜ突然很不想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因为他满脑子都是那笓日少女的清纯冷艳的样子。

      内心静不下来,道经读不下去。

       随后风天涯,还真每年都来。小道士每次都欢喜得等待着,只可惜那清冷的뚲白衣少女再也没来过。

      直到有一年,少年没再约战,只是邀他下山去见少女뇣一趟。

      他波澜不惊的道心,再也按捺꽫不住,急忙飞身而去趃。

      那是他,第一次飞行。

      …………

      ᇌ 白石山中自有天,竹花藤叶隔溪烟。 愓

      윘髎飞了许久,看着眼前竹艺会馆四个大送字,小道士一脸不解又十分好奇。

      而风天涯才不管那么多,一把就把他推了进去。

       进入里面,穿着各式擶各样华服的才子佳人,时而有人讨论诗词ƴ歌赋,时而有人弹琴抚筝,络ぶ绎不绝眼花缭乱。

      径直穿过,走入一片竹林,柳暗花明,一清新雅苑跃入眼帘。

      风天涯大大方方直接开门走ৌ入,小道士却紧紧缩缩站在原地,打理了好一阵衣着,才忐忑不安的进入。

      蝑 諩 他仿佛在那刻ḍ看见了澄净的天空,单纯而美丽,无邪无欲,空灵脱俗。

      㽃 只不过简单的一身天蓝衣纱裙,被那清冷的少女衬托的犹如仙衣。

      “我想湴让你,陪我下一盘棋可以吗。”少女轻声说着,可能是怕被拒绝,令她美丽的神色有些不安。

      蜙“砨好啊,没问慻题。”小道士欣喜得一口答应,憎实在没有比这更加好的事了。

      听到同意的回应,少女开心的笑了,暖洋洋的照耀在了小道士心里。

      柪而一旁的风天涯却气的差一点要骂人,凭什么啊!自己三番五次要求这小道士与自己一战,他推推辞辞埢总是不肯。

      现在妹妹一开口要下棋,就答应了。

      他深呼一口气,心里说着不生气不生气︙,面目狰狞的却吓了小道士一跳。

      “哥哥,你别生气了蒪。”少女急忙担心道。

      罢了罢了,妹妹都这样说了,风天錅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乖乖的退到身后。

      䪧 “道士哥哥,你要先手吗。”风雪心柔憼和的问道。

      小道士却没有立刻回答,风雪心如此靠近,虽然只是在对面,但是那一阵阵少女的芬香,还是让他心神不宁坐立刼不安。

      过了好䐪一会,他才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不用了,我后手就好,毕竟我也从来没玩过。”

      “嗯。”于是少女白皙的玉手⹅,胸有成竹的先手一步。

      不出意料,小道士输的很惨。

      就算是天生灵根,也要先学一场。

      只不过,几局棋局下过。

      小道士,还是一局都赢不了。

      瓟 风天涯有些觉得奇怪,就算妹妹在棋道天赋异禀,少有敌手。

      但小道士这天葆生灵根,应该不至于好几把都输的如此狼狈庶。

      对局中,风雪心也有点好奇,因为小道士的棋似乎已经很久没变化了。

      二个时辰后,三十场小道士一把没赢,只有最后一场棋局,下的格外久了一些。

      风天涯开ձ始怀疑人生,自眫己๼不会找错人了吧。

      少女却很是高兴,离ڒ别时还说要明日再约。

      风天涯立马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这也没发烧啊。

      另一边,小道士一路欢天喜地的回到了道观。

      他从未如此开心过,下棋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只要能常常与雪心见面他퐜就心满意足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