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光根天堂

      荆南的使者离旗去땅后,晋阳城又迎来了一名新的ᘡ使者,自西面来。

      相比起高从诲的使者,对ꢿ西섾面来使,刘知远显然要更重视些,态度也更加亲善,命人引其入꜠王府内堂对话。

      使者是个青年男子,体态熊健,一眼便能看出,是个薢军中勇士。其人来自关中泾㔭州,是彰义军节度使史匡懿的属下。

      먭 “末将史成ᬺ,拜见北平王!”面对刘知远的审视,其人一板一眼,严肃一礼。

      帼刘知远见其肃重,心中顿生好感,语气温和地问道:“不必拘礼,继美公派你前来,鋚所谓何事?”

      史匡懿,踒字继美,代郡人,将门出身。他的父亲,是号称“五代”第二猛将,大战王彦章二百回合龶的史建瑭。不过史匡懿或许没能完全继承他父亲的强悍武力,却બ也是䕢将帅之才,懂兵法,知韬略,有气节。

      年䑄纪比起刘犃知远还要大上几岁,历仕唐、晋二朝,去帚岁自贝州移镇泾原,为彰义军节度使。在边陲之地,安民抚戎,ඎ对国家是有大功的。

      此次主动派人前来太原,目的很明确,结好刘知远,共抗契丹。

      使者史成性格看మ起来很豁达,面对刘知远㗵发问,没有说什么弯弯绕曜绕的话,直接道明来意:“胡骑南下,窃居两畿,节燔帅不欲屈服于戎狄。本欲率师东向,以敌仇寇,然泾原四州,兵寡民贫,力实不殆。愿奉北平王为主,驱逐契丹,o还我汉먠家天下!”

      家 阻来使大胆地望着刘知远,神情郑重,语气诚恳,比起高从诲的人,可要实诚得多。

      刘知远恆闻言,心兠中微喜,却不露形色,言语间有些敷衍的意思:“继美兄身处边窰鄙之地,仍不忘心忧国家,实令人佩服。然孤何德何旔能,得继美兄如此看重?继美兄若有心击贼,孤必鼎立襄助!”

      得到这么个回答,ﻡ史݋成脖子一昂,语气顿急:ᵧ“末将虽一介武夫,却也不是迂鲁之人쌳。请ꭓ恕末将无礼,我家ꋃ节帅倾心相待,生死无悔,难道北췫平王就頜拿此等搪塞之言ᠼ,让末将回复吗념?”

      如此赤裸裸的质问,确是无礼᫴,不过,刘知远对此,却也不生气,哈哈笑了几声:“却是㓱孤䲟之过!”

      Ჵ 㿅 待史成脸色和缓,刘知远起身,在堂中踱了几个来回,看着其人,缓缓叙来:“契丹入寇,长ꁲ驱直入싫,占훝据两京,所向披靡。契丹主征召诸镇,四方节度,靡不潜至。唯有史公继美,坚守国城,据不受命。此等豪壮之举,孤在晋阳,亦有耳闻,心生向往。” 

      “今继美兄遣蟸使而来,告以腹心,孤又岂会掩拒衷诚,寒志士之心!”说着,茘刘知远自己都有些动情,波动的眼神中竟有润意,抬手指着史成:“你且回复继美兄,卫护汉家江山,亦是孤的志向,必不相负!”

      “北平王高义!”听刘知远这么一说,史成纳头便拜。

      亲自扶起此蘱人,刘知远笑问道:“你叫史成,是继美兄的子侄?官居何职?”

      “末将璈乃节剒帅养子,现为节度牙将!”

      “继美兄有眼光啊,是俊杰也!”刘知远随口夸了句,随后朝边上候着的刘承训吩ᇮ咐道:“大郎,命人将史将军请下去,好生照顾,今夜,孤要亲自设宴为其洗尘!”

      “是!”

      “对了,还有一事需报明大王!”告退之际,史成突然∮回过身来,拱手说ꪬ。

      靧“但讲无妨!” 쏝

      史成叹了口气,答:“雄武节度使何重建,斩契丹ᛇ来使,以秦、成、阶三냩州降蜀。蜀主已出兵觓,协助何重建攻略关中。末将东来之时,蜀军与何军正在联进攻凤州,以凤州的实力,恐怕挡不住......”

      闻讯,刘知远老眉皱了皱,仅凭想象,他都能猜到时下关中混乱的局势。思虑了一会赧儿,重重地太息说:“戎狄凭陵,中原无主,而致方镇外附。孤在河东,毫无繢作为,뽇良可愧䝻也。这大好山河,是该好好收拾一番了!”

      史成被带下去后,刘知远表情恢复了平静,呼出一口浊气:“真是简单的一个年轻人啊!”

      别看刘知远在使者面前,一口一个“继美兄”,但事实上,二者并没有什么交情,甚至只在多年前照过一两面罢了。他表现得那般热情,只是因为,他也是需要史匡懿这么⍱个能力、威望、资历足够的诸侯给他“站台”的。

      “父亲,连史公都前来纳㪰诚献忠了!”뫘回转的刘承䨮训,走到刘知远身㋲边,面带喜色说道。

      看了长子一眼,刘知远问:“你认为,史匡懿何以ɟ派人进表?”

      “自然是父亲德行高厚了!”几乎是不假思索,话未过脑子就从刘承训嘴里吐出来了。

      刘知远笑了笑,⛌望着恭顺侍候在前的长子,心中不禁ꛣ有些叹惘。要是换作二子,恐怕会╫冷冷地回一句:只因河东兵强马壮!

      刘承训猜不出老父的想法,上前扶着他坐下,嘴里发问:“同样是遣使劝进,父亲对荆南的使者与泾原的使者,态度何以迥异若此?”

      ㊏ 面对长子的疑惑,刘知远冷冷一笑:“史匡懿国之干城,为父需要这样的旧臣支持,聚敛人心。高从诲无赖之徒,且畏缩如鼠,于我无用,他日若进中原,且须肼提防,又何必给他好脸色?”

      听完欘老父的解释,刘承训似懂非懂的样子,犹豫㟒了片刻,又小声的询问道:“不知父亲,究竟打算何日称帝?”

      瞥了깕刘承训一眼,刘知远说:“何出此问?”

      “这几日,茐有不少人,旁敲侧击地问儿。群情期盼,儿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们。”

      鷾 “呵呵,看来,他们是真的忍不住了......”

      ......

      夜幕笼罩,暮色沉沉,黑夜仿佛将白日里晋阳城中的躁动都给抚定了。西城东墙上,刘承祐十指交叉,胳膊肘撑在女墙ش上,盯着城垣外边南流的汾水。

      晚风轻轻地吹拂着,撩瀐动着刘承祐几⠝缕散落的发丝,下巴轻轻地磕在指关节上,少年沉思着。这短时间以来,他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傈 “军主!”刘承祐自然不会无故在此,等了一会儿,厚实脚步声响起,张彦呮威越过守卫,走到他身边行礼。

      整个人没有鐞任何动作,刘承祐仍旧靠着墙垛,嘴里发声:“都商量好了?”

      “崊是的!与杨邠、史弘肇等公已经约定好了,明日一齐请命!”张彦威答道。

      晄 練 㻵 “嗯!”刘承祐终于点了下头,轻声叮嘱着:“记住,约束好士卒,不要闹出乱子。出了㚇意外,拿你试问!”

      “请您放心!请귞愿的弟兄,都是马指挥亲自挑选的!”张ྎ彦威自信地保证。

      “去吧!”

      “是!”

      又칼在城垣上趴了一会儿,刘承祐直起脊梁,回首西向,望了望远处笼罩在朦胧夜色中的太原宫,方才招呼着护卫,ࡎ回府而去。

      㳰不出意外,用不了几日,刘知远便要入主其间了。

      事实上,时间基本已经定好了,圠本月辛未(十五日),是个好日子。只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还需一些必ᢀ要的过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