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女同学都是我的性奴

      林琛笑了笑:“猜的!好了,别乱想了!这次为了让你体会䗙赶尸的艰辛,尸体被野猪给拱了,这是我们严重的失职。下面呢,我会把赶尸的一些小术法教给你。只要学会了,上坡、下坡啥的,就不㛾会ਗ਼摔แ跤了。”

      秋生一愣,随后生气道:“原来这些天是为了给我教训啊!师兄혠你太坏了!我说呢,这么难走,你是锝怎么㡈一个人过了两年。”

      林琛掏出几张符箓交给秋生:“这张符箓叫䵀驱兽符,驱赶野兽用的,口诀是……”

      “这张是驱虫符,驱赶蚊虫用的,口诀是……”

      “还有这张,是………”

      …………品…

      果然,接下来摄魂铃掌握在푻林琛手上,尸体再也没有倒过。见山爬山,遇桥过桥……而且奇特的是谗,那些野兽见到他们,捃就好像见到了同类一般,无动于衷。

      林琛还拿了一个面具给秋生。

      斠 騠 赶尸有三大敌人:一是大自然,二是山精野怪,三是孤魂野鬼。

      大自然就是路况和天气,山精野怪把行尸当食物。孤魂野鬼是为了夺取“身体”,享受这具身体的香ꗑ火供奉,它们就可以投胎了。

      ༜ 䑉 而林琛戴面具,是ꬿ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凶恶一些,吓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然一路上孤魂野鬼来捣乱,他还赶不赶尸了铕?

      两人昼伏夜行,整整走了二十几天㛅,已经送回去了十一具尸体,其中包括被野猪拱坏的那位仁兄,还好没闹出什么事!

      “叮蛄铃铃……乡客借道,游魂勿扰…쨭…叮铃铃鴢……”

      因为现在乡客少了的原因,林-琛没让它们跳了,真不好控制鞃。秋生提着䮓引魂灯走在諾前面,而他跟在乡客后面。他们的下一站ꆦ,是叫一个红木村的村落,剩下的这틂两位仁兄都是一个村的。

      就在这时,秋生有些惶恐的喊到:“师兄,前面那是什么?”

      林琛走上前㎟,眉头微皱:“这是引魂灯,跟你手上提的差不多。”

      ỉ “难道我们遇到了同行?不对不对…这位置不对!好像太高了些。”

      林琛摇摇头:“不可能蒌!这里又不是湘西,哪来那么多赶尸的?不要多想,继续走。”夿

      “好的师兄!”

      走了大概有几百米,两人看清了那东西,是一ᠫ栋建筑物,引魂灯就挂在门口一根ᢉ八九米长的竹竿上。

      ᧘ 林琛越看越熟悉,可总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事有蹊跷,那就谨慎点好:“秋生,别动!先在这咢里休息一会엽儿。”

      秋生来到林琛旁边:“师兄,那是什么?除了门口那盏灯,房子里一片漆黑,感觉像是要给死人住似的。”

      “住死人?”林琛脑中灵光一闪:“对!我想起来了,那是死尸客栈!我在师父的书房里看见过。”

      秋生缩了缩脖子:“师兄,什么是死尸客栈?”

      㳒林琛满脑子浆糊:“就是给赶尸匠和乡客们休息的客栈!可是这里为橚什么会有这种客栈?这种客栈除곴了湘西那个赶尸盛行的地方外,开在其他地方早就饿死了!”

      О 轰隆隆……天空响起一声闷雷,要下雨了!

      “唉!天意如此啊!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秋生,走吧!我们去会会这牛鬼蛇神。蠙”说罢,赶着乡客朝死尸客栈피走去。

      ચ越走越近,林琛越加确定他的猜测不错。漆黑的大门内开,没有丁点门槛。 ㏻

      㤫来到门口几十米处,林琛让秋生看ꊅ好乡客,朝着大门走了过去。死尸客栈,有些是没有掌柜的。这种客栈一般不提供㢘食物,只会提供睡觉的门板。店内会明码标价住店的价钱,老板定期会来收钱。

      有些是有店员的,有店员的客栈一般会在㱍引魂灯的杆子上绑个木棍,比如这家店。

      林琛拿起木棍敲了三下,对门口喊了一句:쒌“过路福神!”玍

      半晌,店里亮起了一道微弱的灯光。里面传来嘶哑卫的回声:“客官几位?”

      “两位!”

      嘶哑的声音再次回道爗:“客官请便。”

      人家问的不是人有几个,而是问尸体。请便的意璶思是,没有其它的赶尸人,门后的位置可以随便用的意思。

      死尸客栈的门后,是停放尸体的地方。

      林琛让秋生把尸体赶了过来,把它们停在门后,改掉法令为安静状态。

      在门口鼓捣了半分钟才走了进去。

      来到쓕大厅门口,林琛正힞准备敲门,却在这时门被打开了。

      吱呀……

      随着令人牙酸的开门声,一个身影佝偻,皮若老树、光溜的头上飘着几뚂缕苍白发丝,穿着一身黑色麻衣的老人印入俩人眼中뵅。

      老人眯着眼睛笑了笑,犹如锯齿ș般的尖锐黄牙令人醒目:“二位需要食物吗?” ཈

      嘶~师兄弟俩同时隌倒吸一口凉气,特么这声音太难听了!像是二胡初学者在拉二胡似的,尖锐㛖刺耳酙……总之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段时胁间啃干粮啃得快吐了辫,有食物自然最好。林琛虽然有些怀疑,但近距离接触后发现这老头不像鬼物,也没妖气。

      于是说道:“来几个拿手菜吧!”

      慤“好的,先进来坐着ퟨ等会儿,马上就好。”说着,率先走了进去。

      林琛站在门口打量了一眼,大厅里很空旷。三张八仙桌成三角形摆着,每张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勉强将大厅照亮。

      他的正对面有道门,应该是后厨。而门的旁边有个神龛,供奉着不知名的神像。

      䓬 然后?就没了!

      林琛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见老头直径朝那道小门ꆑ走去,对正要将东西家伙放下的秋生摇摇头。没办法,这地方处处透露着诡异,不得不小心一些。

      ┊秋生秒懂,只是将放杂物的竹背篓放下,桃木剑和符箓挎包始终背着。

      蓖 秋生无声的做着嘴型:“师兄,怎么回事儿?”

      林琛只是摇头,告诉他现在暂时别说这벝些。

      兄弟俩嘴괋上东拉西扯随便聊着些有的没的,而眼神却是在无声的交流着。

      轰隆隆……哗哗哗……外面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加上客栈内幽暗的环境,兄弟俩感觉有些困意。

      两兄弟已经昏昏欲睡,粦已经过去了两柱香时间,那老头还没做好饭。

      正当秋生饿得受不了,᭻准备拿出干粮填ꙻ肚子时,老头托着托盘走了出檳来:“让两位小哥久等了,饭菜已经好了!”

      托盘⊩上有四碟菜和一小坛酒酒,一条清蒸鱼、一盘白切鸡、一盘青菜、一小蝶花生。

      老头一一将托盘上的东西摆在桌ⵟ子上:“深冬了,也不知道怎么会下这么大雨,二位小哥喝坛好酒暖暖身吧!这是老朽的窖藏珍品,上好的高粱酒!平时可难得一见。”

      林琛笑了笑:“那多谢老人家了!不过,能不삕能请老人家给我兄弟两幅碗筷?”

      老头一愣,随即懊恼的摇摇头:“唉!看我这脑袋,老喽!二位小哥稍等,老朽现在就去拿。”

      不消片刻,老头拿了两幅碗筷樈两只酒杯出来放在二人面前:“二位小哥尝尝老朽的手艺。”

      秋生看着林琛,这种情况下他不敢乱吃。

      챬 林琛笑了笑,拿起筷子:“好,让我尝尝老人家的手艺怎么样!”

      随后看䉦着秋生说道:“累坏了吧?吃个鸡……呃?”

      林琛夹起鸡腿正准备给秋生,突然眉头微皱,脸瞬间冷了下来。

       将鸡腿放回盘子里,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冷冷的看着老头㽋:“老人家,我们师兄㋞弟一无大功德,二无神位,吃不了贡品,撤回去吧!⒔”

      秋生听闻脸色大变!拔出桃木剑来到林ţ琛旁边,警惕的看着老头。

      老头有些不解,但他也知蟟道没法再演下去了,干脆破罐子破ﱳ摔,看着稳坐长凳上的林琛怪笑道:“쇏嘿嘿嘿……小哥真是慧眼჋如炬,老朽的这点计量瞒不过你啊!可惜呀!为何人都是这样?敬酒不吃,吃罚酒。有舒服的死法,非要无谓的挣扎?ᴫ”

      秋生精神紧绷,以为老头要动手了。谁知老头却继续废话道:“不祹过老朽有些不解,小哥你是怎么发现的?”

      林琛泰然自若,其实内心慌的一批。自顾自的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秋生,一杯直接拿起就干:“好酒!”

      “师兄……这……”秋生拿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林琛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眨了下眼:“喝吧,这可是好东西!”

      秋生不明白师膵兄要搞什么,但他ꄩ还是无条件相信촼了,举杯一ᶨ饮而尽。

      老头也不知道这师兄弟俩在干啥,但这是他乐意看到的,他还需要一柱香的时间,快了휧!

      林琛这才转Ᏽ头看向老头,对他笑了笑:“老人家,你一开始就错了!死尸客栈?这种东西会出现这里吗?”

      “嘿嘿嘿……小哥你흅错了!死尸客栈可是퀃哪里都有的,只是这里没有湘西多爲而ㅠ已。”老头听闻林琛的话顿时哭笑不得!

      “有吗?”林琛有些尴尬:“好吧!就当歪打正着好了,反正我是因为这个才开始怀疑的。”

      老头:“………” 䖳

      ꎏ 我特么去哪说理去啊?菜鸟真恐怖!

      林琛伸出手ﺠ比了个“V”:“第二,我ㄜ们师兄弟并非主修祝游科,你那求雨术法,破绽捻真的很多。”

      老头点点头:“这点老朽确实没做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