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尹人香蕉在线视频播放app破解版

      “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丹书千更万篇,人若不为形所累,眼前便是大罗天。若要炼形炼神,须识归泥根复命……人能手抟日月,心握鸿蒙,自然见槖籥之开阖,河车之升降,水济命宫,火溉丹台,金木交并蚐,水土融和,姥女乘龙,金翁跨虎,逆透三关。”

      几页数百字,沈十通读了一遍,就确信这确实是一篇道家修真的功法,并且十分深奥。

      “这个……就是我的金手指吗?”沈十很高兴,心想自己作ٜ为穿越者,果然还是有些奇遇的。켈

      ꛀ 但沈딬十又㈆想:“《紫庭经》上清楚的写着如何行气打坐,可这《山海经》里的文字却十分晦涩,并没有讲具体修炼࠷的功法,凭我的智商,好Ꟊ像看不……”

      痝 “玛德,凭我的智商肯筅定看的懂。”沈十给自己打껨气:“我好歹也是个博士生,虽然说是理科的,但是智商和理解能力ꩤ肯定没问题,怎么愋可能看不㎂懂这几百字?多看几遍就行了。”

      ……

      蒠 又过了差不多三个月,离东海莱州只剩下一百多里水程了,船老大说明天就能上岸。

      船上的货物及货主半个月前就下了船,现在船上就왠只有几个人。

      对于什么时候上岸,沈十并没有多少期待,他也懒得去猜莱州刺史会ଖ安排自己做什么。

      ẖ 晚上,船头甲板。

      쭆船老大说:“这海上没有看到一只其他的船,好像有点古怪。”ꌓ

      有个官兵问:“大晚上的,海上没有船不很正常么?有ᙦ什么奇怪的。”

      “莱州港水深浪小,离东都也不算很远,平日里来礬往停靠的船只很多,高丽和百济的官船也是经常见到的。”船老大说:“这会儿海上就咱一只船,我看很不뵒对劲。”

      那三ﮮ名官兵低渭声讨论了一会籋儿,又问沈十:“沈师傅你怎么看?”

      沈十说:“㞈船老大是专业的,他说怎么办就ꚵ怎么办。”

      船老大的意思是,先找个最近的渡口停船,等天㒈亮了和꼭这附近␐的居民打听一下,问问是什么原因导致海上鄇没有航船。

      뗤船是木船,排水量肯定不到一千吨,随便找个渡口訆就可以停靠,甚至就算没有渡口也能停泊。

      船停㙟在一无人渡口过了一夜,次日早晨,沈十正在房间打坐炼气,忽然听到有렑名船夫在喊:“怎么有一只海鳖爬到船上了。”

      另一船夫说:“这鳖还少了一条腿,你瞧瞧可真奇怪。”

      አ沈十也没在意,心想:“䍻这个世界稀奇古怪的东西太多了,作为经常出差出远门的船夫,见到个奇怪点的东西就大惊小怪咋咋呼呼的,也太没出息了。”

      练完功,沈十走出船舱,看到那两凊名船夫还在摆弄那只三条腿的鳖匲。

      木船不大,但是甲薽板离韡水面也差不多一丈高,沈十很好奇,问道:“这东西孻怎么爬上来的?”

      “那谁知道呢?啧啧,絀有点撱厉害,跫还只有三条腿。”

      沈十鈥走近过去킢看,那确实是一只只有꫉三条腿的鳖,黑漆漆的背壳ffi,个头不算很大,估计两斤多重。

      ࢠ 牌  奇怪的是那鳖的第四条腿并不是发育不全或者意外致残失去的,而是完全就没有。

      清晨羈的阳光照在沈十背上,影子盖住了那只三脚鳖。

      퓛 沈十好奇的观察着那只嬰鳖,忽然鳖头伸了出来,鳖嘴张开,朝沈十吐了一口口水。

      沈十反应很快,琢立刻往后退了两步,没有被口水给喷到身上。

      口水落在了沈十的影子ꇒ上。

      一名船夫大笑:“哈哈哈,你们瞧这鳖玩意儿,还在朝咱吐口水呢。”

      另一船夫也笑着说:“它不是吐口水,是吐沙子眨,咦,真他娘的恶心。”

      “髼吐沙子?”沈十想到了什么,连忙大喊:“退开退开,这东西很危险。”

      蜮,短狐也,似鳖,三足,含沙射人,人中之则躼立死,影中则身体筋急,头疼,发热。此物出于东海。쐃

      这东西并不是鳖,而是蜮,含沙射影能致人于死的蜮,危뾇险程度至少也有四颗星。

      沈十的影子被蜮繘沙射챩中,而那两名船夫身上都沾到了这只蜮喷出的口水祈和沙子。 複

      一名船夫并没有将潳沈十的话当回ﬕ事,一只⾌脚踩在蜮背上,笑嘻嘻的说:豑“有啥危险,我一脚就能踩扁这只鳖孙。”

      另蹯一名⳸船夫有点紧张,问ẑ沈十:“这东西是有毒么?”

      ୆沈十脸都已经白了,摇了摇头说:“你们要准备后事了,有啥想说的赶紧说吧组。”这时候他大概猜到史文恺让自己来这边的目的了。

      踩着蜮的那鋗名船夫完全不信慆沈十的话,另外那名船夫差点就哭了出来。

      船老大和三名官兵也都过嵴来了,沈十让他们站远点,别靠近船头。鿉

      “﹘老大,룂沈鷋师傅说我会死,你说这个玩笑开没得荒不……”那嬉皮笑脸的船夫一句话还没说完,就两眼一翻白,倒了下去。

      “老大,沈师傅,救我……”另外一名ꗧ船夫也没来得及说什么,也一头栽倒在甲板上。

      前后不过一盏茶(五分钟)的功夫,两名船夫都死了。

      “这䨴、这……쳜”船老大大惊,又要去扶两名手下。

      “别过去,去了你也会死。”沈十被射中了影子,这会儿已经感觉到头有点痛,身∎上发热,小腿开始抽筋了䬺。

      甲板上的几个人都ᮜ吓坏了,꿓除了沈十谁也不知道㕑发生了什么,都一动也不敢动⇩。

      沈十忍着脚抽筋找来一根竹篙,把那只蜮挑下了船。

      这时候,沈十两ఛ条腿已经抽筋抽到用不上力,只能坐在甲板上。

      一名官兵问:“那鳖有毒么?”商船上有⫛两人暴亡,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悗沈十懒得解释,点点头说:“有㚠毒,剧毒无比,我也中毒了,咱们快点上岸,离海边越远越好。”

      蜮能含沙伤人,这不是物理或者化学攻击,应该是䁡一种䬶法背术攻击。

      船老大和剩下的船夫连忙去阻收拾东西,三名官兵也着急着上岸。

      沈十喊了句:“我腿动不了,你们谁来扶我一把。”

      官兵扶着沈十,带上行李匆匆上岸,几个人发现岸边竟꩹然也有许多只蜮在缓慢的爬行。但好在只靠近岸边才有,离岸边稍微远一䴪些就渐渐稀少了。

      所有人都吓坏了,尤其是沈十,只有他知道蜮不需要碰到㫺你,远距离就能要了你的性命。

      三名官兵扶着沈十进了一座小渔村,一座空荡荡的,几乎没꥾人的渔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