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漂

      噰电话那边的许温言确ﲔ实是在洗澡,莫名其妙被那么一个女人碰过,觉得罩浑身웉不自在,虽䌅然说刚才穿着的衣服都扔了,被触碰过的地方Ⱚ也消毒了,但还是从心底觉得全身不舒服,索性泡了个澡,被触碰过的地方擦的通红才感觉不那么难受了。披上一条浴巾,

      蘿 拿起一旁的手机,喊了声

      “乖乖还在吗?”

      南栀听到许温言的声音,脑海中YY的一切瞬间散去禕,带着心虚的应着

      “在呢,你洗完了?”

      “嗯。洗完了,今天忙什么了?”

      “就胡乱忙,你呢,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在忙工作吗?”

      许温言走到床上,习쯁惯性的点燃一根烟,吸了一下,吐出一口烟돖雾

      “嗯,在忙工作,刚忙쇓完。乖乖,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了,阿言。你在吸烟吗?吸烟不ꊓ好。”

      “嗯,以后不吸了。听你的。什么时候回去?”

      祉 许温言看了眼手里的烟,碾死在ᒰ烟灰缸영里。

      “我得过几天了,阿屢言,我哥哥病了。爷爷不在,我得照顾他≘。”

      提起哥哥,南栀的音色里多少沺添了些难过。

      “嗯,正好,我也得过几天ଆ了,之前还怕你提前回去没菂人照顾你呢。”

      “阿言,你在干什⋀么呢?”

      ꐗ“我梑在想你。想看见你。想拥着你入睡。”

      听耳着许温言突如其来탕且露骨情话南栀的脸“噌”一下咕红了。低声说了句

      “流氓……”ݏ

      ἴ辑 “乖乖,说这样的话就说我是流ᏻ氓,还疵有更流氓的你要不要听?”

      许温言反调戏的说着。͊

      “阿言!你只ᦥ会欺负我,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䜃好了,好了,我错了乖乖,不跟你闹了。䠰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可是我睡不着。阿言”

      南栀语调里带着些许撒娇。

      “我给你讲故事给你听。”

      덕南栀应了声,把手机放在枕头边。

      “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喜欢戴红色帽子的小姑娘,周围的戤人都叫她小红帽,有낁一天小红帽要去给住在森林深处的外婆送蛋糕,小红帽一个人提着装着蛋糕的小篮子去森林深处,走到一半的时候,小红帽迷路了,正巧一DZ头大灰狼路过。小红帽一看这狼长的帅气无比

      就ꇞ用蛋糕把大灰狼骗到草丛里,一下子扑倒大灰狼说,

      嘿嘿嘿,你吃了我的蛋糕就是我的狼啦

      뷦 然后呢小红帽一年生两,两年生뺠三。母凭子贵。”

      ര南栀有了些困意,心里还是嫌弃的表示x这是什么嘛。

      嘟囔了一句

      “你讲的这是什么嘛㳴,明明不是这样的。”

      许温言话语里带着笑쮊意的反问着。 嶄

      ℁ޫ “是吗?我记得就是这样的,那不然再给你讲个其他的?”

      ए 南栀没有说话䘝,퐕躺在床上静静听着,很快手机里传来炙许温言低沉的声音。

      곛 Ⱜ“在很久很久之前,在一个遥远的王国里,一位ꃰ公主诞生了,她就是传说中的睡公主,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没有充足的睡眠是变不成公主的,请问我的公主,现在可以睡了吗?훶”

      许温言讲完,就听到手机里传来南栀平稳的呼吸瑎声,许温言笑⇒了笑,凑到手机膘边亲了㿁亲

      셤“晚安,我的小公主。”

      南栀醒来的时候发现通话还没有挂断,心里像是有个蜜罐爆炸了一样,甜甜的,拿起手机柔柔的喊了声

      “阿言。”

      “嗯,你醒了?”

      很快电ቫ话那边传来许温言略様带沙哑了声ٖ音。

      “嗯쐲,我醒了,你一直没睡吗?”

      “被某些人的梦话搅的睡不着了。”

      许棆温言起身活动了活动,走到窗边看着外面

      “什么梦话?”

      南栀有些疑惑的问着,记得自己不说梦话的啊。怎么突然说梦话了。会不会说了什么不弎该说的

      䒗“宝宝,你昨天晚上说要母凭子贵。”

      许温言低声说道,眼底的笑意快要溢出眼眶束。

      쉁话音一落,南栀的小脸红了起来,倒浤不是因为许温言的话,而是因为许温言的话让自己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梦里面小红帽是自己,大灰狼是许温㥮言。自己还真的对许温言做了一语些十八禁的事情。

      “宝宝,你쟓什么时候用行动证明你真的要镯母凭子贵?我保证到时候我不反豣抗,乖乖听你的。”

      ꈓ 许温言㾬继续调侃着。

      南栀闷闷的说了声“銧等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母凭子贵!!”

      许温言得意的笑了,说着南栀的意思说着

      “쿿好,我等着你”

      “你快休息一会吧。不好好睡觉你会变⅗老,变老的话我就不要你了。”

      “嗯,好,为了我家宝宝,绝对不能变老。”

      南栀挂断电话。就收到쪞了许温言的微信,打开对话框一看是⭃一张腹肌照片。

      昨天你说梦话还说了,没摸过我的찫腹肌,先给你看看,等见面再给你摸吧ㄡ。

      南栀看完,额头上瞬间下来三条黑线。靠,自己这是说䀄了多少丢人的话,这以后怎么好意思见面!!羞耻死了。

      “咚~咚~咚~小姐?”

      门外传来忍冬的声音,“小姐,起床了吗?小姐”

      “起了,起了。”南栀应阽了声从床上下来,打开房门。

      “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按照小姐吩咐安排下뾐去了” 邔

      “找人在暗处把古堡盯紧了,有什么事立刻告诉我。” 햄

      “知道了,小姐,少爷找您。”

      “哥哥?תּ行,我知道了,一会过去。”

      䮣 㾊忍冬离开后南栀回ꮰ了쇆房间䊅简单洗漱后,扎了嬸个低马尾,就去了林墨黎的密室。

      躺在床上的林墨黎气色比昨天好了不少,最ꥑ起码有丝血色。郑医生在给林墨黎做基本检查,南栀坐在一旁看着

      “今天状ኪ态看上去不错啊。”

      “是的,小姐,少僝爷体格好,恢复的也比较快,外加上好的药物辅助,少爷很快就可以恢复的”

      一旁的郑医生解释着。

      “吃早饭了吗?没吃的话빏陪我一块吃?”

      林墨黎侧头看着南栀问着

      “趠还真찡没有。一块吃吧”

      南栀볼到了密室内带的小厨房里端出忍冬提前送来的早餐,放在林墨黎床旁边的小桌子上。

      郑医生䋅已经把林墨黎扶了起来靠在床头。林墨黎看了一眼郑医生。郑医生很识趣的离开了密室,关上了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