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々”,苏西平破口大骂,大概说的是縷些卑鄙,࿽下流,基佬儿之意的污浊词汇。

      小蛮止住暴跳如雷的苏西平喊道:“我是在看天龙帝国的脉气ꏂ,与兽国兽元的区别,还有脉门开启与兽化时大家体内的脉气流动方式。你紧张个锤子。”

      苏西平听到小蛮的解释后,心情和缓了很多,平静下来后,苏西平有些好奇又面带尴尬的问道:

      “你玄磷脉门开启后居⢌然能透视?”

      见小蛮点了点头,仍然无法相信的苏西平做起了测ꑘ试。

      在小蛮无数次猜中自己捂在手下的天륲龙币的正反后,终于确信无疑。

      小蛮繻从苏西平口中得知天龙帝国人玄磷脉门与广幽脉门퀲开启后都是远视的能力。

      瑦 ꕓ开启左眼后可看到十諠公里外的事物曵。

      而䐕开启广幽脉门后则可以看到二十公里外的事物。

      当两个脉门全部开启后,由于脉气均衡附着,使得双眼都可以看到二十公里之外的事物。 曄

      一旦双脉成功开启过一次之后,两只眼睛也就不再有区别。

      云龙王只教导过小蛮,各脉门的开启方法,并未详细说过施展效果。

      釞 兽国众人修习的兽元与天龙皋帝国脉气虽然本䉥质上是同源。

      酡但兽元的运用与脉门开启㟲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啦在兽国小蛮除了云龙王,还未与天龙帝国武人有过深切交流。

      这就导致他对于天龙帝国的脉术与脉气修行陷᳋入了闭门ݙ造车的尴尬局面。

      在此之前,小蛮甚至一直认为所有人的玄磷与广幽脉门开启后都是左眼透视,右眼迷惑。

      如今想来也许ᯃ与小蛮身怀兽人血脉,却习天龙脉门有关。

      虽然木菲菲疑似出身天龙帝国。

      但是其身为孤儿,唯一的姑姑对其身世又绝口不提,以至ᔈ于连煤木菲菲自䤗己,对自己的出身螬也是难以确认。

      却说木菲菲毕业后回到姑姑家中,过了两年多,其姑姑忽然带回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儿。

      ꁫ ㅒ 男孩儿帅气英武,身材颀长。又散发出有一股优雅淡然之气。

      拴 据男孩儿所说,自己姓叶,名叫乮叶清秋,来自天龙帝国,此来是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

      据객男孩儿所说其妹本名叶青青,由于家族遭遇变故,早年间,被其倫姑姑带走。

      䙆为避免被家族祸事牵连,又方便日后相认,姑リ姑与家人约定将叶青青改名婹木菲菲并扶养长大。

      木菲菲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只与姑姑䐎相依为命。

      忽然得知自己竟然还有个哥ਙ哥在世,心中难掩喜悦。

      叶清⚘秋对于自己这个流离在外的妹妹,捅也是宠溺有加。

      任其带着自己四处游逛,浑然不顾暗中进行保护的下属们的വ极力劝阻。 왂

      此刻叶青青带着叶清秋来到兽国无尾城,最为出名的正宗老ﺾ罗酒馆。

      强烈要求给自己这位失散多年的哥鎿哥,接风洗尘。

      不光嬬无尾城中,如今聚灵城中也开时流行起老罗酒馆。

      时下有头有脸的兽国人们,吃饭喝酒必去老罗酒馆。

      ꏋ 好在老罗酒馆越开越多,不至于被排队等待的人挤爆。

      峙 然而在众多老罗酒馆中,最为出名的,当属无尾城中心的这座正宗老罗酒馆了。

      既然是接风宴,自然要选最好的酒馆。

      叶青青坐在桌前为哥哥点了一壶雨前酿。

      据说此酒是ꏒ老罗酒馆䎮的掌柜亲自于雨前所酿。

      惁取名雨前酿颇有些雨前⡴酿酒,静待初晴的意味。

      如՗今兄妹相聚,即为량初晴,刚好可饮暗酿好的雨前。

      就在二人想谈甚欢时,ܳ八个身背刀剑,风尘仆仆䅢的男子,迈步进来。

      为首的人腰间围着一根长鞭,四方的国字脸侧有一披道伤疤。

      壯男子进门后四下寻找空位,与桌前抬起头的木菲菲四目相对,痴痴顿住䫴。

      此时的木菲菲,青衣ᣩ罗裙,明眸似水祠,朱唇如樱,俏脸多娇,又逢喜事心情正好,面色红润,散发一股如沐春风的温婉气息。

      木菲菲看到眼前被自己迷得有些呆住的木头,脸色有些微红。轻咳了一声。

      叶清秋看到有人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的妹妹,有些微怒。

      䗅 正欲砽起身相斥,휙却被叶青青一把拽住。

      男子正是߭在万峰山落草的马天ᒊ宇,马天宇听说马报国近来曾在无尾城现身。

      욨自己率人前来寻找无果,正欲犒劳一下辛苦多日的手下。

      不想竟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同ⱅ学木菲菲。

      但见如今的木菲菲,正值芳华,气如兰芝。竟然一时显餵了丑态。

      곗 如今看到女孩儿身旁帅气英俊的男子,又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份以及凄苦的经历更是自惭形秽撚,张开口。

      “马天宇,原来我不姓木,我居然还有个哥哥,他来找到我了。”木㹧菲菲指着身前的男子抢着说道。

      쓢 “那,那太好了。”马天宇苦涩的说道。 륣

      詖此刻的马天宇见到女孩儿再遇亲人,重拾的美壚好的生活。

      对比自己如今亲人尽失,落草为寇的境地,内心໽更为凄苦悲凉。

      女﹮孩儿站起身缓缓走到马天宇的身边,看着眼前孤寂的男子,饱经沧桑的面庞,心里生出穓一股莫名的同情。

      女孩儿下意识᷇的拂了下男子的额头。

      马天宇退了一步,强压住内心的激动与渴望。淡淡地说道:“恭喜你了,我要去找我的亲人了,咱们有缘再见。”

      说完,马天宇潇洒的转身,带着属下们离开。留下了在门前欲言又止的女孩儿。

      马天宇在心里大声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招惹身后的女孩儿,女孩儿终于从无尽的孤独中走出。勞自己既不能带给她任何幸福,就更不该带给ၱ她自己的悲伤。

      앃 马天宇孤独的离去,见到女孩儿的一刻起。

      马天宇렮发觉自己此时注定孤独终꛿老。

      女孩儿已永远住进了自己的心里,而自己能为女孩儿做的,似乎只有远远的逃离。

      ⻏ 然而马天宇不知道的是,与其有着无比相似经历的女孩儿,更有着相近的心境。

       ⸬此刻女孩儿ᯣ对马天宇的心意了若指掌。

      嘘因为长期生活在孤独之中,所以早已习惯了孤࢓独。

      ܞ然而经历过孤独的人,有时会更害怕得到。

      呓 䒁 因为有得到便会有失去,得到后的失去往往ະ比孤独更擒加可怕。

      女孩儿看着离去的马天宇,心里升起了一丝温暖。

      翁此时,琩女孩儿的心里也住进了一烶个甘愿为了自己,选择独自面对孤独的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