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韩AV

      ……

      距离那天车中的谈话已经过去三天了,姜心山故⹉意的试探却被郑恩静一席话语给强硬打破,뽌让他也觉得自己太过想当然。

      明薼明自己想要去关照她的情绪,却又因为内心的欲念而不尊重她的感受。

      或许就如同郑恩静所说的那样,男人的劣根性是帨无法抹除的。

      樈 作为古老世家,姜心山虽然自诩不同于老一辈飇的迂腐古板,但毕竟身份在此,真让他和平常人一样生活是不可能的。

      李家提出맾的条件将男人那抹与生俱来的欲望,游刃有余的使用在自己身上。

      如同一个鱼钩将心中那抹欲筥念勾出来ꦮ,在情感与事业的双重诱惑下,姜心山理所当然的被引诱了。

      即便自己不想承认,但那天晚上自己的确动心了,他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有自己的欲望。

      而相较于其他人,姜心山并鈑不是那种会把自身欲望看得很重的人,但也不是没有。

      他与郑恩静相识十年,早就将她看做禁脔。

      所以他才会在车上对郑恩静说出那些话,一是想听听她的想法,푇二是这个交易如果真的成功了蓹,对她家的光升集团也有好处。 驺

      可这么做也太自私了些。

      他所言所做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为了自己的贪欲而将女人当做赠送商品般随意交易。这样与那些废物蛀虫有什么区别?

      特别是那个女鑐人还是郑恩静。

      ᭸ 尊重,是两人交往时最重要的东西。

      姜心山很尊重郑恩静,他知道两人的感情就如同薄薄的纸,一捅就破。

      可是他心中却还有੆...

      站起身走到窗边,漆㯩黑的夜空被厚厚的云层覆盖,小雨淅淅沥沥的从天空砸落帧在大地上,如同一首毫无规律的歌曲。

      夜色并不撩人,更何况是在阴雨连绵的天气里。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姜心山却更加清醒,并不是因为窗外的雨声而是内心的烦闷。

      卲 戱 觡双眼疲累不堪却没有丝쮕毫睡意,耳边又响起了那天郑恩静说的话,越想越觉釛得自己愚蠢之极。

      辗转反侧,还是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清凉的水从喉间流入腹部,给原本有些烦躁的头脑ꧧ带来一丝清明。

      端着水杯在纯白的墙边靠了许久,缓步走到书房中,坐到椅子上看着放在桌ƅ上的照片栮发呆。

      照片上的女孩穿礎着白色长裙,站在一片花丛之中。

      似乎有䳢风将她柔顺及肩的长发轻轻吹拂,微微勾起的嘴角青涩柔美,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햤 一双若远山般的淡眉下,那双恍如黑宝石般的双眼,千朝回盼,万载流芳。

      䒥姜心山一直看着她那青涩却精致的不可方物的脸,时间便在这无声中渐渐消失。

      窗外下着小雨,男人在不知不觉中趴だ在桌上沉沉睡去。

      而阴蒙蒙的天空忽然闪过一道闪电,将天空照亮如同白昼。

      姜心山뮥脖间翠绿的玉石上,㌤杂乱无章的纹路却突然缓缓发出黯淡的金芒,从一点到一条再到全部,这光芒在雷声中越来越亮,玉石也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辉。

      金色的光晕从胸口渐渐扩大到男人全身,将姜心山整个人包裹在一团光中,随后逐渐潜入男人的身体里,随后归于黑暗。

      雨一直下着,漆黑的屋里似乎湭有道白芒掠过。

      ...

      乌云不知从何时消散꣒,小雨也渐渐停息。

      朝阳뜼从地平线冉冉䟢升起,清洗룋过后的天空洁净无抈瑕,清新的空气在清晨朝阳下更是让人心旷神怡,精神焕发。

      安静的房间中柔和的阳光倾泻⋾而下,轻柔而朦胧。

      “唔~”

      男人ᚮ趴在书桌上,白皙嫩白的脸上带着丝丝红晕,平덕稳的呼吸声突然一顿,平缓的眉头皱了皱,长长的睫캹毛微微颤抖,露出如夜色般漆黑的眼眸遭。

      愣愣的又趴了一会才坐起,轻揉着因为坐姿而发酸的身体,便将目光放到桌上的照片上。

      ⊡ 脸上忽然ප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将照片往一旁自己的照片上推了推噩,满意的点了点头。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带着一抡个뇅大大的哈䎼欠走到洗手间洗漱起来。

      洗漱完后先将米饭煮上,随后便换上白色的运动服走出门晨跑去了܈。

      大门关闭,别墅中归于寂静。

      忽然,本因无风的室内꟣忽然卷起一阵微风,微风本无力,可这阵微风却将冰箱的门打开。

      呅里面原本放好的草莓蛋糕就好像被人拿了出来,飘浮在虚空之上,若是有人发现一定会感到害怕,可接下来发生的才更加让铰人惊悚。

      草莓蛋糕就如同被人品尝一般,一口一口的消失在空无一人的虚空中。可惜这一幕却没有人看见。

      在蛋糕渐渐消失后,多余的垃圾也飘进垃圾桶里,别墅最终归于平静。

      门口传来开锁声,姜心山擦着汗走了进来,打开冰箱将面包取出来。关上冰箱门后,想了想又将门打开。

      “我的贗草莓蛋糕呢?”

      在冰箱中没有应该存在并且在醒目位置的蛋糕,姜心山却清清楚楚的知道昨天他并没有对蛋糕伸出罪恶的双手,因ㆵ为他打算在今天晚上动手。

      “难道有小偷?”找不到东西自然有危险的想法,但转眼一想却又不可能。쌠

      姜心山住的地方虽然算不上最安全,但里面的保全大多是厉家的人。

      俣 厉家可是负责中盟执法部门的老家族了,这些人大多是从붦战场上下来,又或者是从瀵某些神秘部队退役的,如果真的如自己所猜测的一晘样,那看来这一代还真是...

      但谁家小偷会冒这么大风险,跑到人家里吃蛋糕的?

      眼中ዹ闪过一丝严肃,姜心山决定今天要跟厉家的人好好说道说道了。

      嶗打定主意之后,姜心山便开始细嚼慢咽的吃早饭,吃完后将脏盘放入埊水池中。之后就打开緝电饭煲做起便当来。

      在等待锅中的菜熟时,眼角余光却在乱瞟中ᮓ停在某一兌个地方,目光微微一凝。

      刚才...椅子是不是动了一下? Ⳇ

      ...

      姜心睫山静静的看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才将心神收回。锅中冒出白烟,并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脸蜒色一僵,连忙把煤气关上,看着里面干干的蔬菜,深深的叹了口气,怎么诸事不顺呢。

      将菜倒入垃圾桶쟽,又是猛的一转头看向椅子。

      椅子没有丝毫异样,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但冰箱里的蛋糕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要装个监视器呢?

      伴随着这些疑惑,姜心山走到车库中。

      开车离开时,后视镜中倒映着的二楼窗户上,原本紧紧遮掩的窗帘忽然动了动,似乎是有人在偷看却又连忙合上。

      因为动作细微而且距离太远,姜心山倒是没有察觉。

      ...

      微风轻拂而过,吹动树梢,샶树影在阳光൘下支离破碎的洒在地上。车流汹涌,ᴹ人芍群如海。

      白玉京作業为一个繁华的国际大都䨧市,也是中州的首都,每天朰都有无数有志者来,又有多少失意人离开。

      但不可更改的是,人们每天都是一样的忙碌,一样的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着。

       湣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遈天下攘攘懖皆为利往。世俗的一切都是因利而起,也因利而终。

      人们在这座钢铁森林中每天上演着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摒

      匆匆于人世,忙碌与彟琐碎,就连本应该看见的风景都不曾发现。

      而有一种人,坐于天空,俯视大地。

      욒 룊 ⊇ ⢬习퉴惯用冠Ɣ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潎自鍱己的无知,自以为是的随意摆弄平凡人凵的生活,会无视甚至质疑世间美好的真情所在。

      世俗的虚与实便在金钱与权力的交汇中沉沉浮浮。

      JM大楼就是在这森林中最高大,最健壮的一棵树。它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中州的经济门面,更是记录着中州大陆起起伏伏数百年的史书。

      大楼中的一个办公室中,姜心山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

      嘼 那个男人穿着量身定制的黑色西服,微敞着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

      清冷禁欲的脸轮廓分明,薄薄的嘴唇微抿着,狭长的狐狸眼带着笑意。

      “你的意思是...你家遭了贼,不喜欢钱反倒是把冰箱里的草莓蛋糕给偷走̮了?”㟳厉云齐看着面前脸色严肃的姜心山,压着笑意说道。

      “对啊,就是这样啊!”姜心렼山坐直了身子,脸凑到他面前说道:“那个混蛋跑到我꛲家来,把冰箱里的东西偷走,那不就是意味着他可以随便进出我家嘛。”

      厉云齐脸色一肃,嘴角微扯道:껑“那...你的意思是...”

      姜心山嘿嘿笑道:“我想让你们在我家周围핟转一转,顺便帮我做些小玩意。”

      “小玩意?什么。”

      “比如捕兽夹啊,电网啊,吊绳之类的。”

      厉云齐淡眉一挑,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没想到这家伙还挺阴狠的。

      姜心山眼中狠色闪烁道:“我一定要몃抓住他。”

      这个家伙居然可以穿过厉家的安保进入自己的家中,他自然不会认为小偷的目的只是为了放在冰箱中的草莓蛋糕。

      他这是在向自己宣战。

      姜心山的第一念头便是如此㧕,这个家伙跑到自己䅿家䵘里吃了冰箱里的蛋糕,却什么都没做,说明他的意图明显不小,说不定是想要自己的命...

      㫳 被人惦记,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可不是圣人,当初在北荒也是开过枪,杀过人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