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冉冉

      英丽尼亚是ચ九햏天玄女的化身。她见科拜己无心神法的뜴钻研,迷恋于自룋己的美色頣之中。她叹了口气,悔恨自己当初太草率行事,略过了一会,她又略施小ᷝ计。对科拜说:我们朝前游过去蒏,那里景色更美,旕美女如云。

      科拜听罢,兴奋的说:畡那赶快去吧。

      쩭她斜眼看了一下他,发现他胪的双徼目中闪出惊喜的目光。襚九天玄女已对他下了왘基本的定调:此人好女色,会误大事!

      九天玄쬵女䒓加快了步伐,把科拜甩了一程。

      他急忙鵄追,总是追不上,已喘着粗气,在傖后面喊:英丽尼亚,等等我!

      ꗮ 她故作听不到喊栫声,稍ꨍ动眮了一下意念,科拜前面不到一丈远的낷林荫道上,웰万花丛中走出一位妙龄少女,那姿色远胜䜽英丽尼亚,那气质倾国难找。……

      科䶕拜主动与那女子打起招呼,说:샳美女곞儿,向你问个路如呑何?

      那女人一见他文质彬彬ᥬ,气宇轩昂,是一个䐬难觅的俊才。

      㲽她ꕊ浅笑道:欲去何方?

      凙 如意宫。科拜热情的答道。

      就在前面十字路口往左拐,行五百米,要过一条迷魂沟,能过者,方可进入如意宫祈求万事皆灵。

      他一听,蛮有把握的对女子说:迷魂沟,我能顺利过关믆。

      㔸 那女子神秘的一笑:未必见得。世上无数男人都在迷ᇨ魂沟被美色倾心栽倒了。从天亮到半夜过后还有接过不断的男人去。

      科拜居然想不到自己比那些男人㡟更惨,己被九天玄女的下属,也就是刚才与他说话的那个女子敲定了,他已无资格涉足迷魂沟了。

      他继续走,继续与那女子海阔天空的随意聊天。那女子见他见闻颇῭广,谈吐文雅,比她见过떁的男子都行,䖲只是——她不好挑明他身上致命的缺点。

      科拜很快到了況迷ᯓ魂沟大门口ﹺ,刚信心百信的跨䀾进一只脚,另一只脚准备跨时タ,进了门槛的那只脚突然剧裂的痛起来,很快从脚背肿到了大腿。

      这时,他转身末见那女子的身影了。不好啦,自己已退局了。刚才那女子是试客女。专试男人l的色欲。

      科拜初来乍到,Ⴢ他没有听说这鱘里有个传闻。从合欢树到迷魂沟这一段路,突然出现美色如仙的女子,专试探男人的心。若色欲迷墙者,过不瘽了这道门槛。色欲轻者进入迷魂沟后,有更多美女䩾,看得男人眼花缭乱,若有坚强的抵御能力之人,可顺利到走如意宫,完成自己的一切心愿。

      科拜退后几丈,趔趔趄趄走到一棵大树下,见树上挂着一块木牌鮚子,写着‘’清嫞欲树‘’三个大字。树下附近坐着许多如他相同遭遇的男人,有的唉声叹气,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嫉妒恨人,反正各蕈种神态之人都有。

      一男子看上去比科拜年纪稍长些,他问: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的㰭吗?

      외 科拜晼泄气的只是‘’嗯‘’了一声。

      蒠那男子叹气道:我已是第九次了。

      这时,送香给科蠆拜囀发来信息:师弟呀,也㻩许我是最后一䇋次这么叫你了。因为九天玄女已暗地考察了你。与你说话那个英丽힋尼亚就是师傅的化身。你已딧被逐出㊂了师门,牝簿子上你的名字上已被画了一个红勾。

      ແ 科拜气得差点昏了过去,他痛苦的说:那说明我与神无욢缘了?

      送香肯定的回答道:是的。

      科拜有气无力的又说:那我还能返묊回我的家吗?

      矝엵不行了,你只得在火星上生活,必须老老实实听拉斯特的话,三十年以后,九天玄女再来考察你。

      횏科拜在毫无选择的情䤃况下,他只好哀求送香把他接到拉斯特居住的地方去。

      他这个条件,送香马上答应了。

      蔤 几天惀后ᅱ,送香从火星上返回到地球,回到自己家里时,刘飞尘正好在家里为她的翠云婶婶写一块大招牌。

      贷刘飞尘不急不慢的问:科拜븷过不了釽九天玄女的那一关,留在火星剖上了?

      送香见爹这么一问,她说:爹,你早知道,其实你릙还问……

      㫡 刘飞尘蛮认真严肃的告诉女儿说:你们不걨要以为从凡人Რ到神,有那么容易!我现在都不敢在世人面前自称神,还要经过九天诸的无数次考验。

      送香这才除明白自己离神很遥远泭,不可妄自尊大。她见爹不是像平时一样开玩笑,很机敏的对爹说:女儿一定牢记爹的话,争取䀕早日做一名大神。꒏

      韯 刘飞尘见女儿这么乖巧伶俐,高兴的说:你还要记住,璆一定不要轻易给九天玄女介绍人做她的徒儿。

      送香听罢,立即觉得自己无脸见师傅九天玄女了。她的情绪低落。

      刘飞尘见女儿这样,他劝慰道:九天玄女那里,明天我亲自去替你说情。

      㧔爹,我亲自去,才显诚意!

      刘飞尘Ⅹ听ꬕ了女儿的话,觉得自己的闺女与神交往以后,确实成熟了许多。

      科拜见到拉斯特是홅送香离开他半个小时后。拉斯特也从送香口中明白了他的情况,没有责备他,也没有冷䇹嘲热讽,平淡的劝告ம到:神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死心塌地的干自己的事,欲望不能大,是什么虫,就钻什么木。

      科拜老实的点点头,他又听拉斯特说:你在火星上好好干好你工程师幖的职业,我会给你一定的名位ඞ。

      钼他听到这时,心ﺆ情平静了许多。对拉斯特说:我要选一批人,……

      拉斯特马上答应了他驦的要求,又对科拜说:好吧,我俩到附近走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