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日本性奴暴力掴帮调教小说

      “啪啪啪”三声脆响,夜色中正在“比试”拳脚的各派弟子微微一愣。

      陈星河吓得赶紧躲到暗处,脚下自然而然踏出神行九步。

       现在大概是戌燓时瞬,不算太晚。

      营地附近正热闹,许多不安分弟子以比试为由好勇斗狠求。暻

      由于师长辈一直没有出现,所以大家越来越放聽纵,一刻钟前甚至还嚼死了人。

      览陈星河四处转悠,他不但要找地方开龙脊,还要找地方试一试䰅神行九步。

      这开龙脊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压졏过了拳脚声。刚才那三声就不善乎,还好夜里人㱴多,容易蒙混过关。

      谁一次性开通所有龙脊?这不正常。

      陈星河一直不想被人当成怪物,所以平日里谨小慎微,今日臢刚刚得到一丝丝武力,싛依旧不想引人㻭注意,安全返回点苍门比൬啥都重要。

      不过声音再大,这龙脊也必须开,而且还要快开。

      不开就进不了通明境,成不了三ひ流高手。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修意门与天梯院为了争夺龙头老大位置,恐怕不会安分。

      “目前为止还差六节,再找找热闹地方划水说不定就成了。”

      陈星河突然发现前方灯火晃뮎动,十几名弟子正在从一座库房中往皘马车上搬运刀枪剑戟。

      “机会!”他如同鬼鱾魅跑到近前,二话不说上去帮忙。

      有人气恼道:“总算叫人过来了!门中也是的,大晚上不安生,居戔然赶夜路运送兵器⏖回去。”

      陈星河才不管那些,专门挑百ᵹ炼钢刀下手,偶尔遇到三聤百炼甚至五百炼武器,故意拖延时间给右手创造机会。

      右手安安生生“吃饭”,谁想有人过来找麻烦。

      “给我停住,谁瑬允许你们天梯院搬运武器的?”十几名彪形大汉打着火把靠近,看穿戴就知道他们绝非底层๩弟子,起码是䟾入室弟子中的精锐,㠐或许㝲已经获得派中某抽些真䔮传。

      主事弟子冷哼:“奉劝你们修意门不要找麻烦,这些兵器本就划拨给ꤴ我们天梯院,想要武器去找你ዦ们长辈过来。”

      “无礼,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见我家师长?”

      听到这饟话,陈星河暗自叹息:“江湖找茬五百年,说辞都不带变一变的䫮!完犊子了ᄗ,修意门和天梯늲院真杠上먎了,我还是哪儿凉䭕快哪儿呆着去吧!”

      杖他刚想脚底抹油,忽然发现车底袄下不错絫,那么大的空档足够躲个大릀活人了。

      这时黌就听有人怒吼:“鿥揍他们。”

       火把呼呼作响,这帮修意门弟子下了死手。

      韫 陈星河比泥鳅还滑,呲溜一下븺钻入车底,怀中抱着七八柄刀剑,心说:“就你们了!”

      周围不时传来惨叫傋声,也不知道谁最퇂先抽出兵器,“锵”的一声格外刺耳。

      接下来火趓把掉落地面,到处都是刀剑碰撞⇓声。

      怷 有人呼喊去叫人,有人发出嗷嗷狂叫,混乱之中没人注意车底。

      地面似有晞一层旋风扭转,突然传出“啪”的一声响,压下大培半兵器碰撞声,豘让人觉得古怪。

      “什么声音?”ꂯ几名弟子发愣的时候,敌人抓住机会出剑。

      “噗噗䴴噗……”

      “啊!”身躯倒在血泊中,这几名弟子临死还在疑惑那是什么声音?要不是“啪”的一声,他们何至于愣神?

      陈星呪河暗叫:“声音怎么这么大?记得门中弟子开通第二十七节龙脊时就像放了声响屁੺,我这都快赶上神仙放屁了,还有五节龙脊未开,不会一声比一声大吧?”

      他有些发懵,不过片刻之后弰周围发展成百人械斗,乱成一锅ᤑ粥。

      “不管了,今天小爷必开龙脊。”

      他一鼓作气,身鿸体趴伏在地,犹如蜈蚣晃动,后脊梁突突颤抖生出一股奇봩异韵律。

      “咔……”臢好像홑什么东西被强行掰开,又好像开碑裂石,吓得陈星河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发现附近有人望ᘝ过来,不过大部分火把已经熄灭,挂在库房门前的气死风灯窅也灭了,星光和月光照不到车下。╗

      陈星河心中一发狠,又是“咔”的一声巨响,这回不单单他被吓到⼗,췈附ड近几处战团都被吓到了。

      “뒕什么鬼?”有人」呼喝。

      陈星河静伏不动,暗自祈祷:“诸位好痁汉你们打你们的,兆我开我的,井水不谮犯河水,多谢……”

      “该死,不要发愣,这定然是敌人的暴诡计。”

      偍 “乒乒乓乓……”

      双方又拼杀起来,不过与刚才相比稍有不同,大家出手时收着三成力道,谨防自己遭到暗算。

      溿

      等到周围战场再次陷入混乱,陈星河狠狠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暂时安稳了。

      “还有三节就全开了!”

      “每开一节,体内즓刚刚诞生的真气便厚重一分,声音特别大也有好处,至少不会让人㴦联想到开龙脊。”陈星河发现抱在怀中的刀剑皆已破碎,虽然没有达到化作姢尘土那般夸张,也好像放在水里锈蚀百年,已经面目全非。

      “我这怪病又变厉害了?”此刻他顾不得试探怪病,轻颤身躯聚力㔫脊椎,重重᪨喘息三次㵽,心中大叫:“开!” ࠦ

      “咔嚓……”

      惊雷声起。

      很多弟子奇Ᶎ怪抬头,星斗满天,见不到半片乌云,哪里来得족闷雷声?

      陈星河觉得视野变亮少许,所见景Ⲏ物好像拭去尘埃。

      尽管惊븹诧于开龙脊的声音怎么那么大,可是䚞眼前机会难得,还有两节龙脊就要进入通明境了。

      “既然不能在家㣔做账房先生,那我就在江湖做一名少侠吧!”

      “咔嚓嚓……”声震十里,连正准备刀兵꒍相见的议事大厅都听到了。 㚤

      众门派高手眼神突变,有些不敢相信ޚ。

      陈星河正在心里嗷嗷大叫:“最后一响,大家别在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下雨收衣服啦!”

      低空出现气旋,发出“呜呜呜”呼啸,竟然造成飞沙走石般奇景。扵

      ꇷ 突然,天地间响起一种声音。

      쎥 “昂……”声震百里,经久不息。

      陈星河震得全身发麻,感觉背后翻江倒海,吓得他赶紧纾出溜出去,趁着风声呼啸远离马车。

      他不知ᇩ道议事大厅已经乱成一团,修意门掌门夜寒衣握拳道:“一声龙吟开ૌ脊出,试问天下谁与高?龙吟,不会错的,这是开龙脊开出了龙吟!查,查出这名弟子,非我门派者,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