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玉

      倒是罗玲自己先忍不住了,她慕然的站起身来,有些磕巴的说道:

      “我,我累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便朝门口走去。

      石云默默的收回守门的身子,并不拦着。

      罗玲见此,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拉开门出去了。

      出去的罗玲并没有回房间,而是偷偷的下了楼,找到客栈的老板打听,

      “你们这附近有没有专门抓鬼的道士?”

      客栈的老板,原本正在柜台处查看账本,罗玲突然走过来时,他还以为是客人有什么需求呢,谁知竟然是来打听抓鬼道士的,客栈老板心里纳罕,忍不住问道:

      “姑娘可是家中闹鬼了?”

      罗玲含糊的点头,又问道:

      “你们这醉落城有没有厉害的抓鬼的道士?”

      “自然是有的,我们醉落城虽然安宁,但也会有三两个留恋凡尘的鬼,赖在人间不走,家属亲人又不忍心伤害他们,这不,就有了专门送鬼离开的道士。”客栈老板答道。

      罗玲并不好奇这些鬼故事,也不在意抓鬼和送鬼的区别,她只想知道,去哪里可以找到抓鬼的道士,可以让她寻到些专门对付落夕的东西,于是,她不耐烦的追问道:

      “在哪里可以寻到那个道士?”

      “姑娘可以去城东找找看,有一个专门送鬼的道士经常在那里摆摊,据说送鬼能力很好。”客栈老板给罗玲说了个大概的地方。

      罗玲听完后,给客栈老板扔出一枚银子,交代道:

      “不要把我向你打听的事,告诉别人。”

      客栈老板收起银子,笑眯眯的颔首道:

      “姑娘放心,我今日压根就没见到过姑娘。”

      罗玲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二话不说就出了客栈,朝着城东的方向去了。

      落夕几人并不知道罗玲的动作,依然安静的呆在屋里等待凤池连调息好。

      日渐西斜,屋内的光亮已经不足以伤害到落夕的时候,凤池连才调息结束,他睁开眼睛,看了眼屋内,发现少了一个人后,皱了皱眉头,问道:

      “小师妹呢?”

      守了半天门的石云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答道:

      “她坐不住,回房去了。”

      凤池连想了想,觉得有些不放心,于是对着赵坤道:

      “你再去看一看,她要是没事,就算了。”

      赵坤颔首,道:“好。”

      此时的罗玲已经回来了,她正坐在房间里,紧张的握着手里的骷髅令牌,回想着她今天半日内的经历呢。

      今天,她从客栈老板那里打听出消息后,就去了城东,但是到了那里后,却并没有找到客栈老板口中的那个道士,她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用银子向几个小乞儿打听到了那个道士的住所。

      她莽着性子,找到了那个道士的落脚地。

      到了地方后,她又敲了半晌的门,才敲出来一个小道童,小道童领着她找到那个道士后,就跑开了。

      道士原本正坐在石墩上哀声叹气,见到罗玲后,知道生意上门了,便赶紧整理了一下衣衫,问道:

      “姑娘是来算卦的,还是看风水的?”

      罗玲走过去,直接说道:

      “我是来找你抓鬼的。”

      道士听到罗玲的诉求后,有些颓废的摇了摇头:

      “抓不了,抓不了,你去找别人吧。”

      罗玲急了,问道:

      “为什么抓不了?”她在来寻道士的路上就想好了,她要请人偷偷的去对付落夕,这样她就不用自己亲自上了。

      道士哀声叹气道:

      “最近这城里也不知道来了个什么厉害的角色,所有的鬼都藏了起来,包括我的鬼侍,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没有他在,我打不开鬼界大门,无法送鬼去鬼界,自然也抓不了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