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露出自慰

      如此大张旗鼓的声势没有任何隐翿藏的意思,事实上也没意义,一会儿打起来动族静⃟更大,想藏都藏不住。

      ಢ神奈川伸手一握,神⊞道五十岚出现在手上,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箭矢射出,化为一道光点扎进了一片密林。⺥

      世界寂静了瞬间,紧接着没有爆炸一个金色的炙热火球膨胀起来,在地拂上留下一个大坑。

      巨坑中心处,锁链包裹的铁球非常显眼,锁链被灼烧的通红,还有一丝融化的迹象,锁澚链ꗮ球上有一个小洞,那里被箭矢直接射穿。

      硬扛了솅这种攻击,如果还有活着的生物简直不可思议,但神乐和ⱱ神奈川都不相信对手这么好解决。

      神乐拔出净尘斩出一记刀芒,早已到达极限的锁链被轻易一分为二,♤只是中间空无一物。

      锁链互相摩擦碰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像近在咫尺一样,周围突然伸出上百条锁链封锁了一切可以逃离的路线。

      这是九舞雷藏的一贯手段,空间能力配上特殊的锁链式神,单调但是却能应对大多数情况。

      三辉足义从下方一跃而起,战斗开始后谁也不会多废鰣话,在对平安ᨩ神社动手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在预想之中,唯一不同的是,神奈川是为峊了给白鸟枫报仇,持国结界能抢回来就抢,反正是个用不了的东西。

      神乐迎ⶹ了上去,一拳轰出,肉体强度九尾妖狐当然不是战鬼丸的对手,虽然玉子繚的肉体强度也堪比同级别的鬼族,但战鬼丸早已远超同级别同类,不訞然凭借肉体也不可能成为当年九位顶级大妖之黴一。

      神乐倒飞而出,整条胳膊的骨骼都碎裂开,忍耐着这种䯔非人的剧痛柫,神乐的伤势飞快￴恢复。

      三辉足义行动被暂缓了瞬间,神奈川一箭射出,神乐就햯是为了给她争取舔这次一击必杀的时机,也只有她有这个能力。

      ડ三辉足义瞳孔紧缩,本来是他趁机偷袭ꨋ,结果反而可能会死᳟!

      饣 一根锁链缠住了三辉足义的脚踝在关键时刻把他向下一扯,箭矢从身侧划过轰碎了三辉足义的半边身子。

      神奈川神情毫无波䁬动,手上动作不停就打算射出㮼第二箭,只是神乐却陽更快,只见一道幻影冲出。勁

      刀刃刺入皮肤的声音响起,三辉足义单手抓住净尘,使得神乐再也佤无法寸进。

      幽蓝色的火焰趁机涌出,被狐火駔沾上一点就很难摆脱。

      现在的情况是,三辉足뛰义试图偷袭结果被神乐和ູ神奈川配合反杀,只是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他,九舞雷藏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只是操控着式神鐰不停骚扰,让她们不得不分心。

      场面看上去是神乐她们占优势,但如果不速战速决也依旧没有胜算,天道的效果具体一定限制,神奈川浀也只射出了两箭,要是没限制的话那种威力的箭,只需要五根,不管是爫三辉足义还是九舞雷藏都得歇菜。

      沟通大源后神力无穷无尽,但身体还砑是承受不了庞榗大的力量ᖻ,䲊要是过度使用就会导致身体崩溃,这就是神奈川的束缚。

      䥝只是今天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金色箭䵓矢再次飞出,竟然没有管挡在面前蒢的神乐!

      金色的火焰掩盖了一切,封锁周围的锁链被吞噬殆尽,它们的作用是屏蔽感知,让九舞雷藏能躲起来,否则神奈川早就一箭上去了,他可不是三辉足义,早在扛住第一箭的时候,他就几乎失去了战斗能力,只能躲起﷍来苟延残喘。

      在看见那一支再次射出的金色箭矢后,躲在一旁的九舞雷藏就知道,是时候了。

      三辉足义绝不能死,为此哪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

      金色火焰散去,九舞雷藏胸口开了一个大洞,人类的身躯受到这种伤害几乎必死无疑!

      在最后一刻他选择自己挡下金色箭矢给三辉쎴足义争取逃离时间。

      神乐瞳孔一缩,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橶,她是用九尾狐的幻身术먣躲过去的,她怎么可能让本体和三辉足义近战?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九舞雷藏从半空中摔下,耖砸在了地鑓上,目光正在逐渐黯淡。

      死了……?怎么싙可能,为什么会这么轻易……

      ࢷ 엻 九舞雷藏不管怎么说也是她爷爷䲄,即使立场敌对,但神乐从没有打算杀他䟳,可是现在……死艉亡来的太过突然,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

      神奈川冷漠的看了一眼后,扭头看了看周围。

      “跑了吗。”

      喧三辉足义的气息消失不见,她只能䏣占卜九舞雷藏的位置,至于三辉足义则很勉强,更何况她的消耗也很大,要是全盛时期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神乐站在九舞雷藏身边,一时半会他还死不了,只是看着神乐,眼中的神情异常复杂。

      䎁 侀 “ﶘ小神乐……呵呵,终于有机会能好好看看你了啊。”

      让人意外的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九舞雷藏竟然会说这种话,大概还是对九舞家導有感情,튜加入촉九御门结社也只是观念不同๘而已。

      对于九舞雷藏的记忆很少,只记得小时候的他一手抱ঢ着凤栖,一手抱着很不情愿的神乐,不知怎的,明明感觉应该还有更多ཱི,却只记得这痽些了。

      那萺时候九舞雷藏很少回来,就连九尾妖狐的事犡情都没有回来,要不然仁斗也不至于出此下策把玉子封印进神乐体内了。

      “阴阳的平衡煼即将被打破,而櫿你就是不可避免的一쳵个关键啊。”

      퀏 以前因为他的存在还能对神乐的问题拖延一些,接下来结社的态度可斎想而知。

      벨 꾒 只希望,九舞家的血脉不会在这一代断绝,新的时代正在来临,没谁能安然无恙。

      九舞雷藏死了,在说了一ᇚ些莫名其妙的话펾后目光终于失去了光泽。

      怎么说也첑是九舞家䥷的人,死后回到家乡相必是他们ꥸ唯糅一的心愿檃吧……

      为什么要替三辉足义挡下那一箭?这样就算不是神乐亲手杀的他,但那种罪恶感也不会减少多少,到底是怎样塰的理想才틅值得心甘情愿的付出섯生命?

      神乐难以理解,世界上确实存在她也心甘情愿付出生命的事情,但那是⭪为了某个人,而不是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她只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无法理解那些䜚远大的理想,这也是她和神찍奈ᅕ川最大的不同,神奈川相必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是可以牺牲一切的。

      樱花快开了,正好也该回家了,这次回去的却是两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