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小说

      “倒是一处숥福地。”萧凡云微微颌首,祭出飞剑袤在洞壁上开凿出一方龛台,然后取出道祖画像悬挂于洞壁上,又拿出封告圣旨盛放在龛台上。

      ꩒然后萧凡云又拿出一些布阵材料,在神龛周围布了一道简易隔水防潮的小阵,避免湿气腐蚀两件宝物。

      老龟十分欣喜的在道祖画像前连连磕头짣,然后又一脸陶醉的吸一口圣旨僧上的龙气。 始

      萧凡云收盕起一应物ᇿ什,笑篢道:峎“恭喜道友喜得宝贝,贫道就不打扰你清修了,改日再໗来拜访。”

      老龟伸头拦住萧凡祾云,然后转身爬到溶洞深处衔来一块怪石搁在萧凡綑云面ღ前。

      萧凡云好奇蹲下轻抚怪石,立即从纹理上断定这是一块天外陨石。

      “多谢道友赠宝,贫道就不客气了。”萧凡云爽朗一笑,丝毫不┛在意吃了大亏。

      老龟昂首发出吼吼笑声。

      告别老龟后,萧凡云又去了沉船处取了些精致瓷器带回去自用,然后一路潇洒的飞回了青松观中。

      数日后,萧凡云斜依着䤉古松,一边欣赏着山川壮丽,一边随手雕刻着手中怪石,很快一方陨铁宝印在道人刀笔下成型。

      随后萧凡云又在印面上刻下古朴遒劲的‘星ᴑ尘镇封’四字,接着又在宝印四壁刻入灵纹,再祭炼一番,一方恹灵器宝印就成了。

      把玩了一阵这沉甸甸的宝印,道人随手仝一抛,宝印一离手立即迎风变大成一座小山轰隆一声砸平了侧峰一座山头뀖。

      奍随手一招,宝印缩小飞回手中,萧凡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收띮起宝印,看向被砸平了山头。

      这퐂不是他故意搞破坏,而是有意为之。

      냯现在手中有了充足誟的⏇钱财,萧凡云准备继续扩建青松观趓。

      只不过现在的青松观灵潈气充盈,已不适合凡人久待,否则会有缺氧窒息的危险,所以扩建亭台楼阁必须萧凡云亲手施葩为才行,好在他也不是࢕全无帮手。

      萧凡云一抖袖口,只见三张늊金光៽灵符飘然落地,腾起一股青烟变成三尊孔武有力的黄巾力士。 

      这ᓴ三尊黄巾쫫力士便是他不惜涅成本炼制的傀儡눴人偶,每一尊都高达丈二,全身精钢打造,辅紟以道术,又有精怪魂魄为心,每一个都堃有着后天境界实力。

      ޯ “去吧。”萧凡云祭出飞剑削崖凿壁,而三尊黄巾力슕士则伐木造屋各司其职,效率极高。

      仅两天功夫,青松山的侧峰上就多出了一座楼阁,萧凡云ᡏ取名‘观星台’。

      随后萧쑲凡云又在观星台与主峰之间修建了一座踏云拱桥,ḫ鬼斧神工般的技术若是让此界凡人瞧ϫ见足以举世震惊。

      瑑随后萧凡云又绕着青松山方圆十里连布了数道迷阵,防止有凡人闯入。

      而扩建道观的同时,萧凡云也没忘了自ह己的主业,祭炼飞剑。

      ꊲ 昻看着价值千万的钛合金锭被飞剑吸光精气变成一地渣渣,쬇萧凡云也是忍不住的一阵肉疼墾。这些钛合金봡都是他托三叔帮忙购得,每一块都价值万金。

      而自打上次从欧洲回来魎,쾏萧凡云已经飞剑上砸下了ó近亿资财,除了钛合金之外其他各种昂贵的金属輂也都是几百上千㇯万的购买。

      而ݨ如此壕奢的氪金也不是全无收获,萧凡云估摸᰿着再砸两亿左右的精铁就能把飞剑的品质生生拔高法宝品质,然后就能祭炼剑丹了。

      可以说金丹期就是练气士与ᯨ剑修的鮪分水岭了,练气士是凝气结丹。

      而剑修是以剑化丹,一人一剑,不借任何道法神通便可斩尽天下妖邪,劈出一条登天大道。

      Ⳣ 随着库房内最后ⅰ一块钛合金锭被飞剑吸干精气化为渣⼳渣,萧凡云随手掏出手陋机选中一个电话拨打了銦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萧凡陻云微笑道:“三叔近来可好?”

      “好好好。䬎”萧澚宗仁中气十足的笑道:“小云打电话给三叔可是那些铁疙瘩又用光了?”

      “三叔真是料事如神。”萧凡云笑眯眯道沟:“一切按照老规矩,抰等会儿我划一亿过去到三叔的公司账户上。”

      誣“说起料事如神三叔那比得上小云你啊。”萧幱宗仁感慨道:“这次三叔能安全脱身可都是靠小云为三叔祈福保佑啊,三叔却帮不了你什么大忙。”

      텕 萧凡云客气道:“三叔您客气了,您帮我收购那些金属就已经是帮我最大뜅的忙了。”

      “成。”萧宗仁一拍胸脯道:“小云你放心好了,保证一周内到货,ᢩ还是送到老地躈方吗?”

      “是的。”萧凡云应道:“三叔您忙㮱,我先挂了。”

      萧宗仁挂了鹌电话没过片刻就收到了银行到账䏷提示,炔对于这个神秘的侄子他是越发看不透了,但也不敢过多追问,以免恶了对方。

      一周后,市郊外一座偏벹僻的农家小院外缓缓쉍开来一辆慢吞吞的集装箱车,车后头䛪还跟䊮着一辆小鍚车。

       大㳖车驶入农家小院停稳,小车停在院外。

      大车司机熄火停车推门跳下车,竟是杨红伟亲自驾车。

      而开小车的是萧宗仁本人,杨红伟一路小跑钻上小车副驾,小声道:“老总,咱们回去吧。”

      “嗯。”萧宗仁点点头,立即驾车缣调ፒ头离开。

      第二天一早,二人回到䝫农家小院发现大车仍在,杨귢红伟下车去查看了一眼,满满一车厢重达上百吨的金属锭全都消失无踪了。

      ᰊ 杨红伟㬩咽了下口水,虽然不是第卑一次经历却也仍然感到脑门流汗,忽然院外响起小车两声鸣笛让他回过神,赶紧做了一个OK手势,然后登上大车跟着小车飞快的离开了此地。

      塕 等回到公司后,背后冷汗涔涔的杨红伟忍不住悄声问道:“老总,萧真人遘干嘛让我们把车停在荒郊野外啊?直ࡄ接送上门去岂不是更安全?”

      “你懂什么!”萧宗仁瞪了他一眼警告道:“我那侄子咳咳,萧真人怎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没事不要瞎打听,我们只要照做就行膄了。”

      蔻䁳“是是是,昨晚我在KTᒲV快活了一夜,什么都不记得了。”杨红伟干笑连连的压下满腹疑惑。

      而萧凡云之所以搞得跟地下组织接头一样,纯粹是怕百吨大车压坏进村的道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