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409

      餐风露宿,饮尽天地灵气䚡,造化不决生机,퓠终成不朽元神身。

      眉山心底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篇从未修习덁过的法诀。

      法诀甚短,却阐明了元神之道。

      ‘是那位溢散于天䝘地间的法?’

      眉山心有猜测。

      “这就是我的机缘吗?”眉山低语一声。

      此时,她已落到耗空一身法力的阳礼身旁。

      “服下它。”眉山扼住阳礼下颚,然后强塞入一粒丹药。

      ꖰ 因为要防逳备接下来可能会有的斗法,眉山没有为阳礼施法,耗费法力,只喂了他丹药疗伤。

      桦丹药名六神全景丹,乃蜀山派的疗伤圣药,虽不能起死人,但也能肉白骨,只要不是打碎头颅,伤及魂魄,都可ㆪ救活蚧。

      只是阳礼不止肉身有伤,法力也已耗空,这枚六神全景丹怕是不足以让他复原羲。

      他现ힹ在需묭要的其实是时间,时间足够,他自身所붸铸就的罡煞ꔥ根基就会复原他的肉身,填补他亏空的法力,他的练࣐就的罡煞皆上品,自然有非同一般的能力,若是下品罡煞,此刻怕是就直接废了。

      而后䃜,眉山一双妙目在尸山血海中巡弋一圈,又发觉了一个生者。㎏

      他的生机已经不多,若非体内有一道法力욨在保护他的心脉,䔏贮留生机,否则ᬩ也得成这满地尸体中的一员。

      眉山见他身上的服饰也是乾坤☌天地蔏的款式,也给他喂了一粒六神全景丹。

      穟她今天倒是大方了一把,撒出去三粒灵丹妙妴药。《

      졲 “这究竟是↩怎个回事。ﻢ”眉山看着眼前这一幕颇是头疼。

      瞧这些倒地的人的脖颈断口喳,虽然血肉模糊,可认真看去,却也看得⚟出切口平整光滑,应먒是以利器飞快斩下。

      魩 看这些人的齷血液喷溅的痕迹,应是在“同一时刻”被斩下六阳魁首。

      能做到这样的结果的也只有飞剑了,飞剑御使总是在电光火石间斩杀仇敌,正因此,好些修行者都会祭炼一把飞剑,也不管絴飞剑品质如何,只要能运使如指就行。谞

      不过,能做到现在这等杀戮事的也只有剑修能办到。ᡡ

      在场剑修也就ጵ只有一人圲,芝山派阳礼。

      ᅌ“他与这些人拼杀,引那位欝不爽,后小惩他?”뱇眉山暗自猜想,这话也只敢㆜藏心底,可不敢宣之于口撸。

      她的神识也不敢探出太多,不秔然接㴔触到不该知道的东西,她怕是得舍命在此了。

      而且她已得好处,说不得还是那位故意舍与她的,赹她更不能再说那位的坏펍话了。

      皖接着她又倏然一惊,若真按她推测的,她救了阳礼,岂不是也藍触了那位的眉头。

      “要不……”她扭头看向昏迷不ṩ醒的阳礼的目光中满是不善。

      在眉山思虑是否让阳礼恢复原状时,駽不远处的城池大门飞奔出一伙人。

      有男有女,个个身强体壮,都是气血雄厚之辈,显然都是练武强身之人。

      眉山见状,立即打出两道法术,一道清风汇成一股绳,将地上两个伤员,裹住,然后她拽着两人飞遁而去,赶紧后撤走。

      ళ 她手上虽有上品法器,但谁知对方有没有邁。 䴟

      而且对面人手更多,其中气血浑厚者,都可比拟朝廷派入洞꘬天的军队的将军了。

      若是他们结成阵来,她有上品法器也不顶用,到时这条命怕是就得扔在这了。

      而緜就在她后撤昣时,却见到城墙头上正有一个脑袋从中探出。

      那模样甚是熟悉,似乎是——应师兄的弟子。

      …… 㕙

      “不⢱知是哪位前辈戏弄晚辈?”清真人振荡元神,发出振聋发聩的元神之音。

      此声只会ࠐ在无垠虚空中传荡,不会传入寻常人耫的耳中,在场这些人也听不见。

      厑 只可惜,应君懒理他,自顾自的喝곟着酒。

      ⮗⑍清真人線心下更沉郁,有人答比没人答好,即使答应个恶᳨言恶语,也比寂静无声好,好歹还可以沟通,可以商讨个代价来。

       清真人成就元神还不过百ⅻ年,后又因誓言而藏身海城,暗中ీ护卫海城,只能以元神分念出入青쬬冥,没法去往宇宙深处。

      所以清真人的道行也不是很高,比不得那些大门大派的元神真仙。

      他只能算是散修成道,早年际ꅶ遇非常,在海外误闯仙人洞府,取得仙法,祔更得法宝认主。

      궄 后在海外闯出莫大名头ꙭ,练就上上品罡煞,쑃在与蛟魔搏杀中结龙虎金丹,于錩万丈海沟下凝练阴神,之后在历经红尘情事,与仙门嫡传相知相恋又分手后彻悟㡒大蚶道,୑成就元神。

      옜 劫起劫落,时运不绝,可谓一时气运之子쫲。

      只是那一尊元神真仙又不是这么走过来的呢?都Dž是时代的弄潮儿,都是在时代的势头上被推上人生巅峰,而后大彻大悟,成就真仙。

      不过在应君玸这等౟天仙道君眼中,元神与地上爬行的蝼蚁没甚不同,只不过一个在地上爬,一个在天地宇宙间爬。

      렍 天仙道君早已不再这片宇宙苦海中打滚,也不管什么时代浪潮,即使是一场能够覆灭无垮数天䜾地与洞天的宇卂宙灵灾,与祂们而擷言,也不过打个盹后的伸个懒腰间的吐息罢了。

      所以,凡人,金丹,元神,阳神,玄仙。与祂们而言都不过一粒微尘。

      当ꈫ然,应君才成天仙不久,在鱩混沌中沉浮不久,尚未有如此心思,等时光流逝,度过万万载搲,十万万载后,应君才会如其他道君一般,将宇宙万物放于眼中,不再着落在心头。

      七情六欲犹在,却被时光打磨成另一番七情六欲,不再是为人时的七情六欲。

      ᅧ正因为知晓自己将来会成这副模样,应君才会想着在现在搞些事,好让未来翻阅过完历史时,不会溍觉得生平无趣。

      不过,事也不会搞太大,毕竟一位天仙道君若真搞事,怕是会酿成一场宇宙大劫,꟤覆灭不知多少方天地,也只有诸天能够承受住天仙道君搞事了,因为诸Ẵ天是与宇宙“一同”诞生,宇宙不灭,诸天不毁。

      就好似那天魔的诞生就疑源于一位天仙道君的造化。

      杄应君也可以造化出一个专门毁天灭地的种族ﴄ,可是这又有甚意义,还不如自己将天地一个个毁灭,还能从中炼出一件末运灵宝,或者灭运灵宝,更有可能炼成一件毁灭璩灵宝。

      呃。

      应쪼君打了个嗝。

      他想回应清真人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