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小调

      大概是心理作用,陆枝枝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尤其的快,没晃过神就到了下班的点了,甚至自己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去参加聚会。

      算了,难得一个不加班的工作日,舒舒服服的回去躺床上追剧打游戏不好吗,非要给自己找不喜欢的事情做。

      她很讨厌无意义的社交,以前读书的时候就觉得,一群人明明都只是表面朋友,为什么还能这么心安理得的在一起玩,但这次的社交跟以往不一样。

      一是这次去的话应该能促进部门关系,说不定还能在大家心里留下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印象,二是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见到何斯年。真让人头大,见他时间好事,不见也是。

      她看了手机消息,瞟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显示,刚好六点,回去这么早躺尸也不符合年轻人的追求,那就去吧。

      照着小宋发的地址打车过去,一路上都在担心自己去会不会太多事了,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是自己下了班高高兴兴和同事聚餐,上司再一言不发的去了,整个场面尴尬的气氛不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第一场是在一个火锅店,临近傍晚,华灯初上,南城的夜市开始繁华,地理位置刚好临近市中心,年迈的婆婆穿着干净的补丁衣服,推着小车车大声吆喝,甜甜的烤红薯窜入鼻腔,很难不心动。

      几乎都是小情侣手挽着手逛街,陆枝枝散漫的走在息壤的人群里,收了收大衣,江边上吹起了风,一个人偶尔也会有点孤独。

      出了办公室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生,会害羞也会害怕。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火锅店门口,应该是一家味道很不错的店,门口拍着约20个人,一些吵着太慢要走的顾客服务员也来不及招呼,大概就是要走也可以,反正这里从来不缺客户。

      或许是看见陆枝枝遗世独立的站在角落里不争不抢,同样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长得干干净净,淡施粉黛,莫名有一种教导主任的气场。一个男服务员主动上前询问“小姐你好,请问有预约吗?”

      他们看到与世无争的陆枝枝实际上在发神,听到来人的问话赶紧打开手机信息再看了一遍。“有的,在2033包间。”

      “好,请您跟我来这边。”

      这是一家纯中式的火锅店,颇有些四川的味道,火锅店内部的装饰像一个粮仓一样,挂满了红彤彤的干辣椒,味道有些似曾相识,但又于以前闻到的不太一样。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年暑假学校组织的一个活动,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趟四川旅游,内陆地区里陆枝枝最喜欢的一个城市了。以前总听好多老师都说过一句话“少不入蜀老不出川。”

      问起他们究竟是个什么样,只是小地方的老师几乎都是本地人,没真正去过自是得不到大家的信任,正所谓“实践出真知。”陆枝枝就特别想知道这让人流连忘返的四川究竟是有多“安逸”。

      去四川那一趟不枉此行,火锅串串大熊猫都欣赏了,陆枝枝也觉得流连忘返了。

      服务员把她领到门口就匆匆忙忙的回到楼下了,陆枝枝在门口深呼吸好几次,整理衣服,迟迟不敢进去。明明是和自己的同事们吃个饭而已,搞得却比从小到大的各种面试还要紧张。

      终于整理好心情,搭在门把手上轻轻转动,听话的门嘎吱一声就开了,“大家晚上好啊,我来……”

      陆枝枝话音未落,他们部门资历最丰富的陈琳就抢了话:“枝枝,怎么才来啊,就等你一个人了。”

      “就是啊枝枝姐,你干嘛去了啊?”办公室里话不多但却很绅士的小张同志居然也主动开口。

      小宋冲她无辜的笑笑,连忙搬开旁边的空凳子招呼陆枝枝过去坐:“枝枝姐,快来坐这边。”

      一下子大家都这么热情,陆枝枝多少有些不适应,还是去了小宋边上坐着。小宋是部门实习生,在部门里的担当就是活跃气氛,大家都特别喜欢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换一个角度想,谁不会喜欢呢,她只是在这里实习几个月,实习完回去继续上学,不会侵犯这里任何人的利益,不会争抢升官发财,于是才能做到相安无事。

      陆枝枝落座,拐了拐小宋,低声问:“他们怎么知道我要来?”

      “何总在大群里问有多少人去,我说了我们部门的人都要去。”她笑着回答,转身起来烫了个毛肚,又敬大家酒。

      陆枝枝再一次感叹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陆枝枝调到公关部当部长快三个月了,平日里跟同事们交流也不多,她不是一个健谈的人,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谢谢和重新做。

      一直以为很多人都会不满自己的做法,索性就借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唠唠。

      她举起酒瓶,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对着大家大声说要敬大家一杯。

      一瓶下肚,脸上也开始泛起了一层层的红晕,双眼有些迷离。

      “各位同事们,今天我就在这里跟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从我进这个公司开始就充斥着很多人的不满,为什么是她,走后台,有关系,这些话真的有些伤人,我自己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但我没口说,我确实认识何斯年。”

      底下没了声,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什么,继续等她说。

      “但从小到大我都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努力的人,我好好学习,规规矩矩长大,不让父母操心不让老师操心,争取到了去国外当交换生的机会,但却被大家说,不就是有关系有钱吗,留过学的洋玩意就这么好?我知道从我调过来这个部门当部长开始大家对我的不满也更多了,比我资历高的有人,学历高的有人,为什么是我?所以我每天只顾着把自己的工作做完,然后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躲回被子里。”

      “但是今天和大家一起喝酒吃饭,我觉得好开心,看到了大家跟在公司里很不一样的一面,希望我们部门可以团结起来,把该做的任务做好,早日一起升官发财!”

      的确是喝多了,说的话都没头没脑的,逻辑不清是公关人最大的忌讳,连自己人都说不服怎么去说服其他人呢。

      但是大家好像并没有究她的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