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家族>

      张任下到院子里,向刘宏和王越一鞠躬,从旁裭边抽了根树枝,将天罡三十六刀用出来,一会儿,就打完了。王越看后陷入深思,过了良响说道:“这套刀法我感觉少了魂,这刀法不弱的,少了魂的情况下,还能进入二流顶端,也䃌算㒢是很厉害的刀法了룳!这要是有了魂,那就厉害咯!至少一流的刀法!”

      뢸 “魂?”张任不解道

      “嗯,真正顶级武学都有攜魂,你刚才打的脼是样㐠把式,嘝只有魂才能让这刀法进入一流或者超一流,一般来说鸓来魂就是口诀,你使出这刀法,运气的方法!二流以下的武学ꫳ都是不需要口诀的!这刀法鈩你到了一流水准,你用也能达到准一流,也很不错了,但重要还是找到这口诀,或者窍门!”

      “谢前辈指点迷津!౳”张任总算知道了,听王越这么一说道,这刀法应ﱁ该超姇一流水平的刀法了,这口诀_还是要想办法得到的,估ᄻ计丹宗先祖救得那个人有全套,但是碍于宗门规则不方便全给,就给了刀谱,没有口诀,实力大减。

      “这不用谢我,我氰也参详了你的刀法,也有利于我的破刀式,话要说道回来,看你学刀法这么感兴趣,小公义跟我学刀法吧!我也有好刀法传给你!”

      “可是,我有武学的师傅了!这不好吧!”张任瑭很遗憾,自己师傅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实在不舍得,这年头艆没得到师傅允许更换门庭是大逆不道的事,是世人所不允许的事情,应该说道是众人皆恶的事情。

      “算了算了,便宜你뻝了,不用你拜师,你以后还是叫我前褜辈欔好了!我教你刀法,覑这样总行웨了吧!鿷”王越很洒脱笑着说道。

      “谢谢前辈!”张任很开心。

      “这样吧,以后你每天晚上等陛下休息后,来我这学一个时辰的刀法!”

      张任看向刘宏,刘宏笑了笑,对张⣜任说道,“王师的⅖面子我肯定要给的,到时候你ّ天天来学䪃刀法吧!”

      “谢陛下,谢前辈!”똒

      “这쮀小东西还不客气살!”刘宏笑着说道,孿然后对王越说道,“今天㽢要回去了,改日再来,这永乐殿就拜托王师了!”刘宏带着张任离开别院,跟太后道别就走了。

      回풸到德阳殿,写了份圣旨让太监段珪到右扶风经学䚇书院交于童渊,按张任意思招童渊和赵云两人即可来㛨雒阳。

      后蜌面几天晚上张任就跟王越学刀法,王越一生百战不败,遇上对手使用刀的,不计其数,所以遇上的刀法也是数不胜数,战胜后也会回想,让自荩己剑法更进一步,而且刀法很多地方与剑法同出一辙,相似很多,所以王越刀法也是很厉害捣的,张任学着刀法ꬉ,体悟着,刀法与日俱进。

      一个多月过去了,段珪回来复命,童渊和赵云已到鸿都门学别젘院住下,随㵎时待命。

      只是这些时日,程ᅟ美人和何青青随时临盆,묒张任筮没有机会ᷠ出皇宫去拜见师尊。

      ⩣ 熹平五年一月底,张任在刘宏身后站着,刘宏在批奏章,有安福殿窵小太监来报,安福殿的程美人要生了,于是刘宏带着张任走到安福殿门口等着,不一会儿,安福殿的程美人诞下皇女,刘宏听了不是很开心。

      张任前一世已ⷸ经对生男生女已经慢慢不介意了,对着刘宏说道:“恭喜皇上,公主降临,这都是陛下的血脉,而且公主降临,皇子也就不远了!何况证明了陛下身体好着呢!”

      刘严宏看了看뢊张任,想了想对张任笑笑说道:“还是你会说道话!”

      安福殿内,程美人很生气,很生自己肚子的气,这事情真是一波三折۝,自己最早走出那一步,得到宠幸,但是王美人和錖贾美人超越自己沂早生,当时自己生气,后来他们的皇子也不知道被谁弄死,或者天意,自己在想这下该轮到自己了,费劲心迵思要好好保护小皇子,结果是个公主,公主需要保护么?没人对她起杀意的,亏自己肆意妄为,后宫肯定有好ᨫ多人在说道自己淫秽,这下要被看笑话了,看来自己要合计一下怎뱑么把陛下再让他过来住上几天,要有好主意,陛下答应过的,要好好谋划一下了,程美人也没怎么搭理自己的靑闺女!看着宫女们整理东西,听说道陛下已经在宫门口了,程美人坐直身体,让侍女羈们帮忙整容,她可不想给皇上一脸病容,鉤永远想给天子一个最美丽的样子。半响过后,整理完毕,等되待皇帝进来ा。

      刘宏带ó着张任进安福殿,看着床上坐起来的程美人,心疼她,让她躺下来,毕竟后宫嫔妃穿开裆裤是她带头的,他很感谢她的。

      刘宏安福宫坐了一小会,跟程美얟人聊了一会儿,两人极抉其融洽,程美人心情恢复了一㸕些,毕岚走进来在ﬤ刘宏耳边对刘宏说道:“永乐殿小太监来报,何姑娘也要生了!”

      刘宏立即站起来,对程美人说道:“永乐⪁殿那边发生点事,朕要过去一下!你好生休养!靑” 똊

      刘宏说完急匆匆的带着张욮任离开了安福宫,因为王越和炗张任都很确认的说道过,何青青这一胎必定是皇子,他压զ制不了自己的心情,所以刚才急匆匆的告别程美人。

      安福殿内,刘宏摑一走,程美人本湣来心情开始好转,顿时没有了心情,反而很是生气,自己这么虚弱,这皇帝就说道了这ꆺ几句就走了,程美人一下子接受不了,立即叫贴身丫鬟东乡过来,“去,看看永乐殿发剴生了㈲什么!”

      “诺!”东乡急忙跑稩出安福殿,往永乐殿方向跑去䒅。

      过륀了一炷香﬉时间,东乡脸色很难看的跑进安福殿,在程美人耳根旁边읦说道,“听说道,永乐殿那边有个宫女要生了……”

      乓……的一声,程美人很生气,把身后的方枕扔了出去,“他就꟟是这么对我,居然还藏了隬一个,居然整个后宫只有永乐殿知道这事,我这么花尽心思讨好他,帮鈝他生우下一个娃,他都没说筦道几句话,就走了!”程美人咆哮道,一个ⶕ劲砸东西。

      “䱝小姐,你的뷝胯下流血了!”东乡吃惊的说道,“叫太医,叫太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