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日日日

      越是愤怒,莱茵哈特就越是冷静,手里的M42往回一收,然后快速的在那把骑士剑⢢底端的泥土当中飞快的射击。

      强横霸道的子弹直接将整片⧓泥土都松了一遍,等到莱茵哈毆特再度将枪口拉回来的时候,那錷把在危机关头帮了布拉多克一把的骑士剑直接被打飞在地,再帮不了他半点。

      䝟 到了这个时候,莱茵哈特的枪声骤然一停,不再进行射击。

      一瞬间,四䵼周除了零落的雨ᶨ声和风声之外,便再没有任何的声音,清冷的气⦃氛䔧一瞬间笼罩在了莱茵哈特和布拉多克的身上,而现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的布拉多克已经看清楚的莱茵哈特的面目,毕竟飚他们现马在相距不过百米,即便是煠隔着魔法屏障ᬫ,布拉多克也足够看清楚莱茵哈特的真面目찫了,而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布拉多克的目光忍不住一阵紧缩。

      他当初就应该杀了他的,上一次两个人在山林中的时候,布拉多克就差一点杀死莱茵哈特。

      当然,同样的莱茵哈特也很有机会杀死他,两个人更大的可能是一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可不管当初如何,现在布拉多克对于莱茵哈特Ꞑ的恨意已앢经无比的浓烈,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妁疼痛不停的在提示着他这一点,如果不是莱茵哈特,这个时候如果换成是另外一个人,布拉多克身上的伤势绝对不会这么沉重。

      这是一个极为阴险的家伙,如果现在不能在岛上杀死他,那么将来在其他地方遇到他,布拉多克相信自己绝对会在他的手上吃很大的亏。

      ㊒ 㡀 最옃令他忍受不了的醃,貕是莱茵哈特不停的在用机枪扫射他的那把长剑的声音。

      虽然说布拉多克知道那把长剑放在‧那里是为了更多的保护他的性命,甚至那把长剑本身就是他ఒ自己扔在那里争取时间的,可是ꭾ在听到子弹不听的击打盀在剑身上的时候,他的껒心依旧感到无比的疼痛,他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杀了莱茵哈特。

      那把骑士剑是他成为正式骑士之后,被正式赐予的一把骑士剑,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一生当中只能够拥有一把骑士剑,虽然没有힞明说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但大体是这么个意思。

      如果这把剑遭受到损伤,甚至于被人折断,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他自己一人来姑承担,除非他能够立下足够换取新的一把骑士剑的ᷛ功勋。

      那样的功勋,即便是布拉多克拼搏上一辈子,他也未必能够立下,所以从一开始获得这把骑士剑的时候,他就将其视若己命,不肯让它受到半点损伤,甚至就连睡觉的时候都抱着一起睡。

      正是因为如此的珍惜这把骑士剑,所以在莱茵哈特不停的射击的时랹候,布拉龆多克心里才无比的喯恼恨,虽然说那把骑士剑是他紴主动扔出去的,但⊤如果不是莱茵哈特弄出这么多事来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 枪声停了,布拉多克整个人猛的就是一个激灵,他立刻就想跳起来,冲出壕沟,然后朝藔莱茵哈特狠狠的冲过去,直接杀死他,直接取走他的狗命,但布拉多克稍微一动,腰间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子就疼的散了所有的劲,同时一个忍不住直接跌倒在地。

      刚才布拉多克之所以能够强忍着伤势和自身的巨大消耗冲过来,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他服用了骑士团提供的一种特殊药剂,这种特殊能够횉在短时间内极大的增强他的实力,但是在一切结束之后,他至少要卧床休息半年,如果损耗过大的话,甚至还有可能直接瘫痪,或者一命呜呼懙。

      僔这种刺激性的药剂,布拉多克原本根本没打算在这里用的,他原本以为这会是自己在遇到强大的无法抵挡的敌人的时候用来逃生用的,濄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莱茵哈特竟然逼他用出了这一手。

      㳳 这种药剂从某种程度上也能缓解布拉多克的伤势,毕竟这是用他自己的生命潜力换来的,所以即便是布拉多克这样剧烈的动作,他的伤势也没有怎么恶化下去,甚䮔至还有瑦一定的好转。

      騴 可是刚才一下子做了这么多的फ़动作,毕竟是布拉多克一口气撑过来的,即便썉是他有心继续前冲,但现在莱茵哈特已经打掉了那把阻碍郅他ः视线的洱长剑,整个M42的돦威力能够完䋃全的发挥出来。

      而且ᖆ在现在的这段距离里,M閾42打在人身上的㧛时候,所能体现出的效果将会更加的惊ힰ人쎺,即便是布拉多克在现在这个时候也没䇘有多少的把握,所以他体内的那䬩口气已经散了。

      整个人躺在深深的沟壑里面,布拉多克平䠋稳쇙的吸着一口口气,缓解压力的同时珖,也在重新鼓气⫫,㩈顺手出力ሖ自己的伤口,并且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现在的他距离莱茵哈特的位置已经不超过一百米,即便是쳼以他现在的伤势,不超过十秒就能够冲过去,但是越是䗨往前冲,他就越完全暴露在枪口下,뙵几乎可以说他根本不可能冲到莱茵哈特的身边,就会被M42直接打死。

      所以现在必须要想办法让莱茵哈⭂特手里的M42无法发׏挥作用,布拉多克四处打量着,希望能够寻找什么可用的东西,但是之前的风暴已经将所有一切可以吹走的东垳西☆全部都吹走了,哪还有什么可利用的东西。

      布拉多克的目光扫过了沟壑尽头的悬崖,如果他身体全盛时期,或许他可以从悬崖下直接爬过去,但是现在他距离莱茵哈特ऌ这么近,监即便是他爬到了悬崖下,所发出的动静也根本瞒不过莱茵哈特。㢊

      如果说换做一个粗心大意的家伙,布拉多克还可以想办法偷袭一下,可是换了心思深沉的莱茵哈特,想想他的那些小手段吧,布拉多克如果ꄦ真的这么做了,那么就等于是在自己送死。

      这个该死的家伙,明明拥有超凡之力,却偏텡偏使用这样的军队武器,布拉多克即便是再强,也无法和这样杀伤力л巨大的重型武器相抗衡,那么在现在这个时候,他所能뫐用的只有一样东西了。

      说实话,布拉多克骑士并臛不想用那样东西,因为他真的不确定那样东西是否能够对莱茵哈特造成伤害,可不管怎么样,那꫍是他最后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布拉多克伸手探到自己的脚踝处,然后ಔ直接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小巧的勃朗宁。

      按照道理来说,对于他们这些骑士来说,一般的武器根本不可能杀噯伤他们,即便是遇到枪林弹雨的环境,他们也有足够全身而去憒的能力,但是如果想要冒着枪林弹雨还要硬着头皮上千,那就是他们自己送死了。

      尤其是在现在布拉多克并没有全副武装的情况下,他自身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来嬉。

      ᆈ 所以现在只能够寄望于这㓪把勃朗宁,虽然他们并不提倡使用现代武器,认为那破坏了骑士的纯粹性,但是他们这些从军队里面出来的,哪옛一个不是使用热武器的好手,虽鳹然说很多时候热武器都不如他们的长剑好使,但是很多的时候,如果将他们当঳成是战场的补充来用,那么他们什么热武器都能用的了,他们没有那么迂腐。

      现在就要考布拉多克带着的这把勃朗宁的子弹不知道能不能够击穿那道魔法屏障。

      角莱茵哈⫸特的子弹ᆔ能够射出来,并不意味着他的子弹能够射进去,这种魔法屏障向来是防外不防内的,所以这些子弹最多不过是能够吓唬]莱茵哈特一下而已,除非……휴

      想到这里,布拉多克心里将勃朗宁手枪弹夹Ρ里面的子弹全部卸ᦐ下来,然后拿出自己内衣里的小刀,然后开䱔始在弹头上划十字,这样到时候,即便是无法杀死他,也能够给他一个好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