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膝盖是不是按压疼痛部位

      楚临云去༶的맮地方叫褅琉璃郡弣,听着名字好听,却是个四面环山的僻远之地。

      所经行的只有一觎条山路,崎岖不平呬,又狭窄逼仄,加之常年失修,更是艙难走。

      不巧的是㖐,这地儿上半年方经历了洪灾,山上泥土变得稀疏,再被融雪一冲击,随处是落下的滚石。 ᮚ

      㶟 一块石头캵飞下,能将人脑袋瓜子都砸开花。 ᕮ 犁

      一路行来,路没走得多远,称一句颠簸又提心吊胆不足为过。

      方行到一半,鵲又遇到了路断。

      断路ᩌ这头空地上的粮车,一辆接一辆,整整齐齐的安置좳在一处。

      楚临云下马,樝略略扫了一眼。

      断路约二હ里地,路中央堆着大小不等许多滚石,滚石将路从中ꃪ拦骉断,行人通过尚且堪堪,车马是绝뜠对过不去的。

      那卷了裤管,撩了袖子,正吃力搬着路上滚石的几十뽳号人,应当是运粮之人。

      指挥众人的是个瘦弱的中年볭男子,磶着素色官服,一边高声吆喝大家骳再Ⓚ使把劲儿,一面掏出汗巾去擦额头上的汗。 섞

      雪融的时候,冷得瘆人,入겦楚临云睰眼的却个个大汗淋ꖮ漓,有的是累茓的,有的是急的。

      也是。

      一夜的路程,一行人走了几䷺天几夜都没有走到,要是延误送粮的时间,有几条命都侕不够送的。

      “寸金的光阴䛪,你便㫫用来搬石头?”厞楚临云问。

      “关你什么事!”

      ʱ那官员急得团团转,满肚子ꭊ的火正愁找不到地儿撒,一听有人指摘自己,当即没好气儿的回了一句。

      待回过头,看清来人,眸色一变,立马带上讨好又拘谨的笑容䑁。

      行了礼,恭敬的道,“九公子……您来了。”

      楚临云如今身⪽份尴尬,狀似不得势,可自打从瑾临城运来粮食之后,皇帝的态度明显变了许多。

       一国歹之君想要鴪抬举谁,根本用不着去揣测。

      更别说,这位九公子,年幼时便ͩ已名满天下,论天资与熲能耐,必然不会短㳆于任何一个楚家钐人。

      长于本事的人么,一时落魄,不会一世落魄……

      见楚临云并不理会自己,那官员自顾自开了口。

      콻说,“有人说这路是被人下了⿳咒,得找个神婆来驱驱邪㶵才行。不瞒九公子,也确实是邪乎得很。我们行到哪儿,路就断到哪儿,越是修,越是断,每次都这㒚样,行二三十里地,就要断㊂上一回,一天都要清理好几回,没人受得住。”

      那人是个文官,不曾吃过这样的苦。说∡起途中的经历,更是痛苦得直皱眉。

      “那便不修了。”楚临云抬头看一眼高耸入೑云的山峰,淡뛦淡的说,“马不퓫停蹄的赶路,我有些累了,需要休整一日,有什么事,明日再说觛。”

      就这?

      用一夜时间赶过来,然后,花费一天休息? 

      文官傻眼了。

      赶过来又什么都不做那急匆匆的出来花锦城干嘛?

      “九公子……”

      文官还要再说,楚临云转身便走了。 ⚖

      亦步亦趋跟在楚临云身后的瑾喜给了文官一个同情的眼神。

      都说九公子宅心仁厚,又有几人知道,这宅心仁厚的九公子最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用鈅九公子的话来说——댠即便天下人都死完了,与我又有何干?

      平日里就够没人情味儿了,⋤遑论廥,今日心情듭还不好。

      不,不应当说今日ᥛ,从昨夜开始,九公子的心情就不好了。

      昨夜,九公子是同世子楚随云一道回的安和王府,两人走在最前깏端,面容都很淡定,却都算不上好看。

      踏进院子,楚随云让ሐ人将楚徕云送回房中,吩咐去宫中请了太医前来诊治。他则是同九公子一块儿立在院子一詬侧,看着府中的下人将七八个被捆了手脚,堵了嘴的男人按在条桌上,噼里啪啦一顿好打。

      安和王府的规矩很严,打板子时,从来没有人敢卸一分力。

      裖没几板子,那些个男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个꿳个呜呜咽咽的求饶,奈何一句话说不了。

      没一会儿,ך扭动挣扎的身子渐渐失了力气,鲜骶血从他们㏜嘴巴里耳朵里涌出来,大片大片的往外涌鋕,顺着条桌往下流淌,汇成了河。

      几条人命,终是在浓重得化不开的夜⭍色里陨落。

      从始至终,楚随云和九公子都安静看着,两人都是眉쪼眼冷峻,看不出来丁点动容。

      ᢆ直到尸首被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楚随云才闷闷的笑了딸一声,看着九公子说,“看得出来,苏姑娘很喜欢你。” 烎

      ꄘ 九公子也笑。

      “苏姑娘的喜欢,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必当真。”

      苏隐心思难测,她所谓的喜᮪欢,九公子没想过相信,也不䜵敢相信。

      从前不信,以后也不会信。

      “阿九看得这样透彻,我便放心了。可听阿九这么一说,我又有些担忧……”楚随云面上的笑容深了几分,“明知苏姑娘虚实难辨,却心甘情愿被她利用,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着了苏姑娘的道?还是……将计迦就计Ⓡ,就盼望着苏姑娘帮你夺回一切?”

      今日,是功劳。

      猨明日,是官位。

      ᆟ再过几日,⡱或许就是世子之位홌了。

      说到此处,楚随云笑意更甚。

      ೟“阿九从小就聪颖过ꉉ人,小小年纪,行事稳妥周全,别说比我们府中的孩子强太多,便是同太子殿下比,也没有落下乘。阿九뱐这么好,父王喜欢是应该,倚重也是应该,阿九也许不知,父王啊,早存了要阿九当世子的心思。要不是……”絻

      要不是皇帝一道圣旨下来,将楚临云送去荻国当质子,又一去就是七载,世子之位是谁的,真的未必。

      “父王都能不重嫡庶,不分长幼,我身为父王的长子,也应当学学父王公平公正的处世之道,世子之位,本就该给贤ᰣ能者的。高处不胜寒,我也不大喜欢身居高位的。”楚随云态度真诚ꕎ的问,“阿九,不如你帮大哥担了满门荣辱的重担,这世子,你来当好不好?”휨

      䟜 “大哥明鉴,뽐对于大哥,誒我从来不曾生过⇸二心。”

      楚临云抿唇,掀了长袍跪下。

      렅他字字铿锵道,“我从未肖想世子之位,从未!”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