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全讯网

      “子澜,你那玉짅坠……”虎子实在难为情。

      “没事,你若ꫂ觉得欠我,待你发达,送我一枚就是。”子澜豁达地摆摆手。

      虎子没有再客碣套,记在了心里,“嗯……改朝换代这事,是你传出去的吧?” 㼳

      子澜愉快地点点头,“是啊,本来只是㣩一时兴起对瀤万里开个玩笑,ᾅ没想到几天就传遍了。你威信还不错,大家都愿意相信❳这个。”

      븞 “你真的是无意传出的吗?”虎子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륛“呵呵,你不是说乱世出英雄᮸,只要我耐心等待,说不定就能创造一个有利百姓的盛世?既然现世没有明君,那我何不扶助一个?”

      “你鞜当开繂国皇帝,只要对百姓好,即使事后烹了我。我也毫无怨言。”

      看着子澜眼中炯炯的坚定,虎子被他吓到֨了,自己真没往那方面想啊。

      虎子不知핌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暂时放下这话题。

      샋竹棚已建起了二十九间,地里的庄稼也长势良好。

      傻虎子跟子澜一起四处查看ⲯ,每到一处,都能㔟看到对他绽放的灿烂笑ꛖ脸。

      “子澜,你说,我们这样对吗?”

      虎子惆怅地望了县城方向一眼,“夺取别人的东西养活自己,每每想到这个,我就夜不能寐。” 曇

      “那个罗掌柜的确黑心,但罪不至死。而我,带一群人抢光了他퐼的三个铺子,很有可能将他,甚至将他全家逼入膀死地。”

      “9家被抢店铺和21家烧䭥毁民房。”

      㒃 “还有那23个在民变中丧生的人,他们,都是我害死的。”

      န “一将功成万骨枯,想做大事,就必须有人牺牲。”子澜感叹地摇摇头。

      “是啊子澜,你是读过书的人,知道这个道理。我也ӝ听过一些历史故事,也稍微懂点这个ⶕ道理。但是,面对这种䓎牺牲,我适应不了,会感到内疚。༁”挑

      뽁쭢虎子郑重地看向秀才,“子澜,你肯定有能力当辅助贤臣,但是,我却不是合格的肉食者。”

      ȩ“可是……”子澜ꑴ急了。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虎子提前堵住了他的话,“我的梦矀想,ł只是愿身边的人平平安꬇安,能过些温饱平淡日子,足矣。”

      蘊看着虎子慢步远处,子澜烦躁良久,好༘半天才恢复平素的淡然。

      猕 突然,他展颜一笑,“你愿身边的人平平安安,ꇰ在这世道,还能安糜心做太平犬吗?既然胸怀百姓,当不当肉菋食者,是你自己能决定的吗?嘿嘿……”

      叽傍晚时分,虎子找三斗吃饭,准备⿏给౑他饯行。

      找了一圈没找到,“棒鄁槌,你看到三斗了吗쯗?”迎面看到疾步匆匆的棒槌,虎子拉住了他。

      “没啊,我哪有时间注意那小子,今天去县城买农具,才回来,正在找思如呢。她不知道去哪儿了,七婶带两个孩子,正儌在放泼大骂呢。੪”

      “思如?嘿嘿嘿,你俩,不会那什么了吧?她婆婆可厉害得紧,你得考虑清楚,偷摸就行了,别太ኈ当真。”

      看到虎子满脸猥琐棒槌就来气澉,“我患疟疾那会,除了你谁还敢理我?三斗那小子从来不敢靠近我十丈。”

      “思如不顾闲言碎语㯻,不畏传染疾病,扛着她婆婆的压力,悉心照料才让我好得这ᜥ么快。”

      “所以,哪怕千难万阻,这辈子,我非她不娶!” 

      㵔虎子替룯兄⣢弟高兴,也替他仔担忧,“췊我费心劳力配药熬药娉,病好了,最后竟成了㘰女人照料的功劳。嗨,上哪交儿说理去……”

      知道他是调笑,⸛但棒槌肇还是脸红,搂眫着他捶了两옢拳。

      “快……快来人啊……”

      远处传来一阵大喊,虎子棒槌扭头一看,竟然ꢝ是王寡妇住的青砖大屋那边传来。

       棒槌三步并两步,扔下虎子就冲了过去。

      王寡妇的婆婆不到四十岁,在儿子去世之前半年死的男人,算起来,也是个王寡妇。

      因为男人行七,所以大家都称七籠婶。

      这女人比较厉害,蹔之前仗着男人有些家财,在村子里盛气凌人,无人敢惹。男人死后,她以寡妇的身份哭嚎放泼,成为村里一霸,更是无人敢惹。

      摸天台上仅剩的三栋青砖瓦房本是此地宽裕人家的房子,但这老寡妇一顿䜬撒泼打滚嚎哭上吊,硬是赶出主人,强占了킢一栋房子居住。

      外迁过来的500多人,就她一个有这脸皮。

      媳妇在她眼里就是奴隶,不光伺候她吃喝拉撒,就连一岁半的小儿子和半岁的孙子都丢给媳妇拉扯。

      家务活璌农活一点都不干,每天吃饱喝足盉之后花枝招展找个树荫房檐乘凉撩拨汉子。

      今天下午回来,儿媳不但吃食没有打回来,就连两个孩子都哇抩哇෷大哭。

      一气之下,她就站在门口对那个卖X的娘儿们铥破口大骂。 信

      一些嫂子大ᜐ婶听不过耳,从饭堂打来小米粥臭干鱼送过来。

      一个嫂子去房间抱孩子,无意看见床底露出ꚵ赤裸的㉈大腿,吓得魂都飞了,一阵尖叫,事情曝光。

      虎子从房间出来,面沉如水,“没事,就댃是被人打晕了。”

      “是谁?”棒槌满脸杀气。

      “刘婶,麻烦你们几个照顾宋嫂,怕她难堪,我就没弄醒她,应该就快醒了。”虎子留下几个妇女,“子澜,召集所有男丁。”

      “召集男丁?”Ṙ棒槌目眦欲裂,仿佛准备吃人。

      虎子的额头青筋也一直狂跳,点头验证了他不好的猜测。

      377名十二岁以上男丁被召集在饭堂门口,晚霞䵸下,一个个交头接耳,大概知道了事情。

      虎子站在一架竹床上,满眼杀气扫了所有人一眼,“来吧,是爷儿们就主动站出来。有种踢寡妇门,别没种承认。”

      棒槌全꾫身散发冷气,手指一跳一跳的抽搐,一张脸一张ڍ脸仔细审视。 

      现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㹔“怎么,敢做不敢当?躲进裤裆就没事了?”

      所有人仿佛哑巴了一样,此时谁敢出声?全都悄悄地转动眼珠,四处打崙量有可能做下案㧸子的嫌疑人。욓

      虎子转脸望向秀才,希望它能有什么办法。

      子澜咳嗽一声,正准备说什么,人墥群中摥哆哆嗦嗦举起一只手。

      棒槌眼廦睛瞬间红了,随手拎了一截竹筒缓步走去。

      餋 周围的人獈连忙后ꇑ退,将这只手的﬘主人漏了出来。

      “三德?”站在竹床上的虎子看清了,怎么会是他?走到近前的棒槌䆹也楞了一瞬。

      “不……不是我……끵”

      看到周围人的眼光,三德知道自己被误会了,“下……下午,我看到三斗从思如嫂那边匆匆跑出来。”

      三斗?所有人往身边张望,的确没看똀到这小子。

      “赵!山!抖!”棒槌瞬间明白了。

      虎子萢和子澜也懂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