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久久

      疵“拜關见少庄主!”说话之人,乃是赵大头。

      赵大头口中的少庄主是施万山儿子——施平。施平长得气宇轩昂,跟他父亲施万山有些相像。

      施平对赵、方二人的到来,린感到有些意外。

      崥“咦!怎么是你二ꍱ位师弟来了啊!——大头,大家都不必客气。不知你俩今日前来,有何要事呀긋?”施平道。

      “回禀少庄主,大师姐失踪了,庄主非常着急,因此特让我俩前来给你说一声,让少庄主在外쒸面也帮着打听一下消息。”赵大头道。

      “什么?我妹妹失踪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搄?”施平很吃⾬惊,于是出现了吞吐。

      赵大头见施平满脸惊讶,又听他问得如此急切,心中不ϑ由感⫰到一阵难过自责,情不自禁流出了眼泪。“少庄主,뇆都是我俩的不是,我们不该听大师姐的话——᪔”

      “大头,你先别这样!我们还是到里屋去说吧。”

      ٦施平接着便带着赵、方二人进里屋谈话了。

      赵大头和方中强怎会出现在施平这里呢?事툝情杞的缘由是这样的——施万山去褚玉老家后,没有发现施馨卉失踪的任何线索。后来,他越发着急自己女儿的安危,于ɉ是在返回ᵽ山庄的途中,便与他俩分道扬镳,施万山吩咐他俩去千里之外的会稽山,将施馨卉失踪消息告知她哥哥施平,好让施у平也帮忙在外打听施馨ﶞ卉的下落。

      施万山最喜欢他这个女儿了,喜欢程度甚至超过了他儿子施平。他认为他这个女儿不仅貌㡡美惊人,还聪明非譚凡,做事情更是稳重、干练。如果施馨卉是个男儿身的话,那施万山的家业继承人츟肯定非她莫属。施万山时逇常在纠结,纠鍾结自己的家业未来该如何分配。不过,这些都是他在闲暇时,脑海里偶尔ⱓ出现Ⱚ的闪念,毕襕竟他现正当年壮,正处于如日中天的年龄,考虑百年之后之事,对他来说还为时尚早。

      施万山三ተ个儿女从小到大感情都十分要好,施平长㸸大以后,施万山为꨾了事业发展,就将他派䂘到了千里之外,让他独当一面。由于两边来往빍路途遥远,施平平时很少回山庄。一般有紧急之事时,两边才相悅互派人告知联紽络䩥,当胇然,施万山也时常亲自来会稽,跟他儿子见面。

      大家进了里屋后夌,赵、方二人便将施馨卉失踪情况跟施平详细讲了。施傰平听完了赵、方二人之话,便开始喂担心起他这个妹妹的安危,急得他在屋里徘徊不止。

      随后,施平将自己认为可能的情况歟,一一跟赵、方二人作了探讨。不过,他所想到的那些情퀠况,赵、方二人对他说,他父亲施万山全都想到了,也基本都去寻找核ុ实了。最后,施平想到了一个他最不愿意想到的地方。

      “这就奇怪了,我妹妹能跑到哪里去呢?该暅不会是被那逍遥极乐给掳走了吧?烙”

      驲逍遥极훙乐臭名昭著,世人都知道他是个荒淫之徒,江湖武林中的正义人士人人都想得而诛之。然而,由于逍遥极乐不仅神功盖世,天下无敌,而且通往其大本营逍遥峰的路上,更有奇玄无比的篗阵法阻拦,无人能过得去。于是大家都夛对其无可奈何。

      施平淢一想贱到逍遥极乐,便在心中咬牙切齿地恨。他除了恨对方声名狼藉以外,更恨对方曾打伤了他的父亲,也就是上次施月柔所言之事。

      掠此时,他无比担心施馨卉真落入了逍遥极乐手中。他心想,如果ᄈ自己妹妹真落入了逍遥极乐之手,那她这辈子可能就很难见到天日了。再如果此事传到了江湖上,更会让自己一家人颜面扫尽。

      “我们也跟庄主提及过逍遥极乐那恶贼,但庄主他却说,先不要提那人。我们不知道庄主心中是何意?”赵蝑大头回话道。

      “ᶃ我猜想庄主他可能是在刻意鞵想回避那个人,不愿面对最坏的结果吧。㤹——少庄主,这只是在下的猜测,还望你别怪我胡说八道。”方中强接道。 歷

      施平ჼ听了赵、方二人之言,开始在屋里徘徊思考起来。他思考了一阵子后,道:“我有个想法,二位师弟就暂时不要返回山庄了,跟我一起去一趟逍遥苠峰,ⲝ我们一起去打探一下。我这就壟让他们去准备货物和马车,明日就出发。”

      䴄施平如此说后,赵、方二人便欣然应允。随后,施ࡵ平便吩咐下人备齐統货物,准备第二天到逍遥峰去贩卖。

      第二天쌇一早,施平就带着大队人马,前往逍遥峰。一般情况下,施平都不会亲自外出搞贩卖,这次完全是为了打探施馨㖁卉的消息㱽,他才亲自出马了。

      云鹤山庄这个分部坐落于会稽山下,众人前往逍遥峰时,要绕着会稽山而行。会稽山原名庙山,当꣋年大禹治水时,他伎在此地考核天下诸侯治水业绩,后来,不幸逝世于緔此,就葬在了这座山上。后人ᯀ为了纪念他䍆的丰功伟绩,便将庙山改名为了会稽山,会稽顾名思义就是躖会聚考核之意。

      众人走在会稽山下,远远望去,那大禹陵寝还依稀能见。而山间景致别样,整座山千岩竟秀,涧壑奔流,烟भ雾蒙蒙,若云兴霞蔚…⽦..

      一路上,赵大头跟施平相谈甚多。赵大禖头跟施平算是一起长大,二人룢之间的感情亲如手足。赵大头还比较小的时候,就死了父母,成了孤儿。施万山见其可怜,就收养㧩了他。赵大头一直都感恩于心,对施万山㧢夫妇忠心耿耿팡,完全将ᄐ施万山夫妇ସ当成了自己的묅亲生父母,而施万山同样也很信任赵大头,平常有重要之事,ⓥ若不是交给自己儿女去做,就是交给赵大头去做。

      方땥中强来山庄时间比较晚,是近两年之事,所以他跟施平交情要浅一些。方中强来到山庄后,죃跟赵大头说껷话比较投缘,二人关系慢慢就变䧷得亲如兄弟,于是他二人ퟲ经常一起出入办事。

      一路上,赵쾶大头跟施平聊着聊着,忽然想起上次来会稽时,曾见过的师兄弟,这뎧次好些人ఁ都不见啇了,쎘于懘是不由将所聊话题转到了这方面来。

      “诶!少庄主,我去年来的时候,还见了其他嗀好几位师兄弟。我们这次来的时候,好像都没见着他们呢?”

      对靋赵大头此问,施平面露伤感之态,不由툔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他们넿中有些人不愿再做这一行,敉就回家种田,过清静日子了;还有些出去贩卖时,遭人暗中洗劫,被杀了。——师弟你是知道的,我们山庄在外的兄弟们,基本每年都큥有好一些人死于非命啊——”

      “哦,原来是这样。——햡哎!这世道没有办法,大家为了生存,都不得不拼命呀。”赵大头道。

      “现在天下更쨥乱了,到处都是义军蜂拥而起。说实话,我们这次去那么远贩卖,我心里其实都很不踏实。但为了打探我妹妹的消息,也不得不冒闿这次险了。”施平道。

      “少庄主说得是啊!这次,我跟方师弟一起来的时候,不仅到处都在宣传、招募냰义军,而且还看到了不少义军强征军粮,杀人掠货呢。好像我们蜀地还比较太平。——少庄主,你在外面可一定要多注意安全啊!”赵大头道。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