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桐光隔壁夫人magnet

      十一月初,就连着下了三天的ꋥ雨,风也没停过。

      郹这一来宫里就病了不少人。⪲

      早上去凤栖宫雂请安的时候,皇后便提了一句太后娘娘偶感风寒,病情加重的事,到叶筠练自己回了毓秀阁,也昏沉起来。

      起初没在意,喝了一碗姜汤就进屋躺下了,以为是没睡好的缘故。

      可这一睡就愈发难受起来,最后醒来的时候,就见绘月在给她额头上敷冷毛巾。

      “美人醒了,您起烧了,沈燞太医刚给您扎了针,药也熬好了,您起来喝一些吧。”

      叶筠想说话,刚张口就觉得喉균咙疼䀮的厉害,不由自主的抬手摸了摸脖子。

      南栀赶紧先端딙来Ã一杯温水伺候她喝了,这才好一点。

      “沈太즥医怎么说?”叶筠沙哑着嗓子问。

      ᭯“太医说您是这两天着了风寒的缘故。ﯕ”绘月心疼死了,自家美人素来身子好,打小就没生过几次病,这就免不得抱怨了一句,“这种天气,早上请安怎么也会打湿鞋子裙摆,皇后也忒不体恤人了!”

      叶筠冷笑一声,“若不是下雨,那几ﲩ个怀孕的也得日日来请安韀呢,温妃多大的肚子了?要不是皇上提起,皇后髻怕是还不会免了她请安。”

      就是如今,殧只要天气好,王瞥婕妤和夏才人也都照常去。

      ῒ “啧……还是要往上爬呀,好歹婕妤就能有轿撵了不舀是?”叶筠咂ⴤ嘴。

      팆 南栀笑着接话,“醌皇✩上惦记着美人呢,听闻您病了,派人送了不少药材来,䣖只是这年底政务繁忙,쯦恐怕今儿不能来맋瞧您。ⴐ”

      叶筠点头,反正宁琛的意思到了就行了,只要不是不管不问就好。

      绿芝这会子就把药端进来了,待叶筠㐚喝褘过就道,“凤栖宫来人传话,说美人您病了,这几日就不必去请安,养好了再去。”

      “知道了,륆替我回话,多谢娘娘体恤。”叶筠没什么表情。

      绘月摸出一个荷包递给绿芝,后者接过就出去办事了。

      “绿烟没了,后头这三个你们瞧着如何?”叶筠忽然道。

      两个丫头想了想,南栀先开口,“奴婢这些时候瞧着都不错,绿荷心细却是个内向腼腆的,绿梅憨厚老实,虽没什么心眼,但着实本分,绿芝活泼,挺会打探消息。” 䎱

      “嗯,你们继续盯着,能用便用起来,我日后㖉是要往高处走的,身边只有你们两个肯엻定不够,但是你们两个永远是我最信任的。”

      叶筠惟认真道,拉过两个丫头的手拍了拍。

      南栀和绘月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没什么不乐意。

      喝了药,又睡了半个䵕多时辰,最后是饿醒的。

      瑏还没吃午膳呢。

      下午雨就停了,叶筠起身,白术鈻拿着银子去膳房要了些菜来。

      如今叶筠算得宠,膳房中午没见毓秀阁来人就一直备着呢,这会子白术一来就直接拿。 䀐

      虽说膳房本就殷勤,墁可也没因此少给了赏银,这就叫膳房里更伺候的用心了。

       锅 不过因为病着,叶筠着实没什么胃口,扒拉了几筷子就放下了。

      这时候ᓙ外头来了一个嬷嬷,说是来送东西的,到是殷勤。

      叶筠扶諨着绘月的手出来看ⶻ,就见那嬷嬷手里抱着ﵑ一盆形态极美的兰花。 ﴫ

      “奴婢给美人请安,奴婢是花房的,听闻美人病了,特意送了这盆文心뽽兰来籧,文心兰又称吉祥兰,奴婢愿美人吉祥如意,早日康复!”

      那嬷嬷一张嘴甚是能说会道,又ⲭ生的白胖脸圆ᱱ,瞧着还挺喜庆。

      “你有心了,这⣙兰花极好,南栀,给嬷嬷封些茶钱,权当我的谢意。”叶筠笑着道。

      将人送走了,南栀就笑忚。

      “如今各处都巴结起来了,可见美人在宫里是有一席之地的了。”

      叶筠也笑,“总归没有全然白费力气,将那花好生养起来吧。”

      病了还是没什么力气,与丫头们说了一会子话,还是回床上躺着了。

      倳 而另一头,妍修仪下定决心,终于去了九宸宫。

      䱟 宁琛这럐会子正牤在休息,刚批完一沓折子,坐着喝茶。쬤

      ل听说妍修仪求见,也就叫人进来了。

      “臣妾参见皇上。”妍修仪福了⚟福身子。

      “免礼,过来坐吧。”宁琛摆手,“这些时候冷落你了。”

      妍修仪闻言却没有动,扑通一声跪了下具去,“皇上,臣妾此番前⦏来,却是有事相求,还请皇上成全!”

      宁ꀋ琛蹙眉,握着茶盏没有说话。

      쟈  这些ꓐ时候,后宫里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夏氏没蠮有璙资格抚养孩子,生下来势必要抱给谁,而静妃ꬿ和妍修制仪的动作他꽁也一清二楚。

      见座綀上人没有反应,妍修仪咬紧了下唇,磕了一个头,伏在地上不起。

      럐 “皇上镣,臣妾从潜邸就伺候您,奈何多年没有身孕,想是子嗣缘分氎太浅,可臣妾ᠢ是真的想要一个孩子,哪怕不是臣귇妾生的,騙只要是皇上骨血,臣妾械能替皇上抚育就ꈿ心满意足了。”

      “如若臣妾能养着夏才人的孩子,臣妾必定澉视如紷己出,绝不怠慢半分,只求身央边能有一孩子作伴,哪怕有朝一龖日ﮬ,再不能으时弬常见着皇上,瞧着皇上的骨ৗ血,臣妾也可有所慰藉了!”

      妍修仪带着哭抽腔,声音略有些颤抖,确实也有几分真情在里头。

      年轻的帝王俊美无双,她높又怎么会半分不动心呢?

      时到今日,更觉得自己可怜可悲,为㑤着缥缈的宠爱,不惜讋求着要养心爱之人和旁人的当孩子。

      “好了,你起来吧。”宁琛长叹一口气,终于还是心软了。

      ﶸ妍ᭅ修仪跟了他多年,到眼下为止,也是为数不多的,手⎩里还干净的鄪女子,既然求到他面前了,也不忍心不答应。

      “孙氏,朕将夏才人的孩子给你,但也不会不牘让你生,只是日后你若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绝不能对夏氏的孩子不好,若有那త么一天,你叫朕失望了,你该知道金氏的下场。”

      宁琛起身,弯腰捏住了妍修仪的胳膊,将人从地上扶起来,语气里带着浓烈的警示。

      “臣鿗妾,绝不会叫皇上失望,定然将那孩子视如己出!”妍修仪红着眼眶,又是高兴又是酸楚。

      待她离开了九宸宫,宁琛便传갴了口谕,夏才人的孩子生下以后,ﲋ不论男女,皆由妍修仪抚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