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直播平台靠谱

      陈风华呆呆的望着头顶那不知名木质做的横梁,横梁中间不知道雕着鸟还是鹰,对于他这种生物白痴来说,只知道这种动物统称为鸟类。

      一张大大的国字脸映入眼帘,大脸洋溢着不知是幸福还是激动的表情,那是这具身体的便宜二叔,随后,一张楚楚动人的瓜子脸也随之围了过来。

      嗯,这是便宜师姐了。

      这位师姐也是可怜人,两三岁时父母均在猎杀野兽时丧命,陈海一心修行,不曾婚配,便将其领养过来,当自己亲生女儿一般照看。据说她父母只是个不能修行的凡人,她却是天赋过人,十六七岁年纪,在同龄人里实力能排进前三。

      虽然对于漂亮的女孩子,陈风华一直没什么抵抗力,但他还是想休息下,只可惜这具身体睁开眼睛和闭上眼睛一样麻烦,必须拨开眼皮或者关闭。

      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三天,除了那个热情的过分的二叔,傲气的师兄林策,剩下令他想多看两眼的就是这位只有十六七岁的漂亮师姐陈银雪了。

      这位陈银雪人如其名。细长的眉毛,小琼鼻,小嘴唇微微上翘,令人有着想亲上一口的冲动,尤其是犹如白玉的肌肤。都说一白遮百丑,何况这等绝色?

      陈风华现在全身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时不时犹如触电一般,动一动都难受,他翻了翻眼睛,陈银雪善解人意的微微一笑,洁白无瑕的手臂轻轻抚过陈风华的眼皮,令他闭上眼睛。

      他有时候也暗恨不已,凭什么?凭什么?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混吃等死的青年人,每天必做的三件大事,上班,看小说,睡觉。从他十岁开始接触《说岳全传》开始,他就对小说就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刚刚开始是纸质书,到得后来网络发达之后,无数仙侠小说通过各种网文平台应运而生,他也与时俱进,只要空闲下来捧着手机不撒手,可以说到了每天饭可以不吃,小说不能不看的地步。

      网文小说十书九穿,也令他对于穿越类的小说有极大的兴趣,甚至还幻想过自己穿越之后怎么大杀四方,娇妻美妾左搂右抱之类的荒唐想法。

      随着年纪的增大,当他想着好好工作,安心找个女朋友的时候,无意中救下一个孩子,然后被车撞。

      再然后,他穿越了!

      穿越人员三大必备条件,家庭倾轧,自身废柴,同门仇视。

      他看着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似乎第一条件并不具备,自身废柴倒是占了一条,不过那些穿越废柴们似乎能跑能跳,论凄惨层度自然没法和他比了。他连睁开眼境都费劲,开口就更不必说了。还好每天有个漂亮小姐姐擦拭身体,倒是好享受,虽然他这具身体只有八岁。

      这么说起来,第三条也就不具备了。

      时间到了三个月后。

      “柳无风手握长剑,大笑道:“‘区区小妖,也敢和我逍遥剑比划?’那蝴蝶妖冷笑一声,身形瞬间涨大了数十倍,原本合掌便能抓在手里的小蝴蝶,只这么一会功夫,便大了几十倍,它双翅张开有数丈大小,翅膀开合,其上的花粉簌簌而落,化作一股红色光幕,朝着柳无风铺天盖地迎面而来。柳无风嗤笑一声,手中长剑微微一扬,一道巨大的剑气从长剑上激射而出,他大喝道:‘斩’!蝴蝶妖大惊失色:‘你竟然已经练到了‘剑心通明’的境界?’话音未落,蝴蝶妖便被斩成两半,一道血雾飞溅开来,带起浓郁的腥臭。

      随后,柔嫩的小手抚摸着陈风华的下巴,一道热流缓缓注入他的下颌,随后,他迫不及待的开口道:“这杂闻传记真是扯鬼,什么逍遥剑,说的这么玄乎,一招就把这么大的妖给斩了,不是天下无敌了么?”

      陈银雪俏脸闪过一丝怒色,从小她就喜欢读这位逍遥剑的传记,并且将其视为偶像,小风华胆敢对偶像不敬,她玉手一伸,就要朝小风华的脸上拧一下。

      “哈哈哈!”门外陈海清朗的笑声传来,他撇了眼徒弟手里的书册,正色道:“这你就错了,逍遥剑却有其人,他少年时残疾,双腿无法行走,但他身残志坚,自学成才,在剑道上有大成就,乃是我大汉帝国数得上的强者。”

      陈风华微微一笑,他每次修行之余都央求师姐拿些地方志,人物传记之类的杂书读给他听时,这位小师姐翻来覆去的读着这位柳无风的传记,想来必是这位逍遥剑的拥趸,是以只要能开口说话,他都要逗一下这位小师姐。

      陈海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还是不行吗?”

      陈风华心中一痛,涩声道:“九大道法,八十一本修行之法全都试过了,看来这十绝咒果真是绝了我的修行之路。”

      陈海长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离去。

      三个月来,陈风华身体里时不时传来阵阵抽筋一般,从未停止过。莫无修与二叔陈海也试过无数法子,全都功亏一篑,只能用巧劲让其短暂开口一刻钟而已。

      幸运的是,此地的语言与前世大同小异,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他的身体比起风烛残年的老人还不如,十绝咒令其全身经脉尽断,又隔绝着天地灵气进入其中,以莫无修陈海之能,都不能运用身上灵气帮其修复身体。

      有时候他也暗恨,来到这世界死不死活不活的,吃饭睁眼说话都要人帮忙,还不如死了的好,可惜以他现在的能力,自杀都是一种奢望。虽然听得师姐每次以逍遥剑身残志坚的故事来鼓励自己,但这种比植物人还要惨的生活着实令他几欲疯狂。若非他前世已是成年男子,心智坚毅,这种日子能把他逼疯。

      三个月来,他每天也在不停的修炼,九大道法,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这九大修炼法门都让陈银雪读给他听,灵泉城是军城,修行法门未必有多好,倒也齐全。可惜他虽然能清晰的感应到天地灵气,只要引导吸收天地灵气,就能自我救赎。可由于中了十绝咒的缘故,身上似乎有个罩子,无情的将天地灵气阻隔在身体之外。

      他现在早已绝了别的心思,只想活着而已!

      望着有些憔悴的师姐,陈风华心里闪过一丝愧疚,这三个月来师姐形影不离,连修行都陪在自己身边,也真难为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便是师兄林策每次都要来替换,都被其拒绝。

      “小雪,你快去歇歇吧,小风华交给我来照顾吧!”林策再一次来到陈风华床前,眼中闪过一丝怜惜,随后眼中撇了眼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陈风华一眼,一丝怒意一闪而过,随后对陈银雪柔声道:“你已经几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快去歇会,我自会照顾小风华。”

      陈银雪凄美脸上闪现一股笑意,她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道,“论身手咱们灵泉城少年一辈没人及得上师兄你,论照顾人还是我拿手,还有一年就是咱们灵泉城白马泉之争,我可不敢耽搁师兄你的修行呢。”

      林策俊秀的脸上嘴角扬起一丝不屑,“就算我这一年停滞不前,那些小子也追不上我。”

      陈银雪刮了刮俏脸,笑道:“师兄又在说大话,到时候可别被人打败,落得个灰头土脸。”

      林策摆摆手,斥道:“去罢,莫要逞强!”

      陈银雪打了个呵欠,当下也不在推辞,这几个月也确实把她累坏了。

      “你现在安心睡觉吧,不要东想西想!”林策的大手一把抚过陈风华的眼皮,转过身来,轻轻踱步,食指中指并拢,空中虚点,自顾自拆解剑招。

      陈风华心中一笑,这位师兄是二叔在外面捡回来的乞儿,到灵泉城时,不过五六岁。除了陈银雪之外,从不与外面的孩童玩耍,一有空闲便刻苦修行,实力在少年一辈一骑绝尘,据说已经摸到“出尘境”的门槛,就是二叔陈海,也只是“出尘境”巅峰而已。

      林策闭着眼睛口中喃喃自语,二指虚刺,他身前一尺之地,空气中发出“嗤嗤”声,若是陈风华懂得修行之法,定会大为惊异。林策这一手,无数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达到的成就。

      剑道第三层境界“细致入微”!

      耳边听得动静,陈风华开口道:“师兄,你在练剑么?”

      “我在练剑,莫要打扰!”林策睁开眼睛,厌恶的扫了一眼,随后闭上眼睛,脑海里又在思考剑道修行。

      陈风华叹了口气,不以为意,他心中也有个剑仙的梦想。只是要练剑,入门就是苦练剑招,像他这样开口都费劲的人,只是想想而已。

      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多不胜数,或许总有一门适合我,只是没找到而已。

      陈风华只能如此安慰自己,随后,他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似乎从梦中醒来,来到了地球上,眼前一辆辆小汽车在大马路上飞快驶过。他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我回来了吗?

      抬起头,看着钟楼上摇动的钟摆,令他想起以前骗女孩子说自己是心理医生,还专门买了一块怀表充当门面,虽然没有把女孩子催眠成功,但也催到了一起。

      一丝剧痛又将他惊醒,随后他长叹了口气。“终究只是幻觉!”

      “你说什么?”不知何时,陈海坐到身边,而林策早已不知去向。

      “我刚刚说幻觉。”陈风华随口答道,看来没睡几分钟,自己还能开口说话。

      “幻觉?你说的是这个么?”陈海从床下一捞,抄起一本巴掌大小的褐黄色硬皮小册,封面印着两个隶书字。

      幻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