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榕

      “小姑娘,你这小手可真水灵乀啊。”

      共和楼一楼一名穿着长褂带着西洋帽的男子正扯着一位正在收拾桌子女孩子的手。

      而另喺一边的女孩子녰也是被这一男子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想要挣脱开ꆯ来却是比不得这男子的力气,竟是差点摔倒在地。

      对彑此女孩不知该如何为好,可就在这个츂女孩不知该如何띈办时。

      那男子却是突然惊恐地⻻叫嵏出了声,而抓着女孩的手也是自己松开了,只听得他大声地叫了一句。

      ꉗ “哎罙呦”

      随即却倒在了地上,疼的满地打滚,而本来各自吃喝的众多食客却也盔是被这声响吸引了过来ᡳ。

      而顺着众人的目光,只见在倒其在地上的男子旁边,除了先前的那些个小姑娘扢外。

      却是多了﹛一名身着马褂的壮硕青年,只见这青年身高七尺有余,身材说不上㏈多魁梧,但却也让人一看就知道其不是好惹的主。

      而这脸儿虽说不上有多俊美,但也说的上俊朗了,只是这青年对于那一旁满地打滚的男子却是视若无睹。

      只是对煢着那小姑娘说道。⥺

      “小红,你没伤着吧!”

      而女孩此时也是看清了青年的样子,只见女孩一脸惊喜地叫道。

      “轩哥你回来了,今儿个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

      而看着满眼喜意的女孩,那青年却只是说道。

      “今天师父有事要交代,所以也就提前回来了。”

      来人巚就是王轩,ƅ自从自己师父打完擂台已经是十年之久䟸。

      这烕十年来,王轩却是来这共和楼来得少了,倒不是什么忘恩趕负义鶬。

      只是自家师父把自己送到了个地方,开始几年还好,只是一边在共和楼练武,一边去那边接受训练。 

      뉅可是到了这几年,那边也是给自己出任务了,所以外↙出那也是个趍常事。

      这回若不是自家师父给自己写信,王轩要想从东北回来怕还是得要一阵子了。

       而这时那倒在地上齉的家伙却是叫唤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还不时发出哀嚎。

      “啊,混蛋,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而王흇轩对此却澘熟视无睹,只是对着小红点了点头就直接离去。

      而在王轩走后,共和楼内的小厮也是闻讯赶来了,看到这躺在地上的家伙却也是不觉得奇怪。

      只是自顾自地把人抬走,将其扔出了共和楼。

      而一旁的食客见到此却也是调笑了起来。

      “没想到竟还真有不长眼的家伙敢来这共和楼搞乱?”

      “能在这佛山공开这么一大家堂子,没妩得高手怎么可能?这风尘之地最不缺壷的就是这藏龙卧虎之辈。”

      黓“真不知该摒怎么说这家伙啊!”

      몱众多食客中的一名食客对着坐在自己一旁的朋友说道。

      “可不是那,这般胆大的,咋也不是膛第一次见,这家伙估计不是没来过佛山,就是一直被关在宅子里没见过世面ד。”

      “不然又怎么会干下这样蠢事?”

      ὑ两人说着说着却也是笑了起来,不过笑着笑着其中一人却是问道。

      “刚那小哥是谁,看他那一手,怕也是个高手ᐹ吧。”

      “不然怎么掠能一碰就让那家伙直接躺到了地上?”

      而听着这问题,깢他那䭼同伴却是两眼一㑟眯笑着说道。

      “你这见识也是差了些,还好ⴹ你老哥我还是懂芠的个门道的。”

      “刚刚那个小伙子我倒是听说过的,你可知道我佛山半年前的那件事?”

      一ꛈ听这问题,那提问的食客也是一脸不屑地说道。

      “这我怎么会不知道,佛山本地人有⎨哪个不知道,不就是金沙帮帮主蔡和被人打死那事那?”

      听到那人竟也知道这事,却又是问道。

      “那你可知这打死蔡和的人是谁?”

      一听到这问题,那人却是反应过来了,只见他一⯞脸惊疑地说道。

       姊 “不会就是刚刚那位小哥吧,这怎么可能?”

      “这蔡和可不是一噷般的人物,在叶师傅之前他可是咋佛山有数的年轻高手了。”

      “刚刚那小哥才多大啊,怎么可能能打死他?再者说了那蔡和可也是那蔡李佛一门的门面啊。”

      “那小哥这般做,难不成嵷不怕蔡李佛那些人报复?”

      听到这个疑问,回答꩝的那个人却是一笑。

      鵃“练武又不是按着岁数来的,要不是这样这武林也不会有这么多纷争了。”

      ꏰ “再者早在这小哥轴之前叶师傅不也是做到了吗?”

      髵可一听这话,问话的人却是不乐意了。

      “这能一样︮吗?叶师傅当年打败这蔡和也是快三十岁了,而刚那小哥쥁看着也就二十出头而已。”

      “难道他能比叶师傅还厉害?”

      一听这话,回话的人也没说什Ӻ么只是接过켉话茬道。

      “他是不是比叶师傅厉害,我不知道,不过那件事就是这位小哥打死了蔡和,而且是三拳就打死了的这蔡和”ꎰ

      “至于髤你说这蔡李佛的人有늗没有找那小哥的麻烦,那倒是没有。”

      一听这句,问话的人又是疑惑깰道。

      ┴“为何?不应该啊!”

      一看到问话的人不接,这答话的人却是故作高深地说道。

      “有些事啊!瑥做了那就是该天诛地灭的,别说那小哥是堂堂正正将那蔡和打死的,就是耍了什么阴毒手段,蔡李佛那些人也是没话说的。”

      ⵕ这答话之人的话却是让问话的人有些恼火了,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这倒是快说!这蔡和干了什么事,只知道平白吊人胃口,属实没意思。” 篧

      而听到这那答话之人却是面色一变,也是觉得自己这友人有些生气,只得一股脑地说道。

      軆“那蔡和明面上是在咋广州管着ꭓ码头那些个事,可私방底下没少干拐螽人这种丧尽天良ꌇ的事,不就是女人就连男人也是拐的。”

      “你可能奇怪他这拐男人能干什么,一开始我也奇怪为什么要这样,可后面我却也明白了。”

      “到了南洋这些个汉子一个顶一个的都是干活的好手,什么修铁路,挖矿的活计在南洋可都是缺人的。”

      ᬗ“听闻这ж拐一个人过去柞,那赚的可是不少的,本来这样的活计在私底下做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谁知这蔡和是倒霉还是怎的,手下的人却是盯上了刚刚那슈小哥。”

      “最后那小哥也不知怎么的,却是藏了拙,竟真就任那些个家伙将他带走,去了才发现这些个勾当的幕后便是那金沙帮。”

      “倒最后确定这一切都是蔡和在掌控之后。”

      “这小哥便是直接打到了金沙帮总舵,找到了那蔡和,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就是动手。”

      “三拳就䐂三拳,蔡和就被这小哥给打死了。”

      “䐗最后这小哥更是直接连踢了蔡李佛一门十家武馆,说是这蔡李佛一门出了这样一人,依着规⇢矩他们这蔡李佛一门都是脱不开关系的。” 

      “他想替这些个平头老百姓试一试这蔡篯李๾佛拳탘,看看它是不䕦是真就这么ᔿ硬,可以将这些个老百姓欺ﳂ负死?”

      解 “到了最后就是那陈山也是与这醲小哥打过一场的,可结果却竟是陈山被这小哥直接打到吐血。”

      “最后还说了一句,规矩就是规矩。”

      “你说这样下来,他蔡李佛一门哪还敢主动寻仇,不被这小哥打上门来巙就算好的了。”

      ᱍ而听完这一段话,那问话的人却是一时不知说什么了,平复了一会他才ﻓ说道。

      “那这小哥这功夫属实不差,可是这般作为是不是有点霸道啊!他就不怕这蔡李佛那些个老家伙出手?”

      可是没有想到那答话的人却是直接说道。

      “且不说辈分,就说这件事,他蔡李듕佛就是不占理的。”

      “那蔡和的金沙帮之所以能总揽广州的港口活计,除了本人武力不䎄低以外,怕是少不了他蔡李佛倭的支持吧!”

      “据我所知那金沙螮帮那一年的收入有两成都是፤给那些个蔡李佛武馆的,同样的这些个武馆的那些个学徒也有不少⿉是在那金沙帮挂着职的。”

      “现在出了这档子的事,他们根本都摘不掉,要是还敢干出那以大欺小的事来,怕是咋广州都容不下这一门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