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麻吕3d在线

      天赐十载,帝都洛阳。

      徽安门高岸庄严。

      上元节刚过,城门口马来车往,络绎不绝。

      最近洛阳城中不太平,公示墙上张贴着杀手画像,城门卫署增派人手对过往行人逐一盘查。到了进城高峰时段,城门口排起了长队,人们在城门卫兵的指挥下,场面有条不紊井然有序。陆续有人排在队伍的末位,规规矩矩挨次前行。

      抗战刚刚结束,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们还有一些留在洛阳城边。他们并不是不想回家,而是实在走不动了。众多乞讨者中,有一对母女最为可怜,母亲跪在地上哀求路人施舍,说女儿就要饿死了。

      骨瘦如柴的女儿,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过往行人很多,却没人愿意掏钱给她,唯独一名负剑男子走了过来,丢下十几枚铜钱给她。随后男子牵着马,站到了队伍的最末。

      观那背剑男子,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高挑,相貌俊朗,身穿蓝布缺胯长袍,内衬白衫,头扎黑巾幞头,项间隐约可见一道红绳,轻轻坠着,想必绳下拴着金石。

      男子名叫苏御,华州府人。他是一名穿越者,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个年头。可惜他对前一世的记忆有些模糊,或许是在穿越时弄丢了某些记忆。同样他对这个世界也有许多记忆,但也是模糊,或许是这幅身躯原来的记忆在影响着他。所以他来到这个世界并没有陌生感。这三年,在别人看来他碌碌无为,只有少数人知道他是在做功课。有人说,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但苏御对这种评价,从来不放在心上。

      他风尘仆仆从华州赶到洛阳,是来当上门女婿的。

      第一天来,换上一套崭新衣衫。虽不想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油头粉面的男模,可老天爷偏偏送给他这样一幅皮囊。再低调也无法掩饰眼角眉梢的帅气,和一个中年巨商才会有的沉稳气质。这两样“东西”融合到一起,让这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子身上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忽而手搭凉棚,向城门洞望去,目光横移,左右马道看了看。

      再看看天,已到午时。

      信中说好的,此时会有人出来接他。可那人并没有出现,故而苏御眉头轻轻皱起。

      略显担忧的目光落在城门卫的身上,同时伸手摸了摸剑。心道这柄剑肯定是带不进城的,只能暂且寄存城门衙署,还要缴纳保管费。可此时苏御身上却只剩下十几文钱。

      路上遭遇马匪,要不是急中生智把钱袋子扯碎丢出去,或许小命就没了。幸亏在鞋底还藏着一块银片,否则就要卖马求生。此后精确计算每一天的花销,才让他来到洛阳。

      大约一刻钟过去,身前的队伍越来越短,就快轮到他,可他却调转马头,似乎是想离开队伍,重新排队。

      就在离开队伍之前,又仰头向城门里望了望。

      一望之下,他笑了笑。

      “让开,让开!”

      这时城门里闯出一哨人马,为首一名光头虬髯将官无视城门卫兵,直奔苏御而来,指道:“你叫什么,从哪来?”

      苏御不疾不徐,举止儒雅,行叉手礼道:“小可姓苏,名御,字劲锋,关内华州府人。”

      光头将官掏出一张纸条,照纸宣读:“苏御,骑白马,身高七尺九寸,十九岁,背三尺剑。”

      将官虎目一瞪,再次打量苏御。

      “我看对劲,就是你了。”

      说罢,将官探手抓住白马辔缰:“我带你进去。”

      “哦,还没问这位军爷高姓大名。”

      “史进冲!”

      “哦,原来是史三将军,久闻大名,如雷……唉唉!三将军,为何如此急切。小可不善乘骑,还请慢些。”

      并非苏御不善骑马,而是那三将军格外骁勇,再者其胯下宝马高骏硕大,马蹄蹬踏间人立而起,怎叫人不为之一惊。

      “快跟我走,大司马正在家里着急,小姐马上就要死!”

      “啥?”

      “无暇解释!快走便是!”

      “哦哦,知道了。”

      说话间,人马杂沓,已经穿过城门,而城门卫兵对这边却是置若罔闻。

      苏御心中苦笑:真没想到唐家会派出如此阵仗来接自己,早知如此,又何必排队呢。方才还指望接自己的人准时出现,并借些钱财先把剑存起来。现在完全没那个必要了。

      苦笑间,苏御把手伸进钱袋子里,把最后的十几文钱撒给路边乞讨的母女。此时距离已经有些远了,可那些铜钱依然准确落到女人手里。有心之人见了,不禁叹为观止。

      ——

      梁朝,是唐朝之后一个三省六部制国家。

      地处江北,其疆域与三国曹魏大体相当。

      皇权受门阀势力影响十分严重,天赐皇帝赵崇无法掌控全部军队。西北唐氏、荆州孟氏、淮南西门氏,都是手握兵权自成体系的豪门望族,家族族长享国公之爵,世袭罔替。三大家族“军政财”独立,与皇室之间关系微妙。国泰民安时掣肘遏制,外敌入侵时襄助援救。导致梁朝发展缓慢,却又很难被外敌攻破。这种别别扭扭的政体下,梁朝廷维持一百余年,也实属不易。

      苏御本是乡豪子弟,其父原是嘉峪关守将苏常胜。可是后来苏常胜被告私通外国,其罪当诛。但在安国公唐琼力保之下,免了死罪,被罢黜官爵去华州府安家。

      虽失官爵,但在唐氏门阀的照应下,苏家依然富甲一方自不必说。

      同年唐琼与苏常胜定下娃亲,三岁苏御与同岁唐灵儿在大人引导下互赠信物。坊间传说,苏常胜在为唐琼保守着什么秘密。苏御认为这个传闻不太令人信服。凭借唐家的实力,想让一个人永远闭嘴,简直是易如反掌,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苏御项间佩戴白玉,便是那时唐灵儿送给他的,用红绳拴着,时刻在身。却不知自己送给唐灵儿的金笑佛,是否如是戴之。

      当年约定,孩子十六岁时便要成婚,可如今二老已然故去,婚事却一拖再拖。曾一度传闻,唐家有意退毁婚约,可门阀二老爷唐宁却表示反对。唐宁说,咱唐家人办事言出必践,否则何以取信于人,又何以立足百年,再图百年。

      二老爷身份高,说话有分量。但继承安国公(大司马)之爵(位)的唐振,却对叔父之言颇为不爽。碍于叔父手里还掌握五个师的兵权,和皇室等诸方面压力,唐振不愿与二叔撕破脸皮,最后还是答应继续履行婚约,但却把嫁妹妹改成招赘上门妹婿。

      苏家能攀上唐家这门亲,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西域、漠北、燕云十六州,连年混战,梁朝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唐家用兵,耗资甚巨,对苏家的资助早已停止。父亲苏常胜和几位叔叔都是花钱大手大脚,却不善经营。多年过去,此时苏家早已成了空架子。虽有一些房产地产,豢养十几下人,看起来还算是大户人家,可经济状况每况愈下,早已入不敷出外债累累,还等着与唐家攀亲之后换些照应。毕竟此时战争已经结束,全国都处于恢复当中。此时敢借钱给苏家的钱庄,也是看到这层关系和局势,否则早就去官府打经济官司了。

      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即便是改娶为赘,苏家长辈们也愉快答应。于是乎,苏御便骑着白马来到洛阳。

      此时苏御可真是任重而道远,此来入赘也颇有委曲求全之意。

      ——

      洛阳城内禁止奔马,可史进冲凭借安国公铁骑校尉身份不管那些,乌骓宝马四蹄撩开,一马当先。

      苏御双手抓紧辔绳,咬紧牙关跟在其后,不时伸手扶一扶头顶黑巾幞头。

      老马瘦弱,跑不快,史进冲不时减速等待,口中催促。

      苏御心中也是着急。

      终于来到皇城边上清化坊。

      能容纳万人的清化坊,整个都是唐家的;南边立德坊是西门家;再南边承福坊是孟家。三大门阀各占一坊。

      人马火急火燎闯向坊门。

      见是国公骑卫,坊署小吏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让出大门。十几匹高头大马疾驰而过,最后跟着一匹老白马,嘎哒嘎哒随行而至。要不是史三将军曾手指白马刻意叮嘱,或许坊署还会阻拦,查看证件,问询来由。

      来到安国公府门前,跳下马,苏御稳了稳气息,问道:“史三将军,郡主得了什么病,如此急切?”

      “我也不知,你去问唐振。”

      苏御心中敲鼓:“既然唐家小姐快死了,还着急见我干什么呢,反正你家也不是很同意这门亲事。

      难不成,让小姐死前赶紧与我成婚,死后好让我给她守灵?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两年前唐灵儿入安乐宫陪太后住了仨月,随后被陈太后懿封安乐郡主。

      我这个入赘郡马,还真的有可能要按照皇室礼节来守护郡主陵寝。

      唉,真是倒霉。”

      ——

      进入府内。

      见国公府上上下下都在忙碌。有人在搬运白布、纸扎等祭殓之物,同时也见到有人在搬运红花、凤冠等婚礼之物。

      同时见到这些,苏御心中五味杂陈。

      那史进冲把苏御引入唐府,随后转身离去,不久后一名婢女来见苏御,说要带着苏御走向内府。

      苏御仔细看了看这婢女,身材高挑,细皮嫩肉,衣着不俗,便知不是普通干重活儿的丫鬟。八成是专门侍候小主的贴身婢女。这帮婢女不能轻易得罪,都是各房的小管家。如果主子硬,她们也跟着硬,在普通下人面前,通常颐指气使。

      在下人口中,无论年纪大小,都要尊称她们一声“大丫鬟”,或者“大姐儿”。因为她们衣着明显与普通下人不同,因此也被叫做“锦衣婢”。如若是家主屋里的锦衣婢,身份比庶出少爷的小妾还要高。在府中颇有地位。

      苏御礼貌问道:“打听这位姐姐,不知郡主得了什么病,如此凶险?”

      婢女站住脚,转过身来,看着苏御。

      苏御也看着她。

      不得不说,这婢女长得属实不错,而且气质端庄,一看就是长期发号施令的管家气质,眼角眉梢略带威严。

      婢女微微行礼:“苏公子莫怪,事出紧急,不敢耽搁时辰。还请与我快走,大司马在屋里候着呢。”

      “哦,好吧。”

      看来,这婢女是唐振屋里的,难怪气质不俗。

      婢女身高腿长,行走如风,苏御跟在身后,顾盼领略唐府豪华。记得自己三岁时曾经来过一次,但记忆已经十分模糊。只记得唐府很大,大得让人迷路。

      跟随这位体貌端庄的婢女快步行走,七拐八拐,走了大约一刻钟,才来到大司马书房。唐振正在里面批改文件,看起来很是忙碌。听说苏御来了,他头也不抬地说,外屋稍等。

      苏御站在風雨文学等,这里其实是一个小型客厅。

      锦衣婢女请苏御坐下,苏御道了声谢。

      刚坐下,有小丫鬟把茶水端上来,交给锦衣婢女,随后再由锦衣婢女把茶水端给苏御。

      锦衣婢礼数周到:“请公子慢用。”

      “谢了。”苏御心中感叹:唐家的规矩可是真多。

      来到这种规矩多的地方,不免让人感觉拘束。不过苏御表现还算不错,对这种环境不算很陌生。除他本身出自大户人家,他脑子里还存在着一些别的记忆。

      对于苏御而言,他可谓是两世为人。

      前一世他生活在一个“道德如废纸,钱多是为爹”的世界里。依稀记得自己是一名豪商,身边女人成群结队,她们为了获得苏御(或者说苏御的资产),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甚至不惜大打出手,薅头发挠脸砸鼻梁扒衣服,丑态百出。

      苏御的脑子里同时有两个人的记忆,只不过都有些模糊。对于前一世,他还记得那里有“电”,可他却记不住电是怎么弄出来的。诸如此类的记忆很多。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前一世的灵魂,占据了这一世的躯体。

      对于这一世,也有些记忆,凡事记个大概,细枝末节多是模糊。比如他记得曾经和唐家最小的姑娘定过娃娃亲,那个姑娘名叫唐灵儿。小的时候来过唐家,还被唐灵儿欺负,推进水塘之中,差点没淹死。后来是怎么上岸的,就记不得了。

      魂穿三年来,他也没什么明确的生活目标,时常与三五好友玩耍,他的朋友很多,很杂。受朋友影响,苏御爱好不一,也可以说玩什么爱什么,而且爱得颇深。

      有喜爱诗词书画的朋友,也有喜爱马球蹴鞠的朋友,还有沉溺赌钱逛窑的朋友。

      后来还结识一名侠客,随其学了一年多拳脚。后来那侠客赠送他一柄剑,和一本剑谱,然后就离开了。直到分别,侠客也不曾说出自己的本名,只对苏御说,自己的江湖上的别号叫做“雁悲鸣”。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名女侠。

      她在大梁朝“杀手谱”中排行前三,威名赫赫,死在她手里的不下百人。

      他们能认识,纯属机缘巧合,那日苏御代替醉酒三叔去城外收租,回来时见到一名女子,浑身是血倒在路边。苏御见女子相貌不俗,便带回家中,请郎中,供药膳,女子才侥幸活了下来。虽然活了过来,可她受伤太重,养了半年才能自由行走。这期间苏御常去探望。一开始女侠对他颇有戒心,直到半年过去才慢慢敞开心扉,并传授武功给苏御。女侠的武功招招简练而致命。苏御好学,练得有模有样。苏御要拜师,可女侠却说,你是我的救命恩公,我传授你武功,咱俩算是扯平了。如果你愿意,叫我一声姐便好。苏御问,姐姐叫什么名字。女侠讳莫如深,只说姓雁。那时苏御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听说“雁悲鸣”三个字,才如梦方醒。

      女侠曾提醒苏御,轻易不要在外人面前提及“雁悲鸣”三个字,往往不会给你带来好结果。

      当时苏御脑子嗡嗡直想,哪敢再提这三个字。

      回头想,这一年多来,身边一直住着一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甚是后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