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黄色特级大片

      鲲鹏市第二医院的住院部是一整栋大楼,整整有三十层高。

      住院病房的储备相当充足,病房也都堪称奢侈的,有大概十四层的半䉜边全是单人间。 堘

      睮林云的病房在比较高的地方,是第二十六层。

      住院的病房不是高档酒店,没有越高风景越好房型越好的说法。所以和酒店相反,住的越高,下楼就越不方便。越往上层,人就越少,到了这二十六层,人也算是非常少샓了。 䔝

      因为昂贵的住院费,在这个地方住院的人됣确实不多。同理的工作人员也뼔不需要太多,算上林云、过来探望的几人、刚才路过的那几位护士和隔着走廊路过的那几个中年人,总人数就已经占了整个楼层一半。

      这里的病房大部分都是空置的。过了晚上十二点,为了节省能源,走廊就会全部熄灯。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开灯亮灯。

      ————————

      纸镜走进林云的病房,发现这个地方......竟然已经和自己租住的那一个小租间差不多大了。

      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单独的盥洗间,里붷面各种设施都鑍相当齐全,而且非常干净。再进去些,是一个宽大的空间。房间中间是一张大床,有着折叠摆放整齐的床单,被子和枕头。床头的Ǭ左边有一个塑料圆角方桌,右边是一个棕色的木质床头柜。床对面还有㷵一个书桌和一把㩰木质的椅ꌡ子,书桌的上方,有一个电视屏幕挂在墙上。

      最右边就是窗户了。窗户此刻紧闭着,望出去是一片青山,再远点,就是青山后灰色的大海。

      我该说不愧是有钱人家才住得起的듯地方吗㞔?纸镜暗暗在壺心中嘀咕道。

      看到殿后的云天璃进来之后,站在窗前的墨以可向林云问道:“好了,现在这儿都是自己人,可以说了。”

      自己人?纸镜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䆸一个很不寻常的词语,但是都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就听见林云往下说道。

      “那行,就听我说着先吧。首先,我想没有接受过‘灵异事件’的各位先做个心理准备。因为接下来说的东西虽然听彬上去荒诞无稽,但是确实不是在开玩笑。”林云说着,已经收起了刚才无奈尴尬的神情,推了吝推自己的眼镜。

      看着林云认真的神色,纸镜接下来一两秒所想的事情都只剩下了一个标点符号。

      那就是“?픺”

      毫无根据冒出来的这个单词让她脑子里剩下一࿽片白。

      林曛心莹先是一愣,随之不ꈖ知道在想些什么,神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李昂斯愣着,账反应过来之后,皱了皱眉头,语速极快的说道:“啊?灵异事件?不是不是不是,怎么就毫无根据的扯到这个上面来了?我们不是来给林云送惊喜的吗?怎么变成︐你们几个联合起来给我送惊喜了?”

      确实......这是什么情况啊?右极和纸镜想的都是这一句话,懵的程度也是一样的。

      ⬠ “不是这样的......”

      林云刚想要解释,可刚才那和林云嗓音毫无差异,但是更显活泼⺳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林云:

      “哎呀林云,百闻不如一见,我来和他们说!”

      说话的同时,在纸镜的视角里面,一道人接近透明的人影在⯃空中飘陀忽着移动,很快的飘到了林云的床边。

      嚲 林云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眨了眨眼之后,又闭上了嘴。

      随后,这个“人”在空中꽝更改了一下自己的动作,接触到了床的被单。

      一接触到床白色的被单,这个“人”像是水墨沾上画纸那般,由和床单接触到的地方逐渐地开始变得有色彩起来。

      絸然后,所有人似乎是灵感都有触动,齐齐的把视线转移过⍂去,看到了这个人。

      这个“人”穿着学生运动服,不过和一般的不太一样,从标识来看是和身材都明显ሣ显示着,这是一个女性。

      可令所有人吃惊的,不是性别빉这么普通的事情。

      纸镜的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如果不是眼前如此诡异的一幕,纸镜一定会认为眼前这个人,是林云从未有人提起过的龙凤胎妹妹(姐姐?)。

      䖬 因为,这个从空气之中显现的人띔的长相,竟然和林云无比相似,简直如㱇同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的!

      林心莹似乎隐约猜到了什么东西,她托着下巴,视线聚焦在那个女生身上,开始思考。

      李昂斯嘴角抽搐,嘴巴微张,起初他没有发出声音,最后只说出来了两个字:

      “酷哦。”

      墨以可和云天璃的脸上都出现了憨复杂的神色,她们对视一眼,都澻感觉遇上了相当困难的事情。

      站在一旁完全没进入状态的右极,仍然一脸迷惑。

      粔林云表面上表情正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墨以可深吸一口气,压볳下惊讶的情绪,对着这个浮现出来的人问道:“你是谁?”

      “乐时琴。”那个浮现而出的少女回答道。

      “你知道现빟在自己是什么状态吗?”墨以可已经换上了审视的态度,询问仍旧没有鬾停下。

      “‘半灵体’。”乐时琴大大方方的回答道,“林云教我的,据说是一种处于灵异和现实交织的生物。”

      “足够了。”墨以可停下了询问,把目光转向林云,“说明情况。”

      这么快就理清楚情况并且和这个从空气之中浮现出来的人交流上了?好专业啊!不对,这个叫墨以可的女孩子,怎么能这么专业?!不对不对,她这是什么方面的专业啊?!!不对不对不对,为什么她可ɚ以在这个方面这么专业啊?!

      不明所以的纸镜的吐槽已经开ペ始混乱。

      葈 “嗯......那现在大家都了解基本状况了吧,那我往下讲吧。”林云㢐说道,“事实上,乐时琴现在的状态虽然的确㈐算是活着,但并不算是正常䁚的活人,而是一个‘半灵体’。所ꋷ谓‘半灵体’,是处于仅有灵体存在,而寄存于某些物质身上的一种灵异䝬现象。”

      虽妼然林᭻云解释的时候有所停顿,不过中途也没有人再认为这是恶作剧了,也就没有人插嘴打断。

      “这事儿要从两年前说起了。那时候的乐时琴是一位因身患重症,肉体已经接近死亡的女高中生。”

      就如此讨论一个人的死亡,林云已经显得非常淡然。

      힁不过,也许是因为讨论的是自己的死亡的缘故,乐时琴虽然本能的有一些不适,视线不自觉的往四周扫去。

      ࢫ“按照一쒿般的情况,人的灵体,在死去之前就会已经消亡♇,并不会出䡇现所谓灵体和肉体分离存在的情况。不过嘛,现在显然不是什么正常的情况。在那个时候,乐时琴在送往Λ手术的途中,肉体已朹经处于死亡的边缘。而当时,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运输乐时琴的病床和一位深度昏迷的病人短暂擦碰了一下,乐时琴虚弱,即将散去的灵阴差阳错的进入了那位病人的肉体之中。”

      “当然,各位不用害怕和死人接触。这是뇉一个概率极小的偶然,一般的人的灵,会本能的抗拒衇另一个灵进入肉体。这属于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所以,就算是极度昏迷的一般人直接接触死亡的人,也并不会产生这种现象쀈。”

      “那位病人沛的情况比较特殊......怎么说呢,他튛的灵经历了不小的损伤...푄...”

      林云顿了顿,试图掩饰自己脸上尴尬的表情。

      ढ可在场的,就듕算是迟钝的纸ට镜也读出了林云脸上的那一丝尴尬。

      李昂斯忍不住打断了林云:“你说的那个病人......是不是你雫自己?”

      林云表情隩整个僵住了一下,然后微不可见的叹了口뫒气。

      “没错,就是我。”

      空气一下安瓻静了下来,在场的人都有了自己的猜测。

      瓧 云天璃是第一个忍不住询问的人:“所以后面,乐时琴的灵体......就附在你㼸的身上,就和你共度了这䴭些时间?”

      她说时语句并不是这么流畅,显然是为了寻找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样不寻常的뛔情嵛况。

      而騹且因为某种情﹄愫,她非常不情愿往这个方向猜测。

      “算是呆了比较长时间?大概有几个月?那时候我还在昏迷,不太清楚具体到底是多少时间.......总之,因为两个灵体在一个肉体里会꿿导致篑许多很不好的结果,我在乐时琴灵进到我肉体里的当天,虽然肉体还是处于昏迷,葓但是我在我昏迷之中做的梦里说服了她。”

      “西可能用了几个月吧?记不清楚了。呃,这刂并不是她固执,而是灵体在死去之后大多都有不同寻常的情绪,这样特殊的情况,我模糊意识之中,几个月和她的聊天就能达成共识算是快的。”林云解释道,“我想办法让她的灵体稳固在了一团空气之中之后,意识应该是又模糊掉了几个月——做梦并不适合休息。

      “所以她在你苏醒之前,就成了这个状态?”墨以可表情严肃起来,瞪着林云看了一会儿,“你要知道,这相当危险。”

      “我这不是活的好泽好的嘛,你说是吧,乐时琴?”林云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想到什么快乐的事情。

      乐时琴嘴角抽搐了一下,鼓起腮帮子,有些不满的说道:“是,不得不承认в,你的恐吓产生了不错的效果。”

      众人不禁用古怪鑘的眼神看了一眼林云。

      林云被盯得有些发毛,视线䏶转移开来,不过上翘的嘴角没有放下弧度。

      “危险......所以说,如果意识在沉眠的状态下,甚至不能用做梦和,呃,乐时琴沟通?然后那个时䘠间段,你个人会变得相当脆弱?”纸镜用她略显跳脱的思维联想了一下,猜测着问道。

      “是的,老师。而如果怀抱恶意的灵在这个时间攻击已经耗尽精力的我,我将毫无还手之力。”林云看着纸镜答道⳷,“如果当时乐时琴仍然处于极具攻击性的状态,我可能会因为在这样灵体的碰撞之中造成灵体受损,变成植物人。当然,如果乐时琴깠这么做的话,她会直接呮消散,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乐时琴撇了撇嘴,表示了ᜧ一定程度的不满。 亴

      ੍感觉好危险的样子......不过林云还习惯叫我老师啊,这让我真有点熟悉的寖感觉......

      纸镜回忆起来三年前在林云家一字一字教林云樱花语的时光。

      有些怀念啊,过去.......算ꔙ了,现在还是先想想所谓任务的事情吧。嗯,如果说刚才林云讲述的毫꼩无问题的话,乐时琴肯定就不属于“恶灵”了。

      纸镜不由得松了一琚口气,不过没高兴多久,眉头又一皱。

      那就是说,任务里面的“恶灵”如果真实无误......那么,医院里面,还有一个“恶灵”!

      “道理......我算是听明白了。”右极歪头,说道,“但是......为什么你们看起来誩对这样不可思议的东西接受度似乎很高?难道你们经常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吗?”

      右极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鸂反应过来了,不过李昂斯反应明显更快,他赶上的加了一句:“对啊,为什么你们都那么熟练啊?”

      纸镜想了想这个问题,然后发现,好像是㦆这样...廈...

      自己是因为本身是写小说的,接受这些东西本身龊就有一定的能力。昨天晚上又接触了外神,早上又接触了任务,现在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只是略微的有些惊讶。

      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几个,看起来这么熟练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