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架空>

      看到这一幕,众人瞳孔一遍,忍不住想要追上去。

      可是仅剩的几头一阶上品妖猿赶了过来,拼死想要拦住众人。

      “你们保护好二长老,那孽障交给我。”

      紧要关头,陈念之留下一句话,飞快的追了上去。

      二阶妖猿还不能飞行,那筑基妖猿虽然速度极快,但是毕竟受了重伤,速度还是渐渐慢了下来。

      陈念之追了一刻钟,先后催动青叶剑、金光刃等几件法器骚扰,虽然没有给它致命一击,但是却让它流血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虚弱了。

      大约追了近百里路,那妖猿再也忍不住,掉头回来就要跟他拼命。

      不过陈念之却并没有跟他拼命,他很清楚眼下这妖猿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如今妖猿法力耗尽,内丹威能大损,仅剩下的强大肉身也被斩了一臂,可以说拖得越久妖猿越会焦急,他就越有把握抓到对方的破绽,到时候获胜的把握也就越大。

      与是陈念之干脆一边退,一边催动金光刃和青叶剑攻击,妖猿追也追不上,只能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

      如此又斗了足足半刻钟,眼看拿陈念之不下,妖猿再次坐不住,吐出内丹轰了过来。

      “来的正好。”

      陈念之目光闪过一丝凌厉之色,他早就防着这一手。

      眼看妖猿吐出内丹,他就祭出赤铁刀胚斩了出去,刀胚化作一道赤红色刀芒横空,正中妖猿内丹。

      这内丹硬撼烈阳天火阵,本身威能就已经损失了六成有余,如今再被赤铁刀胚斩中,当场就光芒尽失,落在了地上威能耗尽。

      破了妖猿内丹,这妖猿就失去了最后的远程攻击手段,只能被动挨打。

      双方又斗了几十招,这筑基妖猿终于撑不住了,失血过多的筑基妖猿只感觉头脑昏暗,都差点站不住脚。

      看到这一幕,陈念之知道时机已到,他抓住机会祭出赤铁刀芒斩了过去。

      那妖猿大骇,转身欲躲,却突然感觉腿上一麻,然后就被赤铁刀芒斩下了头颅。

      “呼……”

      妖兽授首,陈念之松了一口气。

      他运转真气,将妖猿腿上的金芒锁心针收了回来,方才就是这件法宝一击建功,让他斩出了致命一击。

      没有在这里多留,他将妖猿尸骨和内丹等物装入储物袋,往山谷走去,半途中遇到了前来支援的众人,迎着众人询问的神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幸不辱命。”

      “好,好好好!”

      三长老畅快大笑,所有人都也都如释重。

      陈念之收起了笑容,目光看向二长老,凝重地问道。

      “青河叔的伤势怎么样?”

      “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三长老叹息了一下:“只是伤到了肺腑,内伤非常严重,恐怕需要休养十几年的时间。”

      “而且即使日后恢复了,恐怕也会有损寿元。”

      陈念之心中叹息了一声,陈清河以练气修为,多次强行催动九矣钟硬撼妖猿,能够活下来其实已经算得上是很好的结果了。

      九矣钟威力虽然强大,但是最合适的人选,却也只有他二长老了。

      在场众人之中,除了陈念之以外,就只有他的法力最深厚,能够将九矣钟威力发挥到最大,如此才能扛得住妖兽的攻击。

      而陈念之要催动赤铁刀胚,肩负着斩杀妖猿的重任,自然没有余力去催动九矣钟,所以由他来催动九矣钟,也是唯一的选择。

      不管如何,此战不仅大获全胜,而且没有一人伤亡,已经算得上是出乎预料了。

      众人休息了一晚,等到次日二长老伤势平稳了一些,这才弄了一个担架,将他抬了回去。

      因为要带着一个伤员,所以回到青阳宗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

      回到青阳宗的第一时间,众人就带着斩获妖猿的记录,找到青阳宗贡献殿兑换筑基丹。

      “仅凭你们几人,竟然就能斩杀青纹猿。”

      “还真是后生可畏。”

      贡献殿管事的筑基修士看过记录法器,然后看了几人一眼,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稍后,我去找魏师叔取丹。”

      他说着,转身去了后殿,半个时辰之后走了回来。

      陈青元激动地迎了上去,欣喜地问道:“林师叔,可曾取来丹药。”

      “取是取来了。”

      那筑基修士点了点头,目光却有些怜悯的看着陈青元,他说着就拿出了一尊玉盒递了过来。

      陈青元面带喜色,拿过玉盒打开一看,只看到一枚淡青色的灵药在其中。

      “筑基丹。”

      众人面带惊喜的围了上去,陈念之看了一眼,却察觉到不对。

      几年前他曾见过筑基丹,又是炼丹师,自然一样察觉到了这枚筑基丹的异常。

      “不对。”

      “这枚丹药,似乎不太对。”陈念之一把拿过玉盒,当场询问道:“筑基丹应该是纯粹的淡青色,为何这枚丹药有一丝煞气?”

      那林师叔惊讶的看了一眼陈念之,也是点了点头抚须道:“这枚筑基丹确实是有些瑕疵。”

      “当初刘师叔炼丹时,不慎引入了一丝地火煞气,这枚丹药沾染了些许。”

      “不过只有一丝而已,魏师叔说应该影响不大。”

      陈念之面色一变,忍不住道:“对于紫府老祖而言,一丝地火煞气入体,自然可以去除,但是对练气修士来说,稍有不慎恐怕就有性命之忧。”

      听到他这么说,那林师叔摇了摇头:“你说的我也知道,但是魏师叔告诉我,今年的筑基丹数量太过稀少,如今只剩下这一枚了,要怪就怪你们来的太晚了。”

      “别怪我不给你们选择,如果你们不想要这一枚筑基丹,那么你们可以选择放弃,等到十年后再来选择。”

      林师叔说着,一扶长须道:“当然,十年后你想要筑基丹的话,还是需要重新做一次任务。”

      “这不公平!”性格暴躁的陈青缘忍不住了,他上前质问道:“凭什么给我们残次品,凭什么十年后还要再做一次任务?”

      那林师叔目光一冷,拉下脸来:“你在质问老夫?”

      “青缘,不可在前辈面前失礼!”

      三长老一拉过陈青缘,连忙向林师叔道歉:“前辈莫怪,此事对我等而言,却实一时难以接受。”

      “他情急之下有所冒犯,实非所愿,还望前辈海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