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涵冰sm私拍

      离开这觎条老旧的巷子后,他们出现在公交站台前等车。

      卓ၛ歌是个缺心眼儿ꟶ,丝毫不觉得自己一身北方大冬天的穿着有什么不对阿,也不在意站台其他人投来的讶异目光。

      她跟颜承站一块儿,俨然两个季节。一个在熬夏,一个在跨冬。

      “所以,颜哥为什᱅么不买辆车呢?”卓歌看着来来往往飞驰而过的汽车问。

      “不会开。”

      卓歌震惊了,21世纪居然还有不会开车的健康成年人!

      “铵颜哥,你该不会还活在上个뻖世纪吧!”

      颜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之前睡了一觉。从九三年睡到去年৅……”

      卓歌更震惊了,呆呆ꋞ地看着颜承,过了一会儿憋出句话来:

      “睡眠质量真好。”

      颜承ᦹ瞥她一眼,“你想试试的话,我可以让你睡到20퀢50年。”

      “别别别!我还年轻呢,呵呵。”卓歌连忙干笑着੩摆手拒绝。

      颜承笔直地站着。㢅他大概的确是个帅哥吧,又带着某种独特떂的深沉气质,蛮上镜的,招小女生喜欢。同在等公交车的有几个高中女生,瞧着颜承这边儿,自然是被吸引了。

      “那个人好帅……可갳惜旁边有个村姑。”

      “是啊是啊,又高ᗈ又瘦……可惜旁边有个村姑。”

      “脸型也很棒,ꩣ尤其是眼神气质,简直绝了姐妹们……可惜旁边有个村姑。”

      这听得卓歌受不了了,你们夸就夸呗,怎釢么就硬要带上我呢!她恼火地狠狠盯着那几个高中女生。 戏

      ⊟ 卓歌不愧是福音基金会的传承猎人,猎人本能发动后,一下子就把既几个小女生吓住了∭。

      颜承瞥了她一眼,“你也就吓吓小女生了。”

      卓歌轻哼一声。她脸皮厚,不觉着丢脸。 䎞

      “话说,颜哥,我们舑是去收什么账啊?”

      “有人欠⾫我一条퉪命。”

      “啊?”

      赟公交车来了,站台的人一拥而上。这时,卓歌穿得厚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挤公交无人能敌。左一扭,右粫一晃,就把人给顶开了。当然,这跟她力气大也有关㖻。毕竟是个初级猎人,打不过吸血鬼子爵,挤公交车还是能行的。

      他们坐在最后面。颜承看㳿着窗糥外,轻声说:

      “七九年,有人费尽心思找到我。那人说,他喜欢上一个舞厅的女歌手,向她求了婚,她答应了。但女歌手是那时的名媛,经常与社会名蛷流打交道,本身也是个爱玩的人,身边跟着的男人女人都不少。他担心跟她结婚以后,她依旧安ꁍ不下心来,可能会出轨。于是他找我定制了一朵带有秘术쐩的金玫瑰胸花,用来禁锢住她的窛心,让她只爱他一个。代价是四十年后,他的灵魂归我所有。”

      “禁锢一个人的心,让一个人全心全意爱另一个人。这是什么秘术?”

      卓歌也听过许多秘术,但没听过什么秘术能做到这样。

      “一种古老的秘术,其实更像是诅咒。我给这个秘术取了个名字,‘人血玫瑰’。”

      “嗯?为什么这么叫?”

      颜承问:“你不觉得将一个﹕人的鉼心禁锢住,是一件很自私的事吗?给予其感动自己的爱意,发挥的却是不人道的作用,就像是沾染了人血的玫瑰,看上去美好浪漫,实际残忍自私。”

      “这倒也是。”卓歌嘟哝一声。

      酽 她其实并不太懂,因为身份的缘故,基本接触不到情爱这些事。

      “每个人瑠都有选择爱的权利。”䧮

      “那颜哥为什么要帮那人做这样一朵胸花?你自己都觉得是残忍自私的……”

      颜承轻轻一笑,“这是门生意。既然是代价丰厚的生意,为什么不做?”

      卓歌小声⛋说:“颜哥真ᶣ是没有底线啊。”

      她说完立马缩了缩脑袋,以为颜承会责骂她。

      囮但颜承没有,他手指轻轻捻挫着,“你说得对。”

      “……”

      颜哥居然承认了,卓歌忽然又看不懂他了。她想问个为什么,但瞥见颜承寡淡的脸色,问不出口。

      颜承看着窗外,不想解释什么。他一直都从根本上明白,作为全世界唯一一个掌握着完整秘术体系的人,不能有底线。

      车窗外景色如流影,他脑海里的记忆亦멱是如此。

      “颜哥你没有什么避讳吗?比如说,某种生瑱意不做,某类人的生意不接之类的。我看很多人做生意都有忌梤讳,做事也是,尤东其是我们这种走在神秘侧里的人。”

      颜承䟠表情很淡,“我做生意,百无禁忌。”

      ……不愧是颜哥。

      “说回之前的话题,如果还没到四十年的期限,那个找你定做金玫瑰胸花的人就死了怎么办?”

      “早死的话,我会知道,如果我能去收了他的灵魂我就会去收了,如果我去不了,就算是烂⿯账。”

      卓歌想了想,问:“如果他违反契约怎么办?”

      䈧颜承看着䳹她,眼神逐渐发幽,“没有人能违反与我的契约。”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但很冷,冷得没点人情味儿。

      卓歌即便是穿着大棉袄也觉得有些冷,连忙转过头做了个深呼吸。她感觉颜哥这么说也是在警告自늤己,不要违反他们之前的契约。

      公交车语音播报及时响起:碧湖区到了。

      颜承起身说:“下车。”

      펋 卓歌刚一站起来,公交车忽然来了禪个急刹。她一个不稳,猛地往前ꆼ一摔宵,颜承见状,往旁边一᳠侧,于是她就摔在颜承脚边。

      颜承看她一眼说:“丢脸。”

      然后,自顾自地下车去了。

      即便是卓歌这种厚脸皮,也禁不住微微红脸,连忙爬起来追上去。

      “颜哥,你的绅士风度呢!”她在后面强烈谴责,“就这么看着一位美丽的女士摔倒吗!”

      颜承背对着她,边走边说:

      “你的身价不够我展现绅士风度。”

      鲁 “可恶的浑身铜臭味儿ꢼ的资本家!”

      颜承回头,礼貌一笑:“谢谢夸奖。”

      锌“我没在夸你!”

      颜承不理会她,大步向前走。卓歌又气又无奈,谁让她只是个小小的魔偶呢。

      碧湖鐘区是知冬市很有名的富人区。各种鯟豪华小区,高级商휼场扎了堆地摆在这块儿地。当初知冬市开发时ゝ,资源似乎有意往这片区集中,导致这里的房价层层往上鋚爬,是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远远看去,钱烧出来的烟儿就冲着那些大楼飘起来了。

      Ꝉ好是真的好,贵也是真的贵。

      往里了去,有个很大的人工湖,环绕着人工湖修了片别墅,是富人区里的富人区。那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颜承还好␖,穿得体面,气质不错,不显违和。卓歌就实实在在的格格不入了,穿着身廉价的大棉袄,依稀还能看见里面的碎花晠秋衣,裤子也是军绿色的大棉裤,鞋子则是一双解放鞋,这身打扮别说放在这富人区,就是在普通的城市里,也结结实实是上个世纪的村姑样。

      也得亏她有张好脸,有副好骨架,一身上个世纪的村姑打扮,硬是让她穿出几分“逆潮流”的“怀旧风”。

      “看样子,那个定制‘血玫瑰’胸花的很有钱啊。”她望了望周魤围的环境。

      颜承想了想说:“我依稀记得,他来找我那一年外边儿政策很好,撞上了好时代。当然,能赚这⡓么多钱,也是有本事的。”

      卓歌点点头,“七九年……哦,明白了。”

      他们캍到了碧湖别墅区。这里安保很完善,各种现代化高科技防盗设施,还有专门的巡逻队。老远一看௢,各种豪车载着各般名流进进出出。

      “我们怎么进去?”卓歌问。

      “走进去。”

      卓歌看了一眼安保,又问:“怎么走。”

      “用脚走。”

      “啊这……”

      说着,颜承就走了起来。

      “真用脚走啊!”

      “你可잫以用手。”颜承头也不回。

      卓歌将信将疑地跟在后面뉩。

      一点不晚,一点不早,他们刚走到正门৏前的广场,里边儿就开出来一辆豪华轿车。一直开到颜承面前才停下来。

      从ଈ右前座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约莫五十上下,他赶着步子抮走到颜承面前,见着旁边有됄个穿着东北大棉袄的女人,明显愣了一下。但他素ꔽ养还是很好,礼貌地问:

      “请问是颜先生吗?”

      颜承点头。

      “我是林俊茂老先生的銎管家,听闻颜先生要来,老先生早辋早地就让我等候在这里。”

      这男人还要说些客套话,颜承摇头打断他:

      “不用多闫说什么。”

      “呵呵,那好,颜先生,还有这位小姐,请上车。”

      管ꫂ家三步并两步到车旁,开了后座的车门。

      좾 卓歌好奇问:

      “颜哥提前通知了吗?”

      ㈤ 颜承摇头说:

      鳔 “契约到期不只是我清楚,他那ᐑ边也会知晓。”

      “他怎么就确定你会来?”

      “契约会告诉他。”

      卓歌似懂非懂,小声嘀咕:“﹧秘术师这聢么厉害吗……”

      上车后,轿车载着他们进了Ȣ别墅区。

      䰫车上,卓歌还有疑惑,转头问:“颜哥,那个……呃……”

      她的颜哥已经闭上了眼。

      管家这行,最得学一个察言观色,这位林家的管家明显得感觉到颜先生该是一位不喜欢贘闲谈的人。林老先ם生说Ḛ颜先生是位非常非常重要的客人,他来接颜承前,本来预先准备好听的客锘套话,现在瞧着也没地儿说。 銛

      他若有若无地透过后视镜看向颜承。

      他记得,之뗽前南江省最大的珠宝商来拜访老先生,老巸先生也没说过︒半个“贵”字。这么年轻的一个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吧,居然是自家老先生的大㙱贵客……

      “贵”在哪儿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