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区乱码

      “天冥两ꢣ界都曾派人来过。”云川低吟了一句,那文竹呢,为何到现在未归。

      槁“是啊,说起来,那日小仙正在家中,突然地兘面剧麹烈鏻震动,小仙出来查看,才发现原山深处震出了一道十多丈宽的裂缝,没多久乌压压的魔꘻兵就从裂缝中出来了,小仙见事态严重㒍,便急忙去了天䥑界禀报,天君派了数孥位上神随小仙前来,可来到时才发现哪还ވ有什么裂橛缝,甚至连一丝魔气都感应不到,就连结界都好好的未有松动迹象。”

      ᖈ 土地叹了口气又继续道:“就在上神们怀疑小仙谎报军情时,餈北太帝君也赶来了,说是顺着昌都战场查到这的,魔兵确实ⅶ出现过,只是不知何人有如此大的能耐,鰴将魔族㟡越界出现ꛉ在凡界得事抹了个干净,只不过涉战人数之多而又散乱,各位上神来的又迅速,他没能有时间抹去大家的记忆。”

      这话完全证实了云川的猜测,城中所有人都存在记忆,而一路走来却不曾有哶半分솔魔兵涉ʾ界过的证据。

      土地解释完看着目光撇着地面思索得云川又道:“听说上仙쒿您还跟㽪他们交战,将他们击退了。”

      “嗯,交过手。”云川道。

      “会不会是您...您使用的阵法太过强嘮大,将魔息泯灭了。” 릱

      云川摇摇裲头,起初他也有过如琦此荒谬的想法尢,但这种种迹象,都像是在表明有人在刻鮊意掩盖:藆“那日用的,只是退敌阵法。”저

      “那这㫮...哎,鉩这埒也不是上仙和小仙能管的范围了,天界已经派人去魔界交涉了,上仙还是安心等消息吧。”土地接着道。

      “那文竹师叔去哪了...”云尘追问了一句。

      土地打量着满头插花的少年,先是一愣:“这位仙友?您说的可是桃止山的文竹ꕚ上仙。”

      云尘应着点了ᐏ下脑袋,土地又道:篥“这...小仙好像看到文竹上仙跟在北太帝君身边,不过这时大概是回去里了吧。”

      云川又思索了一下鞜:“跟在北太帝ᶍ君身边?”随后硯又连道:“多谢仙者,叨扰了,文竹师叔走了数日,如今得知消息,那便不再打扰,我等就此别过。”

      “哎,푪上仙客㐄气,这㇕位小仙友可是新任花仙。”

      云尘一脸干笑拜道:“不是,晚辈只是桃止山一个小修仙者。”

      “那仙友这?”土地指了指自곴己发白的脑袋。

      䏙 箜云尘道:“傐个人爱好,个人爱好,晚辈先告辞了。”说着拉起笑的快直㡷不起腰的云沐朝云川追去。

      ꋱ云端之中,活络了不少的云沐终是按捺不住道:“师兄,今日见的那姑娘,我感觉她有点喜欢你。”

      酩 还没等云川回答云尘便开口了:“你小小年纪也懂什么叫喜欢。”

      “墉师叔每次见到怀柔仙子不都也这样,桃止山谁迷人不知师叔喜ᢌ欢怀柔仙子。”

      “并非紧张就都是喜훿欢,也并非不紧张就都是不喜欢,你小小年纪懂什么。”云尘面上少了嬉闹,淡笑的窱反驳着她的话。

      “说的跟你۽多大似的,你也就比我大四百岁,我不跟你说话,我跟大师兄说,你闭嘴。”说着就去捂秷云尘的嘴,被云尘躲过。

      “哎哎哎,我也是你师兄啊。”两人又追着跑到前方,云川斟酌了一下挑着嘴角ꄳ摇了下头,似乎也是在否定云沐的想法。

      此时的魔界之中,一位红衣白衬的男子负手站在玄坤殿上,男子身子欣长清瘦,青色细凤纹Ⓚ面具遮了半边面,只露着垰下半张顱光洁白皙的脸。而这面具,也遮挡不了他那上撩嘴角引出的笑意,让人看起来有一丝张扬不羁。

      殿内金碧辉煌,更是宝物琳琅,一些对于小神仙一生都见不到的宝物在这随处当摆件放着,更有一些珍贵的宝物天上都难有。

      而殿下站着的,正是昊阳与北太帝君。

      昊阳,真武大帝亲授真传弟子,自真功武大帝羽化,战神的名号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北太帝君,则是冥界之主,自天齐帝君闭关,其也代掌部分凡界之事,两位人物在三识界都有着举足轻重Ⱄ的地位,此番铝前来也得天君授意。

      二人刚入殿,亓幽打量了一翻二人率先开了口:“㚟我这小小魔界,数万年未曾来过天界之人,二位可是稀客。”

      昊阳襜盯住了那双眼,先是微微一怔,瞳孔微缩的想要看的仔细,但随后心中一个想쭋法否定了他的错觉,便道:“嗯,我与北太帝君也不是闲来无事,来此玩乐,不知魔尊近日可曾听说,䍺自己手下过于不守规矩之事。”

      “不守规矩?那倒未曾૚听说,不知发生了何ﱿ事。”面具下的一双眉眼微微弯了起来,轻笑着说完,㵊转了个身坐在了玉桌上,随意的睱将脚搭在身侧,复又将胳膊搭在了膝盖上,手中盘着两颗珠子,另只ໄ手撑在了身侧。

      儶 虽昊阳有些썦不满他行为放纵,但此番代表的是天界,便隐忍的朝北太望了一眼,见北太也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亓幽,没有开口的意思,便道:“关于越界一事...”

      还䳆未说完,便被亓幽打断道:“越界?”他呵呵一笑:ꑀ“想不到你们天界与ꊵ冥界这么快就知믌道了。”

      ⌺鮩 昊阳见他有要交代的意思,有些期待的挪了一下脚步。

      只见亓幽举着木珠又道:ﯬ“怎么说呢,没这么严重,算不上越界䀫,早些时辰你们天界的殊木神君不慎误入我冥界,上古众神设立的结界没有你槣们天界神器开界,我这㢆魔界只能进不能出,二位神君这个䖡比我清楚吧。”

      亓幽向前探了探身子询䷄问着二人,二人佈面上☋都露出不解,这是说的哪一凥出。

      蚊亓幽又继续道:“这不,正ᚬ巧让本尊遇到,本尊苦劝神君留在魔ኽ界,等你们来拿神器相救,可他不听啊,执意舍身斜出界,本尊便帮了他一把,他非要把遗落的身体化为木珠赠与本尊,哎,身处魔界还未交过如此有情有义之人,你们可知他怎么样了。”

      “殊木舍身出魔界!?”昊阳惊诧万分,看向亓幽手中依旧盘玩着的木珠,紫红色的珠子微微闪着光芒츟。 ศ

      “你们不知道此事吗?那可得赶紧去簆看看,赶紧找到殊木神君的元神啊。”亓幽装作关心心切的站道。

      “亓幽!你!”昊阳早就听说亓幽手段残忍,心狠手辣而又城府颇深,难说此事与他一点无关。

      “将木原珠交出来。”

      洺“欸?这送给本尊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况且,不是你送的。”亓幽举着木珠炫耀着。 䲘

      ꊂ“殊木神君是天界三殿下,木原珠是他本身,你执意魾要将木原珠据为己有的话,天界可是会发兵魔界的。”昊阳尽量的耐着性子跟他ࣤ解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