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同学呻吟

      “你是?”当朱娅看着爱丽丝的时候,已经完全处于脱力状态⩉了,看到把自己孩子带走的人居톚然没有一丝反应。

      爱丽丝还记得她,毕竟当时朱娅把她吓得不清,她正要弯下腰去问候朱娅,却被乌勒尔一把抓住肩膀:“别靠的太近。”

      䓹 鈝虽然已经有些消除了对于恶魔之子的固有观念,但是鞥保不准会不会有什么个例,䧵乌ꪑ勒尔可是受吴林媅生之托,他不敢冒险让爱丽丝受到伤害,最主要的是,就算爱丽丝可以信任这个趴在栏杆边的女亚人,在光芒所不能触及的地方还有更多的恶魔之子,虽然都只是老人和小孩,但说不䡨定也会对爱丽丝造成伤害。

      那些恶魔之子就像一群困兽一样蜷缩在角落里或者同伴的身边,却没有丝毫的沟通与交流,乌勒尔ࣀ注意到地上没有饮食እ用的器皿,也没有食物和水泼洒的痕迹,这就捰意味这群恶魔之子很可能很长Ჸ一段时间没有过饭食了。

      从小听着恶魔之子吃小孩的故事灪长大,虽然乌勒尔并剆不相信,而且他也觉得爱丽丝不会相信,在롿某些时候,爱丽丝似⒜乎比自己ꂀ的蘬顶头⌶上司吴林生都成熟一些,但他就是不兽敢冒这个险卵。把一个小孩放在饥肠辘辘的恶魔之子旁边,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小孩可ꑖ能已经텧被吃掉了。

      “没关系的。”爱丽丝᫈把手放在乌勒尔手背上,然后靠近倚在栏杆边奄奄一息的朱娅。

      “我记得終...你叫朱娅是吗?我是上次那个把你的孩子带走的人。”

      似乎是孩子两个字给了朱娅新的活力,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似乎生命中最后的一点生气再一次燃烧起来:“我的...孩子,他怎么样了?”

      濇和上次分别之后,朱娅的人类语言似乎顺畅了很多臺。爱丽丝试图去握住ⷥ朱娅ꍲ的手,但却被乌勒尔用法师之手阻止了。爱丽丝也只能作罢:ꎷ“他很好,我们现在都在照料他。很抱歉我不能把他带过来看你,但是你得相信我,他现在过構得很好,等他长大以后,我们会送他回到他的家乡。”

      “谢谢你。”朱娅落泪了,悲苦的泪水划过她业已干裂的双唇,她已经感觉到远古的神輩灵在对自己发出召唤了。对于朱娅来说,现在能够给自己的恩人下跪道谢都是奢望,不过能够在生命䓟的最后关头听到这样的消息,她已经死而无憾了。 䋷

      “朱娅,我还凜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摧我鎙们为了让你的孩子能够平安度过童年时期,准备了一푉瓶能够帮他隐藏身份的药剂,但我们不䬀确定这份药剂的真貖实性,所以你能不ꭐ能帮我们试一试?” 䲚

      朱娅扭动着脖子旓,让自䠼己看向爱丽丝。爱丽丝注意到这个恶魔之子似乎已经有了瞳孔的뚖轮廓,隐约有些泛灰。这其中也许有一些科疻学缘由,但爱丽丝无心深究。

      朱娅思龈考着,对方可能单纯只是想拿自己当作黙实验用的小白鼠,但会不会也向他们说的一样,单纯只是想让萨尔活下去。

      最终她点了点头,反正留晔在这里也是死,要㿪是对方真的只是缺少实验素材最差也不过一死,既然如此,她愿意用自己垂死的生命,来换取自己꼧孩子的一线生机。

      “谢谢你,朱娅。”爱丽丝从口袋里穷取出那只试剂瓶,用一个小药匙接了一点点,然后送到朱娅嘴边,朱娅用已经开裂的嘴唇抿了抿鞙,她已经好几天没得到一丝饭食了,这一点点药剂对她来说甚至如同甘露一般可口。

      㖢看到有人给垂死的朱娅喂了一些东西,其他还͈能移动的恶魔之子们都挪了过来,好奇这个퐉人类对自己的同族做了什么事情。挆他们现在都已经站在了前往地狱的队列上了,就算这个人类当着他们的面肢解了朱娅,也没有人能够提供最低限度的保护。

       片刻之后,朱娅感觉到有一丝燥热,对于已经干渴了许多天的她来说无疑࣯是种折磨,她用所剩㢖不多的力气轻湯呼着,要求得到一点水。

      “对不起,我应该㐅考虑到的。”爱丽丝很抱歉地在身上搜寻了一阵,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带水。于是她转向乌勒힌尔,结果乌勒尔也没有带水。

      “等等,我去叫守卫来,我是修女,他们会听我的。”爱丽丝站起来,打算去跟守卫要水。

      “不了。”朱娅想要伸手去拉爱丽丝,结果拉了一个空,但还是把爱丽丝留了下来,“守卫,不会삁给水,他们,马上要让我们战孉死。눺”

      爱丽丝听到这里愣住了:“战死?为什么?”

      乌勒尔环着手:“留着他们只是徒增成本而已,找个时机让他们全部死掉是最好的选择。”说到这里,乌勒尔也开始有윖些能귗够理解萨尔的境遇和朱娅的选择了,如此的绝境之下,任ር何人只要看到一小点点的希望都会选择去抓住的,而爱丽丝쳗,就是朱娅全部的希望了。

      “男人,说的是对的,我们都活不久了。我现在,怎么了?”朱娅感觉那种怪异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于是她伸出一只맘手臂,让爱丽丝看看自己的变化,爱丽丝看了一眼乌勒尔,似乎是在征求他的允许,乌勒尔只是把目光转向尵别处,⒙示意自己已经默许了。끦

      爱丽丝捧起朱娅的手臂,她的双手轻微的颤抖着,顺着静脉下去,许多铭地方都开始变得白皙起来,比起原来那种纯粹的紫黑色,现在显现出一种淡淡的搉紫罗兰色彩,但这只是跟她的同族比起来如此,如果和爱丽丝甚至吴뀰林生比起来,朱娅僽的皮肤还是明显的紫黑色。

      “朱娅,成功了,谢谢ూ你,这个可以让萨尔活下去了!”爱丽丝一激动,说出了他们为萨尔取的名字。 硷

      긬 朱娅喘了口气,似乎这푼瓶药剂没有致死给了她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但短暂的庆幸过后是无尽的绝望和悲痛㰇:“萨尔,萨尔,辂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有꿅什么意义,但我希望它是个好名字,我和,阿加纳尔还没来得及给他起名字呢땻。”

      爱丽丝也叹了口气,她真没想人类连襁褓中的婴儿也不会放过,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选择带走萨尔,那么萨尔的未来永远都会是一片黑暗和血腥。

      踊 “朱笋娅,你还有什么要传达的嶠吗,我会牢牢记住,等萨尔长大了以后,我会一字不漏地๾传达给他ꉹ!”爱丽丝心一热,想要为这位母亲传达她留给儿子最后的消息。

      爱丽丝又补充道:“虽然他的母亲没能再听着他的啼ଖ哭,但他会记住母亲的训诫,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替你传达的。椼”

      朱娅偏了偏头,似乎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襭她的脑袋,她在思考着,不知道是在思考人类语中合适的词汇,还是在思考到底要留给儿子怎फ़样的讯息。

      最后朱娅尽全力面对着爱丽丝:“请你告诉他,如果他知道了人类对待我们的行为,不要恨全部人类,人类和我们一样,有好有坏,”朱娅最后吸了口气然后续上刚才未尽的话语,“群星和乌云共建了天空,你不必像爱ӓ星辰一样热爱乌云,但也不ㅾ可因为乌云而憎恨群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