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影院色版APP

      府军前卫已经冲出包围圈二十里了,后边的喊杀声早已听不到,路上的车辙却越来越清楚。

      又过了十里终于远远看到了一队夜不收正在戒备,他们看到夏瑄等人是明军装束就收了弓箭上前询问。

      “站下!你等是何部?报上口令。”

      夏瑄把木牌扔了过去,“我部是府军前卫,奉太孙和陛下令入瀚海斩杀马哈木而还!带我去见陛下。”

      府军前卫又随夜不收奔行了二十里才看到大军尾部的神机营,朱棣竟然已经过三峡口六十里,可他们若是行军慢一些,徐老将军也不会死了啊,这就是天命吗?我可以改变历史,却不能改变天命。

      夏瑄看到了神机营阵中的柳升,想让他去看看能不能救回徐老将军,哪怕是尸体,可夏瑄开不了口,没朱棣的令,谁敢去?

      大军连绵浩荡,终于看到了众星拱月一般的朱棣銮驾。

      “夏瑄?你回来了?我爹正生气呢?你们去哪了?”

      原来是汉王这个批,这货都什么时候了还坐在马上捉身上的虱子。

      “汉王,说来话长。我部奉太孙令追击马哈木,追至瀚海,连破瓦剌九寨,击溃马哈木子脱欢本部,共斩获6700级,俘获女子近万。哎呀,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夏瑄下马跪地行了军礼,“汉王,求你救救徐忠老将军,他为了掩护我部撤退,现在陷入阵里了。马哈木亲率两万人追击,就在三峡口!”

      “什么?我正等着他呢!传令,其他两卫把马都给天策卫,天策卫随我出战三峡口。”

      “你先去见我爹吧,我去去就回。”

      夏瑄匆忙上马,到朱棣阵前却被黄俨(司礼监掌印)那个烂屁股玩意拦下,“慌什么?你要见陛下?卸下佩刀。有什么事先给我说,我去禀报。”

      夏瑄扔下战刀,没工夫搭理他,一脚把他踹开就往里跑“陛下,陛下,我有紧急军情要见陛下。”

      一众大汉将军(皇帝亲卫,隶属锦衣卫)把夏瑄抱住拦了下来。

      一匹披甲黑马走到了夏瑄面前,眼前是朱棣那张威严暴怒的脸,可这时候在夏瑄眼里是那么亲切。

      “陛下,我部奉太孙令,追击马哈木,往返半月,破瓦剌9寨,斩6700级,生擒马哈木子脱欢。幸不辱命!”

      周围的将军和随行文官面面相觑,显然不相信夏瑄能带五千人就能抵上五十万大军一半的斩获。

      杨荣上前,“此话当真?你已经是死罪,莫要虚报战功。”

      “陛下,斩获就在府军前卫的马首上挂着,真假一辩即知,臣率部草率追击自知死罪。徐将军抗旨原地留守也是为了接应我等。可徐老将军现在就在身后的三峡口,马哈木亲率本部两万人马堵截我等想要讨回他儿子,徐老将军为了掩护我部,只带了一千人殿后,现在只怕。臣求陛下救救徐将军。”

      朱棣把马鞭扔在了夏瑄身上,拔剑出鞘“刘江、朱荣率前锋精骑左右两翼包抄三峡口,李彬率三千营正面缠住马哈木!郑亨领中军所有骑兵火速前往三峡口,柳升领神机营及中军步军留守,贻误战机者及怯战者立斩!”

      朱棣又打量了夏瑄一阵,“下去吧,你很好,好好跟着太孙。”

      不知道朱棣这句话到底是让夏瑄以后当太孙死党还是一会保护好太孙,不过至少夏瑄部不是擅自追击,而是奉太孙命,都到这个份上了朱棣还在为朱瞻基积攒在军中的声望。

      朱棣说完话就带着大汉将军出阵而去,一干文官都留了下来,朱瞻基临走给了夏瑄一个眼神,夏瑄看懂了,是让自己随后赶紧跟上。

      府军前卫又经历一次突围现在只剩一万一千余人了,除了赛哈智那部,其他的都是伤亡过半。

      “赛哈智,你带着府军前卫留守吧,不能让柳升这里一个骑军都没有,我和瓦氏带亲卫前往。”

      赛哈智不愧是最圆滑的,他也看出今后府军前卫定是夏瑄一人做主,拱了拱手就去了。

      夏瑄点上亲卫,把绿衣拉到马背上,照夜玉狮子耐力好,又跑得快,夏瑄不放心绿衣,一路行军打仗她都是在自己马背上。

      夏瑄和瓦氏对视了一眼正要疾行,杨荣拦在了夏瑄的面前。“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知不知道我北征大军这次耗了多少钱粮,本来要大胜班师了,你这一耽误不知道又要延误几天。”

      他还想喋喋不休,还好首辅胡广拉住了他,果然是首辅,有战略眼光,知道该不该北征。

      “兄弟们,随陛下杀鞑子!”

      夏瑄等人就跟在朱棣的亲卫后边,朱瞻基也靠了过来。

      “夏老弟威武啊!简直是我朝冠军侯啊。下次带上我怎么样?刘勉这些护卫真是废物,回头让他们去你队里好好练练。”

      “殿下,那些护卫其实远比臣的部下勇猛。臣这些人能杀敌这么多,也只是心里有一口气,他们都是瓦氏的族人,瓦氏威望甚高,所以他们能为了瓦氏前仆后继,悍不畏死。徐将军和赛哈智部下则是,说来惭愧,就是穷怕了,想拼了命的拿赏银,让他们的妻儿父母能过上好日子,再加上他们本就民风彪悍。”

      “嗯,此话有理,没想到当初你的建议能让我大明多出这一支虎贲之师。”

      “也是殿下的虎贲之师”

      该恭维还是要恭维几句啊。

      两刻钟过去了,五十里的路程走了将近三十余里,三峡口已是远远在望。

      一支浑身染血的骑军穿过前锋到了中军朱棣跟前,夏瑄也和太孙策马上前,莫非是汉王的人?

      “陛下,我等是徐忠将军部下。”

      “你们突出来了?”夏瑄开心起来,原来他们没有全军覆没,虽然只跑出来了几十人。

      “突出来?徐将军带我等不是留守殿后!徐将军带着我们直冲瓦剌人大阵,斩杀了马哈木,我们回来只是为了带回徐将军的尸首!徐将军征战一生,不能把尸体都留在瓦剌人那里!”

      那个老兵举起了手中的人头,徐忠,徐老将军啊,真是猛将啊,带着一个千户所竟然能在万军中斩杀马哈木,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不过如此了。

      “好!前方战况如何?瓦剌人去了哪里?”

      “汉王带人正与瓦剌人缠斗,瓦剌现在应该正挤作一团退入三峡谷内。”

      “他们跑不了了,全军突击,务必全歼瓦剌残部,毕其功于一役。”

      行进速度又快了几分,卷起大片的尘土迷的人睁不开眼。

      一直到了三峡谷口都没看到瓦剌人,前锋和左右两军汇聚在一起。

      “报,陛下。我军到此处时,瓦剌人已经退入谷内,汉王带队追杀,峡谷窄小容不下大队人马。”

      “可还有谷口能绕过此处?”

      “陛下,这是方圆数十里唯一能过的谷口,汉王殿下勇猛,瓦剌人又群龙无首,想必一会就会大胜而还。”

      喊杀声在谷内回响,越来越小,不知道是越战越远还是瓦剌人所剩无几。

      没多时汉王浑身浴血带着人退了出来,每人手里都提着一两个人头,分作两堆扔在地上。

      “爹,孩儿杀敌回来了。瓦剌人被我军斩了6000,还有大概3000尸体被抛下,想必是之前徐忠将军所斩,只有不到两千人跑了,剩下的都在这了。”

      “把他们押上来!”

      一根根长绳绑着一队队瓦剌人被赶了出来,前后连绵,这还是第一次吧,能俘虏这么多瓦剌人,这些人连续遇到这么多比他们更狠的也绷不住了。

      朱棣那苍白的胡子跟着他开怀大笑而发抖,“吾儿英勇,此乃朕之黄须儿(曹操对曹彰的爱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