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地狱

      冯浅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

      这一觉一睡㛅就是四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正在村头的女娲鿡庙。挣扎ꕔ着想起身,但是无奈身子没有力气,桺便又倒下。

      这一⋰动静让䀘隐匿的睚眦现了身:“浅儿!”他抓住則冯浅的手。

      虽然冯浅身体有㯌些虚,但她能清晰感觉到,睚眦握住她的手没有以往那么有力了,而且手的温度比往常还要低,他的手䂅不似之前那般真切,不单是手,连着整个身体都是,有些虚浮。 ៙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睚眦,给人的感觉十分虚弱。

      极为虚弱。

      “眦,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虚弱,发生了什么?”冯浅说完话,才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没有疼痛感,脖子原本受伤的地方如今丝毫疼痛感也没有,甚至连脸部也没有!

      她抬驓手摸了摸右边脖颈,什么伤口也没有摸到,脸也是。 렫

      奇怪,难道是梦吗?她如此想道ᝫ。

      如果不是衣服上干涸的血迹,还有眼前嘴唇发白的睚眦,冯浅真的会以为刚才发生的都是一场梦。

      “没事的埼,这里可能会有乹人来ᦛ,我不能完全现身而已。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关怀的声音依旧,只是藏不住其中的黯哑。 

      㙆 对他的解释,冯浅并不买账。她不信他无法完全现身是怕别人看到。她猜测他一定縛是做了什么损害他自身的事,而且与她有关。

      “我没关系的,和尚呢?”冯浅突然想起来和尚也受了伤༼,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跟自己밲一样没事了,急忙要起߼身去找和尚。

      “你别急,我带你去找他讛。”说完睚眦就牵着冯浅去找和尚。

      原来女娲庙下有个地道,弯弯曲曲通向一间不透光的屋子。

      二人猜测这就是和尚这几十年一窯直住的地方。

      뒀 地道中弥漫的檀香里夹杂着血腥气,让冯浅一下子想到了和尚的伤势。

      进了石门,⻱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却依☍旧慈祥的和예尚,伤口处血不住地往頩外流,泛着黑气,狰狞依旧。

      霟似是知道冯浅来了,和尚睁开了眼睛:“有些话,我想单独跟女施主聊聊。⏁”

      睚眦忧心地瞧了一眼身旁的冯浅,犹豫片刻后转身出了石门탡。

      “女施主,贫僧大限将至”,说完喘了几口气,又道,“你性善心仁,年纪尚小,贫僧沽着实不忍看你受尘世间஌苦楚。如果贫僧告诉你你与门外那ࣣ......”和尚一时没找出适合的词说睚眦的身份,叹了口气,“若你执意要与他在一起,便会遭逢大难,甚至祸及他人,沴你ਈ可还会坚持?”

      冯浅没有想到和尚会说出这话,先是一惊,后思考片刻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信命,命里有时终须有,我原本就命薄,自쟃身的福缘怪不了他人,如若他人因我而受到伤害……我只能说我会拼尽全力保护他们。”

      和尚见冯浅说出这话,待自己反应过来,反而笑出了声:“时也,命也,你小小年纪便有如闏此慧根,也难怪他不肯放手。缘来缘去,还是我太执着于尘世。”

      冯浅正不解,便又听和尚缓缓开口:“贫僧送你几句话,源且阻,丹出其中;身俱毁,法至东寻Կ;生死箣一线,试听天意;非情似爱,始归璞真。”๣

      和尚说完,喘息良久,再次张口:“另外,贫僧有两件事相求,一㾽是请施主将这佛珠埋在桥头村子的入瀜口处,완可保这一地흕方平安澌。二是今日之事请施主不要对任ڇ何人提起,这是贫僧自身的造化。”

      冯浅接过佛珠,和尚便笑着闭上眼不再言语。不论她如何叫和尚,⨟询问是否要打电ᄡ话给医院,他都不再回应,只轻轻挥手멾示意她离去。

      冯浅暗自思忖片刻,估摸着此时自己说什么都是无用功,便出Ⲯ地道唤了睚眦一起离㘛开。

      出了庙门,睚眦握住了冯浅的手。冯浅扬起头,发现先譵前积聚的乌云此时已经消失,此刻阳光正懒洋洋地洒下来。

      冯浅抬头看向他,眼神带着担忧。

      此时缔的睚眦十分虚弱,因为阳光的照射,显得他更加虚浮。这一幕看得冯浅心下既是心疼又是委屈。

      䈃 亵 他总是这样为了自己不管不顾,却从来不同自己说,她总是单方面承受着他给的好,这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他可以依靠的爱人。

      委屈与难过将心疼挤到飆一旁,冯浅狠了狠心,挣脱了睚眦的手往前走。

      钦睚眦不依,又执起冯浅的手好几次,都被冯浅狠心甩开了。

      冯浅暗下决定:给他时间和机会,如果他还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就半个月不뢳理他也不샹与他说话。至于半个月后,再议!

      按照和尚的话,冯浅埋了佛珠便回家了。一路上平安无事。

      想到自己一身血渍不胸好解释,冯浅在门口徘徊犹葂豫良久才打开门,进门发现阿妈不在,长长舒了一口气。准

      将衣服换下,떾冯浅在浴缸里谮放好热水打算舒舒服服泡个澡。可刚泡了十分औ钟,某位就堂而皇之进来了。

      冯浅闭着眼ƴ睛也知道是他,因为除了他,冯浅还真不䞏知道哪个敢在自己身上作乱ݧ。

      一顟次次将某人的手打去,那人一次次又将手探过来。

      “宝贝,脿你真迷人。”此时睚眦的声音更加沙哑,“宝贝你美到快让我窒息了。”

      听到他的话,冯浅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来。睁开眼,冯浅看着⨢他躁动的双眸,正色说道:“拿开。”

      “宝贝别生气,我让你打,给你出气好不好ຖ?”一双漂亮的眼眸里闪动着渴求。撗

      不过此时的冯浅并不想理他,自己站起身擦干了身子。

      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因为热气而稍微缓和过来的气色,冯浅不自主瞥了眼身后,看到了屦睚眦有些虚浮的身体。

      他真的好虚弱。

      睚眦从瀐后面抱㳒住冯浅,满脸的可怜神色。见冯浅没有理他,便乖巧地跟着出了浴搂室,亦步亦趋。

      看到睚眦一副虚浮的样子,冯浅心疼得紧,但她怕他出事,最怕他不长记性,往后遇到事,仍롫旧这般隐瞒她,便强硬地抑制住了关心他的念头。

      打了电话,冯浅才知道阿妈晚上不回来吃晚饭,回城里跟阿爸一起为小舅的婚事出谋划策了。

      冯浅看了眼屋子,发现此时家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还有后面那个到现在还不知道好殊好休ᮿ息,只会惹自己生气的睚眦。

      这种没有人懂⵶自己的感觉,说实话,挺孤单的。

      以前没跟他闹过矛盾,觉得有他在챲永远就不会孤单寂寞,但是现䢫在才发现,两个人在一起,不仅仅是要身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心。

      无奈叹了口气,冯浅瞥见他欲言又止的神情时,便更加觉得难过。摇了摇头,冯浅想到自己说不准吃完饭心情就会好,便转身进了厨房。

      吃秠东西的时候,睚眦就坐在她的对面。

      吃饭的方桌不大,他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她롧的手。

      恩,也主要఍因为他胳膊长!

      她只要鸆一不誫小心看向他,他就立马露쩑出一脸灿烂的笑容,这容颜看得她有点晕眩。

      뢼 恩,怪他长得好!

      但随着她吃面条的声音,他时不时也发出些吃东西的声音是干什么?!他又不用吃这些。

      恩,她才不会承认他想引起自己的注意!

      一顿饭在他的注目下吃完了,冯浅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是挺不错的。

      ȳ 收拾好碗筷,刚推开房门,冯浅就看见睚眦正坐在床上,被子盖到腰的地方。

      她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某人这是改变战略了啊~

      走近他,᝝光明正大地欣赏着。冯浅觉得自己反正不会吃亏,看看没什么的。 岳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险些让她破功。

      只见他的唇慢慢靠近她的耳朵,性感的唇尽吐出些暧昧的言词来:“浅儿宝贝不想꫁摸摸我吗?你已经圐很久没有碰过我的身体了。”随后又亲起了冯浅的耳垂。

      ఎ冯浅敢肯定,自己的脸现下一定很红,她从来不知道,他竟桯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