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床戏

      假期最后一天的上午。

      呏天光明亮,风和日丽。

      最近的天气似乎在催促人们将厚重繁琐的外衣脱下,温度稳定셶的回升了起来,路边的树木叶子换了一遍新的,枝头都纷纷长出了臌胀的花苞。

      白云山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摇摇头,总感觉时间过得有些快,两个月眨眼间就这样匆匆而去,他却并未产핾生什么实感。

      ﱁ 不远处,此时有人在喊他。

      “白云桑!”

      쳇白云山转头看去,是樱井玲香嗴,今天的活动,例这位有些废谙气的少女又一次迟到了。

      樱井玲香的身后还跟着认真少女若月佑美,看起来要不是这一位,前者的时间恐怕又要<拖上덠几分钟。少女脸上挂着讪笑,忙不迭的道歉,一边努嚉力的解释着自己迟到的理由,一边却又总是无法表达清楚,说的磕磕绊绊,加上旁边若月佑美时不时的吐槽,废气直冲天际。

      ᘐﴭ白云山却并没有苛烬责她,只是无奈的叹翄了口气,之后便让她进入队伍섭,然后带着陆陆续续准备好的成员们一同出发前往乃木神社。

      읮由于年初就已经来过了,加上又在乃木坂SME大楼附近,所以大家对其并不陌生,步行就可以到达。

      䧕几十位成员穿着큌私服,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前进,一边走一边聊的热火朝天,脸上洋溢着开心的情绪。白云山就跟在里面观察状况顺便保护一下安全,心里总有种自己是老师,带着班上的学生出来春游的感觉。

      走了没有多久,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乃木神社占地空间没有到特别大,比不了其他的大型神社,不过也有独具一格的地方,途径参观游览也算不错。

      一行人从鸟居进圸入,踩着阶梯的小道前进,环境幽深静谧,空气清新自然。

      딟 将年初的御守归还以示还愿之后,白云山则随意地逛了逛,来到了祈愿绘马前,寻找起了当时所写的牌子。

      年初所写的自然还在ꄾ,上面䭟文字大同小异昔,夹杂着对于新年的期盼,一张张看过去,仿佛在看着一䳍张张熟悉的面孔诉说着内心的期许。

      白云山一张张仔细扫过,默读着上面所写的话语,却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想要赚钱,署名:桥本奈奈未】

      然后是下面一张。

      【想要勇敢一点,和大家做朋友,署名:西野七濑】

      再后面㴴。

      【不会再哭了,署名:生驹里奈】

      ؉最后是这张。

      【祝大家的愿望心想事成,署名:深川麻衣】

      看起来都是很简朴的文字,有些甚⫘至朴实到令人诧异,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群偶像所写的。

      白云山看着看着,嘴角却翘起了微笑。

      接着,他敏锐的看向ੰ了旁边,发现隔了没有很远的地方,居然还有윘一张绘马,孤零零的挂在那里。

      字迹端端正正,名字也有些眼熟。 劭

      他凑过去看了看上面的文字,却愣了愣,思索了许久,然后默默离开了这里。

      ......

      神社拜殿前,早已聚拢了不少人。

      刚好参拜完的成员从里面走出,看见白云山连忙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白云桑!你要㊯进去榵参拜一下吗?”

      䝢 “啊,我就不用了。”白云山摇雁头,然后询问道:“怎么样,都许了什么愿望?”

      “许了的愿望说出来不就不灵了吗?”一行人中的㹔生田绘梨花疑惑道。

      “诶~会吗?我们那边倒没有这种说法,从小到大都是参拜完了之后就告诉家人朋友自己刚才许的是什么愿望呢!”高山一実惊讶道。

      “我和小実一样。”生驹里奈举起了手。

      旁边的松村Ꙧ沙友理则轻蔑地笑了笑,力挺炸鸡姐妹的同时,再度地域黑了起来,幽幽ꡐ道:“嘛嘛,小実是在千叶比较乡下的地方,生驹酱的秋田更不用说,当然跟东京和大阪不一样了,说出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你说对吧娜酱?”

      同鸓为W大阪的西野七濑静静别过头去,没有附和傻苹果的地域黑行为。

      “哦喂!你在黑秋田是吧,又在黑秋田了是吧!”生驹里奈忍不住黑ロ着脸吐槽。

      “咿呀咿呀,我只是在说些看法而已——”松村沙友理当然不会承认,偏过头小弧度的摆着手柩,嘴角却带着掩盖不住的笑。

      俩人在这边嬉笑打闹,争论着各自的家쑨乡到底谁更厉害,白云山几人则没兴趣关鋳心这种话题。

      一旁的桥本奈奈누未也和深⡽川麻衣几人并肩走了出来。

      “麦麦许了什么愿望呢?”

      “我的话啊,还是希望大家身体健康就好吧,太奢求的愿望神明大人可是会不满意的呢!唼”麦麦开朗温柔的笑着说道。

      䨃 “茡娜娜敏呢?”

      桥本奈奈未分不清是沉稳还是呆萌的摸욒了摸脖子,思索道:“跟麦麦的差不多吧。”

      “麻衣样?”

      “也是类似的呢!不过ஓ话说去神攵社参拜不都是ꮌ许类似的愿望吗?”

      “是吗?”

      “原来这种地方反而会一样啊。”

      ꙅ “因为襰太复杂麻烦的话,神明大人会不高仫兴的啊~”

      几人一边闲聊着,一边缓缓走向了旁边的空地想要歇息一下。

      路旁的树木遮天蔽日,大片的树떔荫挡下了日光与㋉天空,嫩绿的新叶不知何时长了出来,簇拥着连绵成一大片。

      花苞在叶子下面垂挂着,如ߞ硕果累累,让人不由自主的期盼着其绽放的模ګ样。

      阳光就在这样的景色中穿梭,透着缝隙流淌到了地面,石阶,以及来来往往的人身上,空气中都弥漫着安适的气息。

      樱花还未开,春天似乎已经来了。

      众人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只感觉身心都随之舒畅起来。

      ⯕ 看着这样的景色,白云山不禁建议道:“难得来一趟,不如拍张合照再走吧!”

      “拍合照?” ఻

      成员们面面相觑:“谁有带相机过来吗?”

      “这个简单。”

      白云山先把成员们都召集过来,然后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个单反相机。

      “早就想过要拍一张合照之类濒的了,今天刚好有机会,就更加不能错过了。阿苏卡的话,嗯......后期就把她ps㵙上去吧,不然的话她应该会不高兴的。”白云山一边打开单反相机一边解释道。

      花花自告奋勇的举起了手:“其实我可以帮忙把阿苏卡酱画上去的!”

      白云山沉默的看向她,然后道:“还是算了吧,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还是觉得她应该会更生气的——”

      成员们也是连连点头。

      生田绘梨花:“......”

      싾 ⒣ 不多时,大家便都重新聚集在了一起혞。

      听到拍合照,成员们都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一般而言只有工作上才会有这么多人一웭起拍合照的情况出现,这种私底下的大合照,其实非常罕见的。一是因为很难凑齐那么多人,二则是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尽管还没有很繁忙,但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拍照。

      潦 为了方ጅ便拍照,一行人分开排成了三排,并没有特意安排,而是随意站定。

      白云山找了一位前来参观的热心路人䧲帮忙㿗,自己则站在队伍的的銓最䒕右边,然后远远地看向了镜头。

      热心的路人举起相穃机放在眼前,大声地提醒道:“嗨!c㏓heese~”

      “cheese~”

      “咔嚓㨻。”

      照片就这样拍了下来。

      ......

      一切都平淡如水,但却又闲适自然。

      合照拍完之后,便是离开的时候了。

      祈愿的绘马又猦更新䡀了一波,笔墨新添,但感情不变。

      大家顺着来时的路成群结队的离去,继续着最后一天的假期。

      临别前,麦麦温和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小声的期许:“希望今年大家都会很开心就好了!”

      高山一実伸了个懒腰:“除此之外,还想要冬天快一点过去呀,今年虽然没有很冷,但还是比较喜欢春天呢!”

      ꮘ 文学少ꉋ女般的桥本鴫奈奈未静静地坐在一旁的长椅上休息죖,闻言赞同道:“是啊疾,每年春天都还是会想要看各种花开放呢,知道名字的也好不知道的也好,只是光看着就感觉生活充满了希望。”

      “所以,尽管春天应该뼪也会有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还是请快些来吧!”

      大家一욣边感慨着,说说笑笑,最后◊不约ꜩ而同的看向了白云山。藉

      ﱤ “白云桑有什么希ﴩ望吗?”

      “我?”白云山望了望天,然后沉吟了片刻,脸上带着笑,悠然念起了一首诗:“我希望——”

      䡧“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肋关心襁粮食和蔬菜

      楙“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婚

      “给每一条河每一药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

      “祝福每一个陌生人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撳 (第一卷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