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视频app怎么下载

      “这样吧,选最好的肉割一块下来,别的都不要动,给猎豹留着吧。”留影吩咐道。“猎豹也不容易呢。”

      “我只听说过虎口夺食,那已经算是故事了,没想到你们还会豹口夺食。”南北真诚地叹道:“不简单呀。我本来以为会打猎,抓一只野羊呢。”

      “姐妹们心软,不忍对羊呀兔的下手,就只能从虎豹口中借点了。”小紫解释道,“反正平时大家爱玩口技,这样用也好玩。”

      “我好担心,要是那猎豹爬上我们栖身的树,咋办?”南北心有余悸地问。

      “它不会的。我们至少有十种方法,让它远离我们这棵树。”

      小紫亮了亮手中的一个小瓶子:“我刚才最后一个上树,在树下洒了点瓶里的液体,虎豹都不敢近身了。”

      “这么神奇?它是什么呀?”

      “一种植物的液体,有强烈的气味。虎豹只要身上粘上一点这种液体,就会生皮肤病,奇痒无比。所以它们一闻到这气味,就会跑得远远的。”

      “这猎豹,它之所以来,我想明白了,是你们用声音将它引来的。但它之所以去,我却没听明白,咋回事?”

      “猎豹是种特别焦虑的食肉动物,它易惊易怒,爱睡觉,还喜欢将食物藏起来。在强大的压力下,对一草一木的动静都很敏感。”留影也缓缓地解释道:“平常情况下,略有响动,它就会藏起来,或者跑掉。今天这猎豹,还真用了不少方法。”

      “羊叫声,是它的美食引诱,估计它今天是吃饱了,不为所动;后来让别的动物来轰它,它还是不动;再后来,我们用了它的同类的声音,才把它赶下树下。然后又用了狼叫、狗吠、人声,这三种声音都是它最敏感的,终于把它赶跑了。”小紫说。

      “其实对它是又拉又推的策略。”留影顿了顿,沉思了一下,补充道:“就是猎豹的声音,也有讲究,有打架声,有怒吼声,有比较平和的哼哼声,后来那像狗像猫的叫声,就是撒娇了,是异性伴侣的呼唤声。”

      “还是异性伴侣的吸引力大。”

      南北看看留影,她说到最后一句,居然脸微微红了,不禁打趣道:“我们人类,是不是也一样……?”

      说话间,小红和小黄,已经拿着一把烤好的羊肉串,送了过来。

      都是在细细的树枝上,串着油汪汪烤得焦黄的大肉串呢,南北咬了一口,感觉太香了,也不知道是刚才这么一忙活,又饿了,还是这野羊,肉感更香美。

      南北内心感慨,他吃了今天的羊肉串,才知道自己吃了这么多年的羊肉串,可能算是白吃了!

      南北一口气吃了七八大串,又从沙地里刨出自己的椰子酒,摇一摇,还是满贯呢,猛喝一气,才笑一声:

      “要是我身边有这么一个椰子就好了,就永远不愁没酒喝了。”

      “哥哥还要羊肉串么?”小红在旁边笑着问。

      南北正要回答,却听得小紫的一声惊呼,“猎豹回来了!”

      南北正慌,却被小紫推了一把:“快跑!”

      南北大惊,身子一歪,醒了过来

      ——原来这又是一场梦?!

      南北一梦醒来,发觉自己还坐在一块青石板上。

      周围是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空气中有一种香甜的味道,还有一些停不下来的蜜蜂,在身边嗡嗡地飞着。

      南北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其实身在汉中,在汉中漩涡镇的油菜地里。他记得自己明明只想打个盹的,怎么一下子就睡了这么长久呢?!

      南北正想活动一下身子骨,才发觉自己某处有些不正常——他的右手,还抓着一只手呢,一只柔滑白皙的手,手的那端,正是小紫!

      原来她和自己侧身靠着,好像也刚刚醒来的样子。背上满是一种香香软软的,让南北感觉又酥又麻又柔,还有点小温暖,简直是舒服极了。

      “你怎么还不放开我的手?”

      小紫脸红红的,推了推貌似还没有清醒的南北,“做梦也不老实,还抓人家的手,你看,都抓疼了呢。”

      南北急忙松开小紫的手,又夸张地打个大大的哈欠,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醒早了!醒早了!我怎么就醒来了?!”

      “醒早了?”小紫不解地问。

      “是呀,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天书究竟在哪里呢?”

      南北想起了一件事,觉得甚是可惜:“我记得那个小白在西瓜容器上雕刻的图案,好像是在说天书的故事呢,当时我脑子里还闪了一下这个念头,可是一直没有机会问,想缓缓再问留影或小白,谁知道就醒了……”。

      南北长叹一口气,小紫也长叹一口气:“是呀,我本来手里还拿着两支大羊肉串呢,还有你喝的那椰子酒,我也给你留了一壶,不,应该是一个吧?结果被那猎豹一吓,吓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南北又叹一口气,望着天空发愣,“这样的梦,长梦不醒该多好,有吃有喝有娱乐,还有你们这些漂亮的姐妹们……。”

      “你还在念着我的那几个妖精姐妹?”小紫推推南北,笑得怪怪的,“你就不怕留影姐姐吃醋,怪罪下来?”

      “你们是你们,影影是影影。”南北有点调侃地道,“我对她的感情,可是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不绝,千里万里,千年不变……”

      “酸。”小紫噗嗤一笑,“我就觉得,咱们的野炊,好像少了点什么味,原来就是少了醋呀!什么烤红薯、烤茄子、烤玉米、烤羊肉,都加点醋怎么样?”

      “烤红薯、烤茄子、烤玉米、烤羊肉?”

      南北突然想到了什么,很神经地一把抓住小紫,“你怎么也知道这些?!还有,还有什么?你快说!”

      “你又把人家的手抓疼了。”

      小紫有点不高兴地抽回自己的手,回道:“还有烤鱼嘛,叫‘荷花鱼’;还有炒蛋花,叫‘金银玉翠蛋炒花’,你吃得喷喷香时,还说怕是在梦里,那不就糟蹋美味了么?……”

      “怎么回事?”南北惊异得一下站了起来,他的这个动作,都把小紫吓了一跳:

      “你说,这是咋了,这是咋了?为什么这些事,你都知道?”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小紫白了南北一眼,好像有些生气了,“又不是什么秘密行动,我为啥不能知道?再说,我俩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是呀,我俩不是一直在一起吗?!”南北好像想明白了,慢慢又坐了下来,“我俩在一起,一起经历的事,她当然知道!”

      “不对!”

      南北突然又跳了起来,这次他还意外地发现,小紫也跳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和他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们怎么做同一个梦了?!”

      “而且我知道你在你的梦里做了什么。”

      “我也知道你在你的梦里做了什么?!”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真的是大眼瞪小眼,就像是小时候孩子们玩“看谁不笑”游戏一样,两人瞪眼看对方,像在同时憋气PK,然后终于都扛不住了,同时大喝一声:

      “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