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无限下载安卓版

      缓解了一下心中的压抑,ⶬ吴穷继续看着战场,一स队没有什么皮毛,而是长着鳞片的蜥蜴兽人出现了,城头放了一阵箭,但是似乎没什么效果,它们的쨜鳞片坚硬到足够当成鳞甲了。

      城头之人倒鎇也没有慌张,拿出几个黑球,剪了剪上面的引웭信再点燃后就往蜥蜴人一扔,蜥蜴人见到黑球后ᜪ连忙散开,似乎也知道厉害,不过还没来得及散的太开,黑球就爆炸了,鳞片还是敌不过铁片,惨叫流血之后瞁,这队蜥蜴人倒下変了近半。

      炸弹㳒?是穿越者的作品么?毕竟热兵器可以算是穿越必备的几大神器之一了,你可以不造水泥,不造玻璃,但就算你穿过去只想经商,⍱也得有些ㄟ火器防身。

      不过吴穷又想了想,感觉还是无法确认。毕竟古代也是有火药武器的,꡾具体威力吴穷听说跟现代的比起来忣不值⬃一提,但毕竟只是听说,威力到底应该是多大?跟眼前所见是否醧一致?他并没有什么概念。而且不同时期的火药武器威力ၼ自然也会有区别,现在⎞该算是宋还是明?亦或是汉?

      兽人方接连失利,不过毕竟茝他们是进攻方,失败几次릖也无妨,只要能成功一⦗次,之后就是由点及面,一破俱破了。而且定南城逧的人就算占了优势,䀓也不太敢出来扩大战果,因为一旦出来扩大战黸果的人稍微被拖住片刻,ຌ那扩大战果的就会是对方了。

      接⚆下来又出场了几批兽人,不过被城上的人用火器以及传统的灰瓶炮子滚木礌石金汁(烧热的大粪)一一击退,金汁的效果尤其强大,不仅能造成物理伤害,还附带化学伤害ﴨ,它的气味对兽人灵敏的琴嗅觉来说是一种折磨。只不过金汁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为之,这东西守城的人也不太愿意用,毕竟在金汁泼出去之前,被熏的可一直是自己。

      怂 这异种族大战人类吴穷看的挺有意思,由于没再看到穿越者出场,他也没再为此而心塞。不过有趣归有趣,这仗打的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就算Լ不来点“每个门都是없主攻”,“全军蚁附而攻城”,至少也同时让多支队伍一起上吧?一队上阵,七队围观未免也打得太绅士了。

      这种打अ法,跟兽人崇尚力量,崇拜强者的风俗墱有关。

      如果好几队兽人一起上,就㵌算最后胜了,那到底是谁ƅ比뼄较强呢?每一队兽人都必然会说熪是ᔬ自己发挥了最大作用,但这事谁能说得清?

      在人类方发生这种事是争功。在兽人方倒不是争功,反正也不会有谁论功行赏,主要争得是一口气,毕竟强弱打一架便知,难道争到了功,猴子就比老虎强了?无非是争个䘿意气而已。

      钠当然,一队队的上,也是有㓛着实际意义的,那就是从他人的失败中汲取经验。

      从人类方的ٽ角度来看,南方兽人已经跟人类打过几次大战了,这是不假,但是对兽人方来说,他们其实没多䣽少人知道己方跟尠人黸类开战过几次,甚至多数都不清楚人类侵入南蛮地区的事,对人类的战法,能力,装备更是完全不知。

      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则是因为,虽然人类方认为自己是在跟整个南方兽人这个概念在战斗。但实际上,跟人类交战的,通ê常只是某个被缶进犯的部族,以及他所能拉出来的附近的部族而已,占到整个南方兽人勐的比例其实只是很少一部分,没跟人类打过仗的才是主流。ⷬ

      对这帮兽人来说,他们是在跟完全未知的敌人打仗,那么用小队先上,试探对方战力,给其쨃他人趟路,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了。他们通常会在好几䟵次试探性攻击之后,才会来一次大举进攻。䌄

      ቴ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觉得𥉉奇怪,兽人方对人类了解的这么少,为什么会对攻下这座城却信心满满,还说要让城内血流成河?

      噯兽人方其实是这么想的,如果人类强,那么他们大可以出来干掉兽人就是ୠ了,而缩在城池​这个乌龟壳里不敢出来鎍,这毫无疑问是弱者的表现。这种表现加重了兽人对人类本来就有的鄙ݦ视,他们原本就对这种自称謦人类却弱的要死的无毛猴子很是瞧不上眼,他ḁ们的称呼里,兽ⱚ人媮才是人䓊类,人类只能算是类人。 

      这次⎼上场的,是一꣢名鹿兽人祭司,他身上的毛涂满了잋五颜六色的颜料,以绿色居多。头上的鹿角被许多青藤缠绕着…… 휅

      吴穷看着看着,突然想헨起了一件事,这帮兽人ꎀ,好像都不穿衣服的?떬虽然他们身上多有长长的毛挡着,不过不穿衣服还是諍有点那啥。而且,人之所以看着像人,衣榳服也是个重要的部分吧?如줆果一个⺰人脱光再全身粘满毛,有几个人能第一时间看出뺝他真是͞个人呢。

      誮 正当吴穷胡思乱想之际,鹿人祭司已经高举手中的木杖,向定南城的人挑战了,“吾名恸咔咔!向你族的强者挑战!”

      这个옻鹿人显然还算了解人쀒类,他知道自己的筡名字完整的说出来对方也不太能理䳻解,因此他简化成了简单的两个咔,反正人类也无法理解兽人名字中的内涵,那干脆就用两个字作为代号得了。他把这句话重复了三遍之后,就站在那静候回音。

      定南城的人要不要应战?不应战,城里由于被围困导엚致的士气低落好不容易因为连续击退敌人小队进攻묛而有所恢复,这下又要跌回去了。而对方由于进攻受挫导致㤨的士气下䴫降,则会恢꛸复,甚至还会比之前高鮾一点。

      但是出战吧,谁有把握就一定能榎赢呢?而且,对方看外形应该是个祭䶓司᰻,那这就是仙师的事了,而仙师们的考虑……岂是凡人能懂的?就算仙ꑰ师们不上,也没人敢说他们什么不是。

      “就贫僧去吧。”一个矮矮胖胖的和尚憨憨一笑,穿着他的破旧僧扛袍,手持念珠,从城上踏虚而下。

      “法坷大师去了!”

      “怎么是和尚?和尚能곚打么?不是说出家人是慈悲为怀来着?”

      “那你就不懂了,出家人除了慈悲为怀,还要ϴ送你上西天呢,不能打怎么送?”

      “送你上西天是这么个送法?” 紟 ꣨

      城上一时议论纷纷,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有人接招了,只要不输太惨,那对士气影响就不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