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社30分钟

      阿尔伯特推开了家门。

      刚刚清理出来没多久的房子保持着他们出✓门时的整洁,两人合핀力布置出-的新房。

      홯  ꭏ他们刚搬进来没多久。

      他们开始准备晚饭,今天的晚饭做得特别晚,还有两寻就要迎接新年的到来,外面燃放起了烟花....那是从天方国传过来的东西,现在成为了节日搼文化的一部分——类似的“文化拿˪来횖主义”现象还不少。

      打开了恒温法阵的屋子里很温暖,发出洁白辉光的天花板映照得大厅里灯火通明。

      塞西莉娅打絅开了【魔能放映器㞇】,并将其与辅助设备相连....从中传出悠扬的音乐。

      䃌然后放映器在客厅的幕布上投射出一部动画影片。

      剧情与人物设置都和一部名为“猫和老鼠”的影片非常相似,在猫鼠的追逐乱战和客厅里飘荡起的浓浓烟气,还有摆满一整张茶几的饭菜的香气中,整个屋子迅速多了几分人气。

      接着他们听到敲门声。

      阿尔ꢛ伯特去开门。

      Μ“哥?”

      是泰莱斯通。

      “那个....”

      寍“有什么话进来再说。”男巫侧开身子让路,“屋里面暖和。”

      他进来了。

      接着没多久就疌是下一位。怞

      “老特!”

      唐吉诃德也来了,붰他一脸欣喜的样子:“晚饭一起吃吧,我那边没人。”

      “快点进来。”

      黑发쓰施法者转身向客厅走,金发年轻人走进来,顺手关门,继续道:“老特!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

      “我要뚠抱儿子了!”“什....”

      阿尔伯特猛然回头ﶈ,然后被冲过来的唐吉诃德一把抱住。

      唐吉诃德进去了。

      阿尔伯特一脸问号,然后又无奈地笑了:“艹⬮(中日双语)。”

      “来来来快点吃饭。”塞西莉娅用长而彘蓬松的猫尾拍了拍沙发,“一大桌菜呢。” 滙

      “这么๱多啊。”

      黑发횿年轻人䕛拿起酒碗嘬了一口:鹭“早算计着你们要来。”

      一群人在影片里猫鼠追逐战的背景音乐中围着桌子坐下来,碗筷都已经准备就绪,和每人一杯的饮料,那是一种用啤酒왴、糖块、水果颗粒混合半颗薄荷糖煮沸弄出来的怪东西,这又是夫妻两人的实验性操纵,结果还可以..୧..阿瓦兰迦可从来톆没人搞过煮啤。

      “ᤀ啧....”

      泰莱斯通呡了口혁煮酒,眼神渐渐亮起来,看向塞西莉娅:“你㙣弄的?”

      “主要是他的主意。”

      她用尾巴拽了拽阿尔伯特的手说道。

      尀“.....还不错。”

      他对这个⒵妹夫的态度已经软化得相当多了,对他的了解一路从不知道哪来的臭小子上升到有点本事的富家子,做人还可以,也没见他勾搭其他人,自家妹妹也喜欢,自己还能说ン什么?...뢁.那仅剩的问题就是父亲他们的态度了。

      “我说了是家乡那边的做法。”阿尔伯特微微耸肩,“你们都没喝过热啤酒么?”

      “没有,你家离这肯定很远。”

      泰莱斯䙑通对此很肯定。

      츷 鮑“不,就在这里。ࢲ”

      “你家里人不来吃年饭?”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这㝴么长时间了,竟然一次也没见过妹夫的家人。

      “我家本来就我一个。”黑銨发施法者背后延展出光丝,抓起一咨个苹⧲果,“没有别人。”

      “.....对不起。”

      他咛立刻意识到自己问错了问题,接着思忖着,又对这妹夫窽有了几分新认识。

      鎡 “没事,赶紧吃饭。”

      뵦뒰黑发施法者뤥没有放在心上,菜桌边的几人拿起酒碗,按照阿瓦兰迦习俗,相互碰撞表示祝福。

      ꄒ ““新䆨年快乐!””

      他们站起来,죪将煮啤酒一饮䙇而尽,把酒满上,再坐下,窗外适时地又响起爆竹声,比先前大了不少,许多吃过晚饭的人家走出家门在街面上玩烟花,到凌晨两点以前,估撾计不会休息,而且很多人不需要休息——【二环巫师】里的中上游就无需睡眠了。際

      “阿䢠尔伯特,这一碗敬你。”泰莱斯通主动和他碰碗,“我先前可能可能误会过你,从现在开始,我们好好相处。”

      “ᇿ都过去了。”

      簞他回以一笑。

      “欸,咱们뻣做点什么吧。”唐吉诃德提议,“别人家里至少有七八个人,要么一群同学聚会칢,这里统共四个人,太冷清了。”

      ❩ “你想做ᢶ什么。”

      㓦 “唱个歌啥的?活跃气氛。”

      他喜欢热闹。

      “.....也行。”阿尔伯特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把吉他텅,“我先唱,然后你们再唱,看看谁的最好听..ዤ..这一首除了泰莱ᬷ斯通这里的应该都听过,记得帮我伴奏。”

      뢶 ߨ这是首,外国友刲人教会他的歌曲,他至今还记着那个熊一样壮实的大胡子....他清了清嗓子,调琴弦。

      “这里面也算是寄托了我៩个人的理想抱负。”

      他说ᨑ道。

      然后弹唱了出来。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啱全世界受苦的人!אָ”

      吐字清晰,极其标准的发音,塞西莉娅笑了,跟着合唱,她知道这歌的意思,唐吉诃德也笑了,他拿起餐插敲击䃔碗沿,一边唱着一边伴奏。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䪴斗~争——。”

      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阿尔伯特深深地吸了口气,歌声伴随着窗外许쎏许多多人们的庆贺和烟花爆炸声,他并不常碰乐器,但这里表现得相当之熟练,显然其熟悉的是歌曲本身而非乐器,过高的熟悉度反过来影响了阿尔伯特的演奏表现,他提高音调,手中弹奏的力度也大了鬨几分:

      “奴隶们起来!—起来~——!”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他的嗓仾音沙哑了些,手有些抖,似乎浸入了某种思剙绪。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他在想什么呢?

      ⠜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更多的人和他一起唱这首歌,那时候没有电灯和网络,一群人在荒野里合唱,围着篝火烤肉,唱得既不标准又不清晰,他深褐色的眼瞳在饭菜翻腾的烟气中凝望。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爆炸,连续爆炸,㗋门外,更多的烟火飞上了天空,短暂掩ᾗ盖了星光㝝,照亮黑夜。

      城市中代表新年到的十三声钟响几乎和他圇的最ȗ后一句歌词同时开ⳕ始,传遍各处。

      “英特纳雄耐尔ڦ!ꇞ———훈—”

      “ꂾ就一定!要!实!现쯻!—遮—”

      歌声与钟声一起埈,悠扬地飘上天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