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了练钢琴的小女孩

      ᆽ 星满叹了口气,“进来吧,逃避不ଛ是最终的办法。想想祁阳阳,想想你们这个家。”

      星满侧身让道,不再多言。很多事情,多说无益。

      看见裴容进来坐在旁边,祁建似乎想起身,却被她制止了,“别乱动,你刚动过大刀,别叫我担心铿。”

      裴容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她期待知道真相,却又害怕那个事葲实是自己所最不希望见到的。

      刘艺是个有眼力见的,连忙倒了杯温水递给裴容,뿟“夫人,您要相信祁总,他之前确实是有苦衷。”

      裴容犹豫了一下,最终接过了水杯。星满知道,这意味着不论事实如何,裴容都会选择放过。一切最终綧的结果,都要看祁建了。

      祁建说看了一眼旁边沉默的妻子,她依旧如年轻时候一般温婉动人,星满能看见他眼里的眷恋。很快的,祁建开口了。

      两个月前,祁建就觉得自己最近头脑不太分明,总觉得隐约的有些沉闷,时不时还会有晕眩的感觉。

      所以趁着公司例行体检的时候,他自己也去做了全身检查,这一查问题就出现了。

      医生说,他脑部长了一个肿瘤,虽然不大,但是位置十分不好,压迫着好几根㉍重要的血管。

      不开刀病变的可能性极高,可若是开刀,很有可能祁建进了手术室就岜出不来了,医曈生让祁建和家人商量以后再决定。

      敺可是裴容身泏体一向不好,祁建怕她接受不了。后来思索了很久,最终祁建决定开刀,他想赌一把,总比等死好。

      爃 但是开刀前,他要把裴容后半生的生活安排好。最起码不能叫她娘俩有什么生活上的顾虑。

      思前想后,祁建和火刘艺联合商量了这次的出轨事件。他想的很好,出轨方理所当然的净窯身出户,而且因为这事儿哪怕裴容以后恨他,总寇比念着他一辈子伤心的好。

      如果手术过后他还有幸或者,他就去找裴容负荆请罪。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可谓是两全其美。

      ꝩ可是他䖣漏算了裴容对他的感情之深,更没有想到因此裴容差点有性命之忧。

      说到这,这个商场巨额콦哽咽了,“容儿这次车祸实在来的溨意外,眼下这个情况,我再开一次倒显然不可能了。”

      “你们娘俩以后哪怕离了我也一定要好好活着,你一定要陪着阳阳好芒好长大。”说着祁建抬手抹了抹眼角,他多希望能一辈子守着自己的妻子。

      “我可能命不久矣,有些话也不怕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揝丢人。当年打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着要是能把你拐回来做老婆多好。⶯”

      “现在虽然没有⎜福分和你娔一起白头到老,但是这些年,我知足了……”

      祁建一个人伤感极了,刘艺连忙劝慰他注意身体,刚몟刚手术完,不㯅能大悲大恸。

      这躥边忙的热火朝天的两人俨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神情,星满看着破涕为笑的裴容默了。

      这俩人到底是有多轴啊,感情到现在连病情都没给说清楚。

      “刘秘书,医院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出来一下。”喊上明显跟不上节奏的刘艺,抓着瞿杨,星满功成身退。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剩下的时间该留给他们夫妻二人了……

      其实心理问题说大也大,要是一直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它就会在人心里生根驻扎直到溃烂。但是능说小也좕小,很多东西一旦说开了,问题它也就随风而散了。

      离쏍开病房星满高深莫测地丢下一句“我佛慈悲”,就打发着刘艺回公司去,瞿杨也附和着。

      刘秘书小姐就这样云里雾里的被打㋸发走了,不是,这什么情况?

      刘艺纠结了,她现在杀去病房似鮕乎也不合适。而且似乎老板夫妻俩看起来很和谐?

      星满也不管她,径自带着瞿杨就离开了医院。事儿簔办完了,她可一分钟都不想多留,这讨厌的消毒水냘味!

      ꀠ 瞿杨开着车看星满心情不错的样子,趁机求畻夸,“梵医生看我今天表现如何?看我配合的这么好是不是赏脸和我一起吃顿午饭?”ヱ

      ퟲ“可以。”星满确实心情不错,而且她聉似乎该给某人提提醒了,在自己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不值得。

      不小心瞥到了星满意싲味深长的眼神,瞿杨ϧ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䒡咦!

      瞿杨正神开车,把话题扯开,“你那鞣房子我给你看好了,位置挺䠖好ₚ的,户型也合适。不过那房子挝挂的是租赁,ᘇ而且房主好像还挺挑房客。我中介那边的朋友说他帮着联系一下,看他卖不卖,这两天应该有信儿。”

      “没事,我ﰫ不急。”星满随意的刷ﹲ着手机,边看点评边挑着饭店。她今天要选矜个安静点儿的地儿,不然太吵了她不方便做事儿。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家私房菜楼下,瞿杨颇有些嫌弃的开口,“你这祖宗真是会挑,这뇧家店可难定了。除非提前三天预约,不然绝对没位置。”

      星满翻了个白眼默了,“没位置你不早说?都到这儿了,你不觉得有点马后炮吗?”

      졫 뿗 “嘿,这就体现了我超级贵宾身份的重要性了!”瞿杨挑挑眉有点得意,“跟我来,随时有位儿。”

      姑星满懒得理귎他,抬脚往里走。有座位就行,叭叭啥呢,反正主要也不是瀺吃饭。

      服务员很快把他们带到了一䑛间包厢门口,推开门请他们先进去。

      星满环视一圈,这家难㬆定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抛开地理位置不谈,就这店内的装修也足够雅致。

      除却摆件花草풑,甚至还有一缸金鱼,隔着玻璃看去活灵活现甚是悬讨喜。

      服务员很快送来茶水和小点心ഊ,并且递上菜单。随意点了两个菜,星满就开始吃点心了。

      她컏忙活一上午,真饿了。吃点东西垫吧垫吧,一会儿还得干活。

      菜上的很快曺,和菜品一起送来的还有星满点的一瓶红酒。

      㣒瞿杨拿过被子就给星满倒了一点,“兴致很高啊,居然还想喝酒了。”

      “喏,陪我喝。”星满把杯子推给瞿杨,自己重新໧倒了一杯。

       “喝酒不开车啊,祖宗。”瞿杨伸手晃了晃被子,红酒随之摇晃,形成了好看的红色漩涡。

      “没事,叫代驾就行,别扫兴。”星满泯一口红酒,夹起一块红烧肉뒲塞进嘴里,细细品尝。

      ﶼ 肉炖得很쨰烂,入口软糯,配上红酒的滋味,星满觉得自己的每颗味蕾都被唤醒了。

      看紉着星满享受的样㪻子,瞿杨无奈的笑笑。索性下掿午也没大事,陪她喝一杯也无妨。

      星满分神注意着瞿杨的动态,据她所知瞿杨酒量还行,想放倒他是不可能的。不过,她另有办法。

      星满摸出手⦆提包拿出一瓶精油,挑了两滴在指尖上,凑到瞿杨旁边。

      “这是我以前在国外买的精油,有安神的效果。你要ᮤ不要试试?还挺香的。”

      瞿杨不由得觉得好笑,“你随身都带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试试吧!我都礐倒出来了ꀠ,浪费可惜。”星满说着就上手了。

      这可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是她花大价钱买的精油。确实是给人放松用的,一般是在病人情绪ꔁ很不稳定的㢐时候使用。

      所以,有一点点,麻醉作用ᣖ。

      星满看着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心下十分满汨意。拍了拍瞿杨的肩膀,“好兄弟,干一杯。”

      看着托到眼前的酒杯,瞿杨好笑的跟着她的动作,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丫头今天乐疯了?这么不正常呢?

      星满也不管他的想法,隔㕁一会儿就想个招儿,劝他一杯酒。瞿杨看着眼前这丫头一口一个“好兄弟”地给他劝酒,也啕不知道她想玩什么花样。

      星满看着瞿杨已经微醺,酒精加上精油的效用看起来十分明显。

      端起酒杯,踱步到那边的沙发上,星满靠着沙发感慨,“果然,资本家就是好啊。真舒坦。”

      瞿杨见星满坐去了沙发上,也尾蒋随而去。

      专“是啊,做䎥资本家的兄弟舒坦吧。”

      星满笑笑,她今天说了N次的好兄弟,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暗示。现在看起来效果很不错,瞿杨已经默认这个设定了。

      “我给你做一次心理放松吧……社”星满的嗓音很柔和,带着些蛊惑的意味。瞿杨在酒精和精油的双重作用下精神状态比较松弛,现在正是下手的好机会。Ṻ

      星满伸手往他眼前一晃,一枚小巧的十字架落在瞿杨眼前,“闭上眼睛,放松ᦝ自己,相信我。”

      瞿杨原本就有些晕죝乎乎的了,耳边的声音还在诱惑他闭上眼睛,很快他选择了顺从,他知道眼前的人쌥可以信任。

      星满看见瞿杨逐渐进入状态,声音轻柔地开口,“现在,你将回忆起自己童年最美好的回忆。”

      “你放佛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她活泼张扬……”

      “你喜欢她吗?”星满轻声诱惑引导着,其实她现在엙也不确定瞿杨会不会给出回应。催眠本来就是对ᗱ潜意识的引导,效果因人而异。

      等了一会儿,星满意味瞿杨不会回应,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瞿脽杨开口了。

      “她……总欺负我,我也想欺负她。”

      헻 “我可能……喜欢吧……”

      星满继续̶深入,“和喜欢隔壁小胖一样那种鏟喜欢吗?”

      “……我不知道,好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