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绿软分享吧最新

      “屋里的人出来吧。”

      吴中天一行人离去之后,梁清对着屋子喊了此话。

      咀 施馨卉随即兴高采烈地走出了屋子。

      先前,吴中天隔空使出混元神功袭击梁清之际,施馨卉便已悄悄来到了屋门前,通过木门缝隙,看清了双方打斗。后来,梁清戏辱吴中天,在对方脸上划出两道伤口,施馨티卉见之,还差点笑出声来。不过,施馨卉没料到吴中天会输得如此狼狈不堪。她见梁清剑法቉如此神乎其神,除了震惊以外,还是震惊。

      “我就猜到是你。你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施馨卉虽易了容,但她这翻形象,梁清曾见过,所以梁清一眼便认出了她。

      “师父,你的剑法简直太神奇——太神奇了!估计我家的玄空剑法即使练到极致,也难以匹⎅敌啊!”

      施馨卉全程目睹了梁清剑法,内心还处在兴奋之中,于是没立即回答梁清的话,不⛱由先感叹了一番剑法。

      “我问你的话,你怎쁏么答非所问呢?”梁清道。

      “师父̇,你不仅剑法太神奇了,而且——而且人也太神奇了。我都认识你好几年了,万万没想到쯧你——你——你——”施馨卉显得有些犹豫。

      “你什么呀?怎么老是吞吞吐吐的,有话就快说。”梁清道。

      “我是想ꐽ说——说,我知道真相了,关于你身世的真相。——师父,你好可怜呀。”施馨卉疺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梁清一听此话,不由一愣。

      “想必你已看了我写的回忆录。我这趟出门的时候,忘了将它放进木箱中藏起来,没想到被你发现了。哎!你知道了也好。以后,你就别叫我师父了,称我为姐吧。”

      梁清此话一落,施馨卉立即欢喜回道:“那我就恭谨不Ṛ如从命了——梁清姐!”

      梁清没料到施馨卉立即改口叫自己“梁清姐”,这让她一时没有适应过来,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便忍不住捂嘴,偷笑了一下。

      “想不到施藛大小姐的嘴还挺穭甜的嘛。你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梁清道。

      梁清见施馨卉已知道了真相,其语气和语态便⽑没再像以前那样,故作庄重。她恢复了本声。

      “啊!原来梁清姐的真声这么好听呀。我叫你一声姐,你就说我嘴甜,那我以后还是叫你师父算了。”施馨卉道。

      “没想到施大小姐不仅嘴甜,而且还很善变呢?”梁清跣玩笑道。

      “我怎么善变了呀?”施馨卉道。⾖

      “一会儿叫姐,一会儿又叫师父。难道这还不善变吗?”梁清道。

      ……

      梁清在施馨卉面前没再“装模作样”后,她俩的交流不仅自然了许多,而且越聊越畅快,越聊越欢心。双方感情很快便直线上升,简直犹ⱘ如亲姐妹一般。

      她俩随后都卸下易容面孔,恢复了本来面目。施馨卉见梁清容颜绝美,不输自己,不由在心中又惊叹了一番。

      Ⓜ 她俩站在屋外闲聊了一阵无关紧要的话题后,便开始收拾残局,打扫房屋。虽然房屋已没有了屋顶,屋内狼藉一片,但经过她俩一天的打扫之后,屋里就变得干干净净ਜ了。

      夜幕降临后,二人躺在床上,仰望星空,开始了无所不谈的闲聊模式。以前,梁清为了掩饰自己身份,在与施馨卉聊天时,所说的话题都是与老道姑身份相符的话题,而且还故意变了声,使自己声音尽量与外观年龄相符。而现在则不同,她不用再掩饰身份,可以与施馨卉畅所欲言了。

      ꗺ “妹妹,原来这‘暮天席地,纵意所如’的生活,还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啊!如果不是吴中天将我房顶掀翻了,我㩻还不知道有这种感觉呢。”梁清道。

      “梁清姐该뮤让他将墙也掀翻,那样閩的话,感觉可能就不止是心旷神ૢ怡了,说不定还心想事成呢。”施馨卉笑道。

      “什么心想事成?”愛梁清道。

      “肯定是你的愞萧勇哥呀。僁”施빥馨卉笑道。

      “妹妹꼤,你——你竟然嘲笑我——”梁清用脚蹬施馨卉,以示抗议。

      “梁清姐,别蹬了,别蹬了,再蹬我就到床下了。你以大欺小,我不跟你说了——”施馨卉故作生气。

      “你那溬褚玉哥哥最近如何了,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呢?”梁清想反击施馨卉,以牙还牙。

      “什么褚玉哥哥的,真是难听死了。——他可能被逍遥极乐给打死了。”施馨卉道。

      “什么——被逍遥极乐打死了?!他怎么会惹上逍遥极乐了,你没跟我说笑话吧。”梁清惊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但㈲也很可能他没有死。——有件事,我不敢跟你讲,我怕梁清姐鄙视我,瞧不起我。”施馨卉道。

      “什么事,我会鄙视你?恐怕你是想多了。你说来听听呢。”梁清道。

      “其实——其实前不久,吴中天到我们山庄向我提婚了,我们还一起去游过峨眉——”施馨卉有点吞吐道。

      “뽨啊!有这事。——妹妹,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他那副德行,你都同意了呀。他可是妻妾成群,还到处乱来,连他嫂子都不放过。你居然还跟他一起出去游玩了。——明天你就离开我这里吧……”梁清最后那句话,明显已在心中鄙视施馨卉了。

      “梁清姐,我就说你会鄙视我的。此事,我现在后悔了。这辈子即使去死,我也不会同意了。这些都是我父母安排的,我遽也是委曲求全才答应的。”施馨卉道。띻

      “你父母怎会同意騍这门婚事?真不知你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梁清道。

      “梁清ぶ姐,你别这样说￝我的父母。他们也想门当户对,想着我跟了吴中天,一辈子都会很风光。还有,我阿爸也多了一个强챹力后援,两家强强联合,家族才能更加兴旺发达。䲣”施馨卉道。

      鯘“哎!搞不懂你们这些江湖人的想法。你还是说说褚玉的事吧。”梁清道。

      崬“我跟梁清姐说这事的目的,就是为了跟你说褚玉的事。梁清姐,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恶心,我跟吴中天什么都没有发ཟ生过,只是这事让我更看清了他的虚伪狡뚙诈。上次,我们去峨眉的时候……”施馨卉道。

      施馨卉后面之言讲的是大家游峨眉时,所遭遇的一些事,其中主要包括,大家遭遇了逍遥极乐㵃之事;褚玉为了救她,舍命抱住逍遥极乐双腿㑳,让她逃跑之事。

      “这怎么可能呢!谿逍遥极乐神功盖世,褚玉怎么抱得住他的腿?再㾶说,即使抱住了,也受不起他一掌呀。”施馨卉讲完后,梁清疑惑道。

      “上次,我不是跟梁清姐讲过吗,他上次受伤后,헷无意中吃了人家的草仙丹。后来又无比刻苦地练了一段时间的基本功,他早已不是邜以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了。”

      “哦,我想起来了,你好像说过此事。不过,我觉得即便是这样,如果逍遥极乐使出神功的话,他还是受不起一掌呀。”梁清道。

      “当时,我们也觉得奇怪。大家在逃跑的⊩时候,逍遥极샜乐应该没有对褚玉使出神功,但后来有没有——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施馨卉道。

      “哎,褚玉他们一家也太悲惨了!怎会发䶾生这样的事呀,听你说起的样子,他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哎——”梁清同情道。

      “梁清姐,你先别急。褚玉应该没有死。我这次前来,路上遇见了一位老先生,我让那老先生给褚玉测了一番生死。那老先生太神了,他不仅丝毫不差算出了褚玉那天的遭遇,还算出了我测算的人正是褚玉。”施馨卉道。

      “啊!难道妹妹你又遇到神人了?——你将那天的事具体说来쥈听听呢。”梁清惊道。

      “是呀,梁清姐。我ᵙ当时太激动了,很想跟那位老先生说,他是我遇到的第二个神人。不料当时被他言话打断,后来就忘记说了。”

      㐼 “哦。那你快说说那位老先生是怎么뫾一个神法。”

      随后,施馨卉㣦就将那天遇上天缘山人ݚ之事,详细地跟梁清讲了一遍。梁清听后唶,感到无比惊讶。同时,她也相信褚玉没有死。

      “没想到那位老先生会奇门遁甲之术。关于奇门遁甲之术,我也懂一些,只是我不会用它来测事算命。我这剑法名为北斗三奇剑,是当年黄石公云游到仙缘寨的时候,在混天井中所创。他根据奇门遁甲之理,写了一本道法之书,名为《北斗三奇法》。后来又用这个道法创了北斗三奇剑。所以我这套剑法,追根溯源还是以奇门遁ꤚ甲之易理而开创。”梁清道。

      “难怪梁清姐这套剑法会如此神奇,让人感觉匪夷所思。”施馨卉道。

      “我们还是不谈论这个了。——诶,ᳱ那位老先生说褚玉跟一群女人在一起,我倒ឝ是突然想起칳了一个地方——”梁清话到此处,不由思考起来。

      “什么地方?梁清姐,你快说呀。”施馨卉急道Ꙇ。

      “妹妹,说不定他真的在那里呢。你先别急,等我慢慢跟你讲……”梁清道。

      梁清言中所指的地方是甘泉宫。刚才꣈,梁清突然想起딢了两件事——一事是她曾在甘泉쳺宫偷听之言,上次,她릆前去甘泉宫时,曾偷听到了兰香鳞宫主与其侍女们的对话,侍女们说要为她俘虏一位蜀地美男子。而另一事则是在那座破庙里,那两个宫女对她讲幬过的话,那两个女子曾对她说,她们宫主已俘获了一个美男子。当簩时,梁清害怕那个美ↅ男子万一是萧勇,还特意让对方描述了一番相貌特征,她听后,觉得一点都不像萧勇,于是便放弃了再进甘泉宫的打算。梁清想起了这两件事,再对比那两女子所描述的相貌特征,感觉有点像褚玉。

      梁清㖷后面之言,便是跟施馨卉讲她曾去甘泉宫之事,还有后来在破庙里救了䰹两个甘泉宫女子,以及那两女子对她所言之话。

      뎁 “没想到世间上还真有个甘泉宫。听梁清姐如此说来,想必那人多半就是褚玉了。不知那些邪女将褚玉怎么样了?——梁清姐,明天一早就带我去,好不蛭好?”施馨卉显得有些心急。

      “什么邪女?她们都是淫荡不堪的**。反正褚玉早都成为别人的男人了,早去晚去都一样,何必侲这么着急呢。”梁清故意逗道。

      施馨卉一听此话,情绪顿时显得十分激动。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立马就杀了那对狗男女,铲平甘泉宫。一群不要脸的东西!”施馨卉怒道。

      施馨卉此话一出,梁清忍不住大笑起来,那笑声映荡在黑夜中,经久不息。

      对于梁清这番发笑,施馨卉猛然醒悟过来,⋀知道这是梁清故意在逗她,不由感到无比害臊。他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不停捶打着梁清,与此同时,口中还不停道:“梁清姐,你不正经——你故意逗我——打死你……打死你……”

      ……

      ۡ二人后面还闲聊了好一阵子,才渐渐入睡。在后面的闲聊中,梁清将自己一路所遇的精彩故事,讲给了施馨卉听——诸如,善随和德慧二位方丈神秘被杀,以及她被蒙冤不白之事;她在路途中救了谭少天,跟朗朗乾交手之事;她途经一座水库时,路遇厉鬼附身杀人,她当时用六甲秘祝将鬼魂震慑入水,以及后来,兰桃冉弟子做法事之事;她用六甲秘祝破坏了幽灵符地风水,让兰桃冉走霉运之事;昨晚,她和吴中天所遭遇之事혋......

      施馨卉听了梁清一路遇到如此多精彩故事,不由在心中对⛌梁清⺓更加崇拜不已。当然,施馨卉对梁清搭救了谭少天一事,心中感到有些不满,对于此事,梁清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和解释。不过,此事淔并没有影响她对梁清的崇拜和她二人的姐妹情深,

      二人一早醒来,吃过早饭뵮,施馨卉便迫不及待地想立即启程,前去甘泉宫。

      “梁清姐,我们这就走吧。我怕再迟了,她们对褚玉不利。”䛣施馨卉道。

      “有什么不利?她们一般都不会杀人,有什么好担心틨的。”梁清装傻道。 

      这时,施馨卉因为心急便开始拉扯梁清的衣服,祈求道:“梁清姐,走嘛——快走嘛——好不好?”

      “最好还是别去了,免得造杀业,死后下地狱。”梁清笑道。

      施馨卉突然一愣䈈。梁清此话之意,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梁清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施馨卉好奇问道。

      “昨晚,你不是说要杀那对狗男女,还要铲平甘泉宫吗?我跟着你去了,就会让你造ᱬ杀业䐅。到￶时,成了罪孽深重的人,死后不下地狱,难道还能上天堂呀。”梁清邯笑道。

      施馨卉本来就心急如焚,她见鿗梁清竟然还跟自己开玩笑,心中一ᚳ时感到很气愤,接着便气冲冲地快步宦离开,准备独自一人前去寻找。梁清见状,赶紧冲上前去将她拉住。

      “妹妹,你别生气了。我答应跟你蟍一起前去,这还不行吗?本来,我已发誓再也不去那个龌龊的地方了,看来这次要违背誓言⎑了。”梁清道。

      施馨卉一听此话,顿时喜形于色。

      “梁清姐,太感谢你了。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姐姐。”施馨卉道。

      잎“妹妹,你就别拍我马屁了。我要郑重地跟你说一件事,此事,你可要先想清楚呀。”梁清道。

      “梁清姐,你讲雕。”施馨卉道。

      “昨晚,我说的那句话并非是玩笑话,如果褚玉真被那个宫主看中了,我想他肯定逃不出对方的魔掌。我昨晚跟你讲过,那宫主会一种邪门功夫,名叫玉女秋波功,⿓只要她看中的男人,恐怕不从也得从,从也得从骴。到时,如果我帮你夺回来了,你还能接受得了他吗?”梁清道。

      施馨卉听了这番话,不由转过身子,情不自禁泪如雨下。

      “我——我——我不知道。梁清姐,你觉㘹得我该咋办呢?”施馨卉道。

      “妹妹,你别这样。依我之见,如果那宫主用邪功迷惑褚玉,而使他就范了的话,我认为就原谅他吧,因为褚玉抵御不了她的邪功丷。如果非此原因,那你就——ツ”梁清道。

      梁清虽然没有璻说完话语,但其言外之意一听便知,是让施馨卉自己考虑做决定之意。

      “好,我听梁清姐的。我们这就赶紧上路吧。”施馨卉道。

      “妹妹,你先别急。早到一天跟迟到一天,差别不大。我们这一去,不知又要等几个月才能回来,我这房顶如果不修֏葺好的话,估计回来的时候,早就被雨水全部毁尽了。”梁清道。

      施馨卉一心想到褚皙玉,就没想到梁清眼下急事。当梁清如此说后,她觉得有道理。最后,二人盖好了房子,才一起上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