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媛奈何娇妻太会撩全文免费阅读

      谢玄浑身浴血,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杀了多少汉쭇军。

      作为全军中流砥柱,他站在阵线之前,激流Ꝫ勇㯖进。

      身后是中军将士,如墙推进。身前乃是数之不尽的汉军步卒。

      如此泾渭分明的战线,ྩ他毫无后顾之忧,只管奋⌅力劈砍即可。

      每一个落在他身后的汉军士卒都会被如墙推进的孟县军将士砍为齑粉。

      当艳阳高照,厮杀已近半日。即便以谢玄之悍勇,亦不免身披数创。 克

      最近的一次就在片刻之前,环首刀砍断甲片,在肋下留下一道兜不浅的伤口。

      鲜血混杂着汗水模糊了双眼,浸透了铠甲。

      身后依然鼓声如雷,谢찵玄便不敢稍停片刻,继续挥刀奋进。

      中军将士亦紧随其后,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컡 无论眼前是刀山还是酒枪林,都只顾奋勇깎向前,有进无退。

      “谢军侯,收刀!某乃晟武!”

      归忽然传来的吼筰声,让谢玄一愣。

      用手臂擦了三次血汗,视线才稍微清楚㗐。

      视线内左右尽是悍勇冲杀的孟县将士,欢呼声响天彻底。

      “胜了?”

      澽晟武重重点头,回道:“胜了!敌军两翼溃散,我等夹击中军,敌众顃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谢玄深呼一口气,拄着长刀瘫坐于地。

      ΐ此战可谓是孟县成军以来打过最艰苦的一战。

      敌军甲具精良,阵容严整。大⦤军꿎进退有度뫐,士卒骁勇善战。

      ڌ 两军将士拼的便是弓强甲硬,刀锋矛利。ཹ

      很显然在这方面孟县大军完胜。

      ꌌꪫ不论是短兵相接前铺天盖地的箭雨,还是交战后锋利异常的宿铁刀。

      都在各方面碾压了汉军一大截。

      既有兵ﻧ甲之利,孟县将࠰士悍勇又不弱于人。

      鏖战经久,汉军薄弱的侧翼率先溃退,进而演变成漫Є山遍野的大溃逃。

      铠甲、头盔、弩机、旌旗、长矛被丢满了一路。

      此天Ⱕ赐良机,张白骑再也不会错过第二回,率领数百铁骑策马而出,一路追杀十余里,直到汉军主力上前接应,方才罢休。

      阵战获胜的高顺所部将士兴高采烈脁地打扫战场,꒽清理缴获。⧋

      一旁自有犔张白骑、段ي文等人率部防御。

      显然这种警备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ꪚ 因为此刻汉军主力已经后撤数十里。

      两战皆败,汉军已经彻底胆寒。

      若说首败㒅乃是轻敌之故,轻骑陷于困阻,非战之罪。

      那今日之败实在是找不到烠任何理由了。

      两军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孟县将士没有任何取巧,就只凭手中强弓利刃,正呖面砍穿了汉军阵线。

      在城墙上亲眼目睹了大战始终的裴绍心情良久不能平静。

      犹记得几个月前张瑞初至孟县,孱弱混乱。攻城需要裹挟流民。筺仅几十名县兵便能赶得他们狼奔豕突。

      앬 不知不觉竟发展到如今如此ḟ强盛之局面。

      ܅没有任何牮阴谋诡计,仅凭将士剽悍用命便正面击垮大汉州兵。뭭 埢

      ᩕ 旁边传来裴琚兴奋的声音:“缴获如此多的铁剑、盔甲,又能熔炼数量可观的农具了!秋收可期!”

      有军官据理力争,道:“裴祭酒,吾等将士奋命才拺有此获,不能全熔炼成农具吧?可否亦为吾等打造一批宿铁㏸刀?现在除了高校尉所部,其他人都未₾配此刀。吾等皆望眼欲穿!”

      矋ሾ“莫要跟某说这些!想要刀自己去找尔等主公。鱈张将军已应允,破大陵前不再锻刀,所有铁器尽铸农具!”

      䝉 一旁䊺传来军官小声的嘀咕:“某要是有胆䠙直面主公,何必找汝商议?”

      想起괔那画面,这名军官顿时不寒而栗。登

      主公甚至不另用说话,仅坐在那里平静的看着自己,就能吓得自己一身冷汗,再也不敢提任何要蹷求。

      二人声音不大,又很快就停止交流。

      却震得裴绍头晕目眩。

      这是铸剑为犁?

      其心境之高,令人不敢想象。

      再冠以贼名,简直是对天下人的侮辱。

      若天下贼子皆是如此,则从贼又如何?其汉室可亡矣!

      裴괤琚不得不拷问内心。

      汉贼之辩当真如此重要?

      若从贼可铸剑为犁,百姓安벡居乐业。老有所养,幼有所依。便是被人误以为贼又如何?

      守着大汉官名,却外不能御胡虏,内不能抚流寇嘆,致使百姓流离失所,生돚民易子相食。那要㌲这清白之名又有何用?

      其与沽名钓誉者何异?

      “万胜!䂷”

      㿷凯旋而归的军人们意气⋻风发恃,围观的群众大声喝彩。

      望ᢷ着笑容洋溢的人群,裴绍愣神许久。

      自打被冠以贼名的张瑞入县以来,百姓的笑容便多了许多。自己这几个릯月看到的笑容超越了任孟县县令这么多年的来的累计猉。

      ᷋如此可谓四海穷困,汉失其德!

      Თ究竟是抱残守缺,愚忠汉室。还是尽忠孟县,造福百姓?

      裴绍握紧拳头,一人清名如何比得万家灯火?

      自瞪此之后,再랛不思汉贼之辩,唯系孟县百姓,与孟县共存亡!

      凯旋而归的将士将缴获的军旗一个个丢在张瑞脚下。

      高顺脚踩汉军大旗,神采飞扬,禀报道:“ᆶ幸不辱命,已大破汉军前锋!”

      ⊙ 张瑞笑着扶起农自己麾下最得力的悍将。夸奖道젆:“䂭此战君等气壮山河,扬我军威!致使宵小胆寒,贼子退避。传令,犒赏全军!毕录将校兵卒军功,策以勋田,以壮其心!”

      餋一ᚹ群骄兵悍将顿时欢呼雷动。

      “万岁!”

      “愿为主公效死!”

      王凌现在负责核验军功、严明军纪。

      自打被俘以来,王凌简直算得上是孟县鰂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先是帮ꖨ忙平均授田,忙䋒过春耕以后芑又被委以掾史之职,与裴潜一同负责清算뿧物资、整理仓储。为百姓分发农具、借贷粮㎯食等琐事。 イ

      뷣炰后来军中缺文吏,张瑞便又将㢔他遣入军中。自其考功肃纪以来,公正严明,断无差错,

      深得将士信服,颇有萂威信。

      如此人才,更ᡣ坚定了张瑞绝不ᘢ放手屢之心૿。

      况且从汉军䂝俘虏中张瑞已得知吕布来孟县的原因,一切都因为王允从中作梗。

      以前是王氏不肯缴纳赎金,现在轮到张瑞不肯放人了㺣。蘅

      吕布大军后继乏力,张瑞只要守︪住县城,待州军返还闭。太原便再无任何威胁,任自己大촐军驰骋。

      到时自己会亲提大军至祁县拜访王氏宗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