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香凉

      龙老爷子脸色稍微平静下来,劝石凡道:“年轻人血气方刚,有勇气是好事...但这是别人婚礼,有些事你需要调查清楚,然后再从长计议。”

      李老太君点点头。

      他们两个在这里,石凡又在他们桌上。

      要是石凡闹事,他们两个的面子也挂不住。

      而且龙老爷子虽然觉得石凡有仇报仇是对的,但石凡要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保安,这就有些莽撞,不可取。

      还不如调查清楚事情的原因经过,到时候采取成功率更高的办法。

      两位老人混迹江湖一辈子,其中恩怨报复的事情干的不少。

      但像石凡这样跑到别人严阵以待的婚宴上来闹事,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

      三人都觉得石凡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而且两位老人没有明说说的一点是,石凡在他们眼里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言下之意他们不希望石凡闹事。

      石凡也听出两个老者的意思。

      轻轻一笑:“如果我做的到呢?”

      坐在身旁的李霜泽摇头:“吹牛谁不会,我还能上天呢。”

      “呵,那你上一个?”

      “都说了我是在吹牛,反正你说的事情也做不到,干嘛这么较真?”李霜泽微微恼怒,表情有些生气。

      说真的,她已经不记得上次对一个男人这么生气的时候了。

      “我真的能做到。”

      石凡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

      语气仿佛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实。

      李霜泽笑了笑:“那我们打赌,我不信你能做到,如果你今天不能在这里报仇,那你就给我端茶倒水,垫脚捶背,当我一个月的仆人!”

      石凡看着眼前未经人事的李霜泽笑道:“那如果我做到了呢?”

      李霜泽轻笑道:“你如果能做到,那我就给你端茶倒水,垫脚捶背,当你一个月的仆人!”

      李老太爷和老太君两人老神在在。

      谁年轻的时候没冲动过啊?

      他俩在石凡和李霜泽身上仿佛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

      婚宴进行到一半。

      罗云辉带着江韵下桌敬酒。

      首先第一桌便是龙老爷子和李老太君在的这主桌。

      这里论身份地位,最大的应该便是这一桌。

      两人来到桌前。

      罗云辉面上带笑,而江韵看到李霜泽身边的石凡时脸色大变。

      “石凡,你,你怎么在这里!”

      江韵震惊道,手中酒杯不慎掉落地面。

      酒杯碎裂发出刺耳的响声。

      罗云辉听到江韵这么说之后脸色变了变:“石凡,你就是那个石凡?你怎么会在这里?”

      整个婚礼大堂随着两人的短短几句话,变得议论纷纷起来。

      宾客中也有不少资历深的老者,有人好像认出了石凡的身份。

      “石凡...我记得好像是江韵家老爷子江建国和另一个老战友定下的娃娃亲对象是吧?”

      “应该是的,当初两个老爷子定娃娃亲的时候我在场,两个老爷子关系很好,说着孙子孙女以后要成亲的,不过现在两个老爷子早都走了。”

      “原来是这样...今天石凡来干嘛?是要抢亲吗?有好戏看了。”

      在场的人们不愧是京海市的半个上流圈子,连石凡这种几十年前定下娃娃亲的存在都知晓。

      李霜泽听到这些信息之后面色变得有趣起来。

      在一边拱火道:“原来你是别人新娘的原配啊,还谎称什么有仇,今天你该不会是来抢亲的吧。”

      石凡笑了笑:“我只是来报仇的。”

      “报仇?石凡,我们素不相识,你来报什么仇?”罗云辉站在桌前质问道。

      江韵面色难堪。

      片刻之后,她咬着牙面色悲哀地主动说道:“对不起,石凡...我不应该提出那样过分的要求。”

      众人哗然。

      江韵如此表现,看来江韵便是有愧于石凡。

      而石凡知道。

      江韵口中过分的要求,便是之前她要求石凡入赘江家并且附送上地产,最后被石凡拒绝的事情。

      “但我也有我的苦衷,石凡,求你原谅我!”江韵说到这里,眼泪便流了下来。

      江韵本以为罗家只想要石凡拥有的那片地,谁想到罗家是想联姻。

      既要地,又要人。

      自己即使要到了地,送给了罗家,她自己的父亲江若洪也会想办法把她嫁给罗云辉。

      这就是生在大家族的命运。

      短短一瞬间,思绪万千,江韵再也忍受不住,一张精致的脸庞哭花了妆容。

      江若洪见状带着保安立马赶了过来,

      把江韵带走之后,江若洪带着十几个保安看着石凡凝声道:“小子,快滚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