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之屋2善用自己天赋的女人

      献 站在峰顶上,领略云雨缭绕的风光,陈巧倩有种山河尽在掌握的感觉。

      “小姐ꀚ,天冷了,外面凉!”秋英拿过一件棉衣给陈巧倩披上。

      陈巧倩如今已经修炼到基础功法的第八层,早就寒暑不侵,点点寒意不会对她有多少影响。不过陈巧倩倒不会拒绝秋英的好意뽯,两年来,秋英照顾她良多,分别时候不免有䨖些伤ꆲ感。

      “秋英,你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紧了紧棉衣,陈巧倩转身问道。

      “我娘给砂我定在八月十五,说是那天吉利。”秋英鵑低头回道。

      “不到十天了,有点㖀赶,你早些下山吧,莫误了好时辰。到时候我还要来讨杯喜酒喝!”蜖陈巧銔倩不是个多情善㑒感的ኂ人,既然注定要分别,那就没有多停留了的必要。 

      “是有些ލ赶,桂子哥等ꏽ了我᯸十年,如今应该是急了。”秋英文静的脸上浮露出幸福的笑容,随后又说道,“可是我ᘘ舍不得小姐,这些㉥年一直待在春辉院,扙这次下山,就再难见到小姐,也回不到这里了,我想多待两天。婚礼的事我娘给我张罗得很好,到时候回去什么都准备好,也不麻烦。”

      秋英口中的桂子蟝哥,陈巧倩听她说起过,是个读书人,自幼学识渊博,准备来ࣀ年春天考取功名,入朝为官。两个人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秋蕐英被家眪里人送上山做侍女,两人就一直用书信联系。从她的口中可以樀听出,桂子哥是个深情的男人,年近二十仍未娶妻,一直在等秋英。

      对于两人急忙定下婚事,陈巧倩是十分理解的,到了山上,见到了许鬟多可以施展法术,又能飞天遁地的修士,心气高了,看不上凡人男子的女孩并姮不少见。不过艜那桂子哥是个好运的人,如此才能碰到秋英这样的好姑娘。

      砦相比之下,对于另一个婢女小翠的选择,陈巧倩并不满意。小翠不愿下山,她是看쐒不上平平碌碌的凡间男子,但如果说把她许配给修仙者,陈巧倩还没这个本事。故而,陈巧倩找到了她的二哥,让敋他把小翠收作婢女。有ꐩ陈巧倩的情面在,小翠不会过得太差,如果能不能爬上她二哥床就得看她自己的本事了。对于这个选择,陈巧倩自然不会满意,门不当,户뚼不对,小翠日后的日子想要过得幸福并不容易。짇然而陈巧倩却不会反对,她첦没有替小翠选择人生的权利,只能尽可能的帮她一把。

      꺠过了两天,秋英离开了⯼小院,家䡯里来人催她,她也就不好再停留,小院安静了不少。没有了两个侍女,陈巧倩有些不习惯,主要还是륈梳妆䋺打扮这块。前世一个男儿身,哪里会这个,重生成为陈巧倩的这两年,她嫌麻쵉烦,一直都Ẳ是两个侍女帮忙打理。现在畖没人帮忙,陈巧倩只能简单把发丝理顺,然后用丝带扎好。至于其他化妆打扮,却是完全不会弄,好在陈巧倩长得姣好,一张面容不施粉黛也不差她人,不至于ꇾ晓得邋遢。

      “三叔,你怎么亲自过来了?侄女还打算这两日去找您呢!”小院来덣了个彪形大汉,看面容不过才三十岁左右。实际上陈巧倩섎知道,她这位三叔驻颜有术,如今已经是五十有余。

      “侄女的事,三叔怎么能不上心呢,这是家主给你的东西都在储物袋里鮆。家主让我嘱咐㆗你,뵶三年后就是修仙门派招收弟子的时间,那个时候你务必赶回家族参加选흍拔!”

      陈巧倩接过储物袋,神识探进去,好家伙,东西姶可不少呢。里面毀光符咒都有二十多张,修行的丹药也有术十几瓶,更有两块中品灵石,五十多块低阶灵石。!

      “三叔,怎么会这么多?”这里面的行当加起来,得有上千ྍ灵石,也不怪陈巧倩吃惊。

      “这是你未来三年的修炼资源,家主考虑到你打算外出闯荡,因此让我们鿤给你换成比较实用的符咒。”

      “那如此多谢三叔了ᛊ。”陈巧倩拜谢道,又取出一把钥匙,递给三叔,说道:“三叔,我这下山历练,平日里还需劳烦三叔安排一个人帮忙打扫一下我这春辉院。”

      三叔接过钥匙,锤了锤胸口,保证道:“放心,这点小事,包在三叔身上。”

      三叔走后,陈巧倩即满意家族给的资源,又想起那日在祖宗牌位面前的起誓。

      嘗 半个月前,陈巧倩巩固了练气八层的修为,便向家主陈尧何申请下山历练。原本陈尧何是不同意ﯸ的,但是当时恰逢陈家老祖出关。两人传音入密交流了好一会,然后陈家老祖一边检查她的修炼结果,一边侵入她识海。此事做得隐秘,也谕就是陈巧倩两世为人,神识敏锐才能察觉მ一二。而后又被要求在陈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前起鞠誓,以振兴家族为쉜使命。

      对于陈家老祖的做法,陈巧倩有所猜测,因此丝毫不敢违背,一直保持恭敬的态度ৗ。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好处,陈尧何同意了她下山的请求,蠜还给她准备了如此多的宝物。

      离开之前,陈巧倩去了一趟凡人聚集区。不过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她现在的父母,并没有相见的意思。见一家子过得还可以,陈巧倩只是留下⮐两瓶金乌丸和一封信件便离开了。

      陈巧倩下山之后,却是没了个方向。来到这个世界两三年,她ዧ一直在陈家待着,从未下过山,对山下的古代人文风情很好奇。雇了一辆马车,走走停停,有时也会品尝这个世界的美食。这一般的食物对她来说并无多大뗎益处,反而会加重自身浊气,多花时间炼化。但人有时候为汷了点口腹之欲,遭点罪是应该的。

      马车一路向北,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来到一座偏远小城,雍✜城。

      雍城的建城ᵽ历史已经不可追寻,倚靠在雍水的一侧,人来人往,以水运为主,在整个岚州的各大主城之间排不上号,不过多年来的风调雨顺,造就了这座城里悠闲的风气。一路走来,陈巧倩见到的雍城人并不忙碌,几个人挤成一堆就可以吹牛聊天,好不自在。

      陈巧倩点了ၖ碗茶水,仿佛也被这里的风气所感染,悠哉悠哉。等茶水摊里不忙的时候,取出两颗碎银子放在桌上,对着茶馆倒茶的老叟问道,“老人家,我想请问一下,您知不知道秋家在㥎哪个ꃴ方向?”

      “姑娘,您是问的哪个秋家?”老叟添好茶水,思索了片憘刻回问道。

      “恩,我倒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他们家在后天有场喜事,是要嫁女儿。”陈巧倩对秋英的家世并不是很清楚,像这种和她关系不大的事情,她一般쥍不会主动了解。

      老叟皱皮的脸上露出笑容,不动声色的收下两颗碎银子,说道:㌱“要说这这雍城能被人记住的秋家也不过三户,如果说是嫁女儿,那只能是城东秋大善人。后天便是秋家女儿和王家公子的喜事,那个热闹了,听说县老爷都会过来给两位新人主婚,城里但凡是叫得上名号的,都会去参加宴席。不过说来也怪,秋家这十多年来只知道有两位公子,这大女儿倒像是一下子冒出来的,一冒出来就和王家结亲⡋,你说怪不怪。”

      “是挺怪的,那老人家,您去忙吧!”陈䟈巧倩附和了一声,心中明白,这应该就뭅是秋英的家了。

      出了茶馆,陈巧倩一路向东,又向两个路人打听了秋家的位置。正要赶去,路上却碰到一群人围着,热热闹闹的。

      ﳎ“蘯这位兄台,前面这是什么热闹啊,怎么这䒶么多人?”看热闹是人的天性,陈巧倩也不例外,便碰了一下身前一个蓝袍书生模样。

      “谁啊!”青年恼怒的回头,见是陈巧倩,眼前一亮,马上蕩换了个脸色,双手抱拳行了一礼,道:“不知姑娘当面,小生县学学子马有才在这怹里有礼了。”

      县学学子,应该就是这里的读书人吧,陈巧倩一边想着,一边抱扇回礼道:“见过兄台!不知前击方发生了何事?”

      “哦,哦,”马有才迟钝的回道:“有对南方逃뽲难来的父女,前些日子就在这条街上乞仯讨,许是那父亲过于年迈,终究没熬得过去,在昨天夜釱里走了,女儿不忍父亲的暴尸街头,想要卖身葬父。不过,那小娘子要价三十两ꀋ白银,有些太高了,愿意出这个钱的不多。”

      陈巧倩了解过这个世界的物价,对于一个普通的的三口之家来说,五两ﻋ纹银足够࢕维持他们一年的温饱。不过卖身ܽ葬父这种情节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竟在这里碰到,“既然不愿出钱,那干嘛还在那里围着。”

      상吴有才不屑的说道,“这些人外表光鲜,心肠却是大大的坏。姑娘,请看这天,青天白日………”

      “你䜷说됝天气太热了?”陈巧倩听他一指,便明白了,气愤道:“如今这个天气,尸体放在闹市,不一会便会发臭。那姑娘既然打算卖身葬父,想必是个孝顺的人,定不斶愿父亲死后遭人非议。这些人倒是打得一个好算盘。”

      “可惜吴某只是一个小小的学子,见此不公也只能鸣声不平,非不愿,实乃人̻微言轻。”吴有才颇为无奈的쬶说道。正在这时,人群中一顿骚乱,几个青布衣裳,做下人打扮镘的在那大吼着让开,让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