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妞妞基地

      之后煾的几天,谢淳只是简单的询问了宁荣荣几次关于天地精华的事情,最终得出结论,宁风致无法突破八十级肯定和这个有关系。

      按照宁荣荣的描述,所谓彜的天地精华是和魂力糅合在一起、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的东西,她之前根本没有刻意吸收过。

      谢淳对此也有一个猜测,七宝✮琉璃塔之所以无法突破到八十级,是因为它没有第八层,根本无法将天地精华引导到武魂里面罒,也就谈不上什么吸收了。

      有了这个结瘿论,谢淳对于宁铆荣荣就兴趣不大了,重新恢复每日酒店大斗魂场两点一线的生活,偶尔和叶泠泠探讨几句九心海棠——主要是他没有钱了,只能话疗几句,九心海棠复制计划已经搁浅了好多天。

      这一日的大斗魂场比赛,谢淳椱又一次抽到了替补位,这已经是连着第三天中标,只能说是老倒霉蛋了。

      ꣚ 坐在观战席,谢淳打量着他们七人今天的对手,是七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

      穿裙子打架也不怕走光?

      咕调开系统面板,简单看了下ᖆ对面几人的信息,谢淳挑了挑眉,七个强攻系魂师,就离谱,这是个什么阵容?

      换到英雄联盟里面就炱是五个ADC上去打团,这队伍的组ꆻ建者是脑子有问题吗?

      裁判简郣单介绍了一下两边的队伍,接着宣鮨布比赛开始。

      两边开打后,谢淳忽然发现刚ど才的想法好像有些错误,七个强攻系㢼魂师也不是不能打,至少在䃃现在这个情况来看还处于上神风。

      튏这蘟就是传⣦说中的一力破万法吗釈?

      破万法也就算了,这几个女孩子怎么还有安鹛全裤,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ꅐ

      对于皇斗战队这几个人来说,天上的御风起到的是空中支援、切割战场的作用,但在这种七个强攻系一졻起上的情况下,他能起的ᦍ作用明显不大。

      而奥몝斯罗这个敏攻系魂师,平时的目ٴ标就是针对辅助系魂师的刺杀,但现在没有辅助羧系了你还刺杀个锤子。

      石家兄弟起到的作用反而大了一些,至少潺在对方没有敏攻系魂师的情况下应该能很ದ容易的保住叶泠婟泠和独孤雁两人。

      谢淳又将目光投向站在斗魂台边上的叶黝泠泠,作为魂技只有治疗的辅助系ꦣ魂师,治疗鵰量肯定↞是不ቷ容小觑的,如果在势均囀力敌的情况쒊下,有一奶个叶泠泠肯定能将战斗拖得很久,甚至将对方的队伍拖垮。

      但现在这个情况肯定是不行了,冲在前排的玉天ꉿ恒根本就㟱站瞫不住场,一个人怎么可能挡得住好几鲫个强攻系魂师,叶泠泠的哴治疗練根本就跟不上퓦他的消耗速度。

      “你觉得他们能赢吗?”秦明坐在旁边,神色轻松的问道。

      “理论瞨上来讲是能赢的。”谢淳在脑海中大概模拟了一下,“对面这七䤋个人没有辅ꃽ助系魂师支援,只要以雁雁为眰核心,靠着石家兄弟采取守势就可以郊了。”

      “一直防守怎么ퟢ赢?ꅜ”宁荣荣提ꏟ问맕道。

      虞“뉉那不是还有泠泠嘛,只要对面没一波把天恒抬走,以九心海棠的治愈能力,没多久就重新站起来了,到时候靠着他正面碾压过去就是了。”谢淳顿了顿,补充道:

      “毕竟对面七个强攻系也就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比较强,等到后面状态不好或是魂力不足的时候天恒在里面就是乱杀。”

      銪 盚 “分析的脉很对。”秦明拍了几下手,“你说的是最稳妥的胜利方法,但他们不会这么做,因为你少考虑了一样东西。”

      “哈?”谢淳又重新思考了一遍,好像并没有什么遗漏,“我缺少놞想象力吗?”

      볊“不是,你想的已经逐十分全面了,但你没有考虑的...是人心。”

      “比如说雁雁?”谢淳自然是一㹭点就通。

      “对,雁雁算是个比较感性的女孩子,和天恒交往很长一榧段时间了,现在天恒受伤之后趴在台上,她怎么可能不急。”

      “的确很有道理,但她急了也没什핋么用吧,不按照防守反击的思路走下去的话,难道她还有其他的办法赢?”

      “当然粣,你就没发现雁雁平时和你们训练὿的时候只用쳞两个魂技吗?”

      谢淳沉默了几秒:“秦老师你的钇意思是她的第三魂技是个大范围縪的杀伤技能?”

      这场面除了超大范围AOấE魂技根本就解不了,当然要是能捏碎传送符然后封号斗罗神兵天降他؄也没的说。

      “你看下去就知道了。”秦明神秘一笑。

      两人谈到这里的时候,台上的独孤雁一声尖啸,身上的第三魂环骤然亮起。

      谢淳这个角度清晰的看到,独孤雁碧绿色的双眸完全渲染为了紫色,就༌连武魂上碧绿色的鳞片都带有淡淡的紫光。

      紧接着,独孤斵雁张开嘴,一口浓郁的紫雾喷吐而出,在斗魂台上缓缓扩张,朝着对面的七人那边迅速扩散。

      奥斯罗和御风见她开了大招,连忙从两侧撤回,缩到了石家兄弟的身后뙨,他쥤俩是真正见过这紫雾威力的人,该不该撤退回来显而易见。

      퐮没过几秒,斗魂台中央的紫㑏雾如同屏障般将双方魂师隔开,对方的七个魂师想躲避紫雾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像御风一样在天上飞着,二是直接챡退下斗魂台,结束这场比赛。

      ⣔ “这什么魂技?毒吗?”谢淳ꗿ看着台上不断退后的七人,感觉这魂技的威力好像很大的样子。

      “雁雁的第三魂技,碧磷紫ᑨ毒,是一种纯粹毒素,会让中毒之人动弹不得,全身腐坏。”

      纰 “这么恐怖?”谢淳感觉以后得离这个妹子远点了,⁄玩毒的哪天给他阴了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 “这只是官方说法,其实也没有那么强,哪怕是真的中毒了,雁雁也能帮忙解开。”

      “那还好,我还以为染上就必死呢。”

      箫 “大陆上哪有那么厉害的毒,就算是有也一定会有解药。”

      “应该吧。”谢淳并不想和他争辩,将目光转移到扔놎在比赛的场内。 埯

      对面的七人在被逼到斗魂台边缘后,其中一名强攻系魂师上前试探了一下毒雾,结果几秒钟之后就麻痹在地不能动弹了。

      溚 “我们认输。”

      “本次斗魂团体赛,□皇斗战队胜。”裁判高声喊道。

      独孤雁确认玉天恒没有问题后,伸手解除了倒在地上那人身上的毒。뚡

      玉天恒在犚接受叶泠泠빓的治疗后,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婢候,独孤쇅雁突然从台上倒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