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直播高清免费大全www

      现代社会,男䣟女平权,但这只是在权利、责任和义务方面的平等,并不代表扯平了男性和女性在身体素质方面的巨大差距。ᇙ

      쮿据科学ᘿ研究表明,在随机抽选的两千名志愿者中,▽上肢力量、握ᑷ力等各方面,男女两方的曲线丝毫没有吻合,女性的力量上限刚刚接近男性的力量下限。

      体育竞技运动则充分说明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NBA中灌篮很常见,都难以统计到底完成过多少次灌篮,但放到WNBA中,灌篮ퟍ次数只有21次,仅7名女性篮球运动员完成过。放在奥运会女子篮球比赛中ᑓ,在2012年的䢻伦敦奥运会上才出现了第一次女子灌篮,目前能在正式比赛中完成ᔖ的灌篮还没凑够两位数。

      在举重比赛中,男子56公斤级的抓举世界纪录就是139公斤了,但换到女子举重比赛中,到了64公斤级别,抓举世界纪录还是没达到这个数值,仅有117公斤——如果不谈公平竞技的问题,男性省级,不,市级运动员就能和女性世界级运动员相抗衡。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差距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近些年西方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一些地왬方赛事开始允퀳许“跨性别者”参加女子比赛,这种对比就更明显了——在一场拳击比赛中,一位“跨性别”拳手对战一位女性资深拳手,第二回合女性拳手就暰被打到头骨骨裂了,事后采访时非常沮丧,表示“从没挨过那么重的拳头”。

      说真的,只要赛事组织者还有点基本常识就办不出这种糊涂事。

      或者说,西方所谓的“政治正确”真是太可怕了,十分容易造就“人类迷惑行为”。

      雾原秋不想占这种便宜,格斗比赛和一位少女打,他自己都觉得不公平。在他预想中,佐藤千岁会找一个成年入段的男性格斗高手来修理他,他会尽力一겲战,无论胜负他都乐意虚心进行学习。

      他又不是输不起的人,甚至输了说明自己确实还有提升的空间,该高兴才对,但这一切要在一场公平比赛中进行,面对一位少女他根本无法全力以赴,更不想给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双方又没什么仇怨,根本没必要的。

      他本能就很抵触打女孩子,十分不满,佐藤千岁不明所以:“我没有开玩笑,就是她啊!要不是为了你,我根本不想来见她。”

      “这不公平,换个对手,我们去找你父亲。锩”

      佐藤千岁狐疑地看了看他:“不公平?什么不公平?你知道她的外号叫什么吗?她被人称作ಚ‘同年至强’。她长大到现在,在菴8岁以下、8—12岁、12—16岁组的所有正式比赛全赢了,不论面对男生还是女生,无一败绩,是当代极意神道流最得意的弟子,14岁就拿到了‘皆传’名号,现在没拿到‘免许皆传’只是因为年龄不够,不是实力不够。”

      ወ “如果嵱说有什么不뫴公平,你这种没正经学习过⒤格斗技的ꛜ菜鸟,第一场练习比赛就要面对她这种天才,才能说一声不公平——雾原同学,你要相信这世上是有天才的,他们轻松톎就可以完成常人无法想象꡵甚至终身都难以企及的事。”

      “在某种意义上,你也是天才,身体上的天藠才,但她同样是,她是技巧上的닋天才胢。”

      佐藤千岁认真说道:“技巧,就是用三分力胜十分力,你试试就知道了,她的身体素质确实不如你,更不如电车上的行凶者,但我相信当时在场的是她,绝不会像你那么狼狈,她在很短时间就能杀死那位行凶者,身上都不会沾到血。”

      她说着话又望了一眼南三知代,“别被你的眼睛欺骗了,她可不是我这样的可爱少女。我从小和她一起长大,我了解她,我甚至敢相信她能赤手空拳杀死一只䥺黑熊。”

      伕“绝对不要轻视她,她很危险的。”

      他们两人在这边嘀嘀咕咕,交头接耳,일搞得像是有什么阴谋一样,南三知代就静静站在环廊上等着,没眏有丝毫不耐。雾原秋望着她,倒是收起了轻视之心——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能打出外号的庙人当然要小心一点。

      ꧛ 同年至强吗?

      完全看不出来啊,她也就比同龄少女身材ṝ修长一些,长得漂亮一点,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真的ﺱ只凭技巧就能常胜不败?

      细想想好像确实不是没可能,都怪那帮树精,自己打起人来确实挺糙的,但自己只粢要抓到机会,一拳就能放倒她吧……

      褥 “好了,我们快过去吧!”

      雾原秋还在那里琢磨呢鱗,输得起不代表想输,既然没什么不公平的问题了,他还是想赢的,但佐藤千岁一拉他的衣袖,奔着环廊就去了,抬手打招呼:“好久不见了,小代。”

      日式木屋为了防潮防雨都是微微悬空的脚楼,环廊自然也高,三知代居高临下望着佐藤千岁,又看了看她手里拉着棬的衣袖,眼神淡漠:“是好久不见了,阿鹤,鴿你来做什么?”

      佐藤千岁一指雾原秋:“带人挑战你。”

      三知代的目光落到了雾原秋身上,看了֬片刻,向佐藤千岁问道:“要比什么?”

      “体术。”

      “那跟我来吧。”三知代说着就转身开始带路。

      ᶸ好鸡儿干脆,这就要打了?

      果然有同年至强的气势啊!

      雾原秋心情微妙,脱了鞋拎着,跟在三知代身后走了一会儿,就顺着环廊䪃到了一个院落。院子里很大,光秃秃的,地面平整,远处竖着几个草卷箭靶,近处立着几个坑坑洼洼的木桩,而主屋进去则是个铺ㇳ着桐油木地板的小型道场,光可鉴人。

      三知代等佐藤千岁和雾原秋在玄关放好了鞋子,弹了弹自己裙子一样的大袴,对佐藤千岁静静道:“我去更换一下衣服,护具在哪里你知道,麻烦自己取吧。”

      佐藤千岁比了个OK的手势,接着看了看雾原秋的便服裤子,觉得够宽松,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材,便直接去了一个和道场相连的小房间,取出螱了一尋套护具。

      雾原秋瞧了瞧:“还需要穿这些?”

      “当然,不然每次比赛完了大혭家都要养팎伤,那多耽误时间。”佐藤千岁很熟练的整理着护具Ⅹ,突然想起了一事,转身看向了雾原秋,“对了,你昨天的伤不要紧吧?我有点太急了,不行我们过几天再来?”

      “已经秬没事了。”多谢树精牌血瓶,雾原秋这会儿状态正佳,而且还被佐藤千岁的话激起了好奇心,想看看真正的格斗技巧是什鷼么样的。

      “真的没事了吗?不要逞强。”佐藤千岁不放心地按了按他的两肋,又按了按他的腹部,接着又去按他的背⚃,䈩按着按着,按上瘾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家⯲伙穿着衣服看起来和个正常人一样,这伸手一按,肌肉像是铁铸的。

      这腹肌,这腹外斜肌,这腰大肌,这背阔肌,核心肌群这么发达,难怪这小子这么҄抗揍,之前还是低估他了。

      这身体强度,自己全力打他一拳,他都不会有什么感觉吧?

      运动肌不错,稳定肌肯定也不错,难怪他在打斗中重心那么稳,动作那么灵活,真폰是个完美的格斗胚子啊!

      佐藤千岁正摸得起劲,小手被雾原秋一把打开穉了——你搁这儿验伤呢还是占便宜呢,都快摸到我屁股ǥ上去了。 읊

      佐藤千岁摸不成了也不在乎,越看越满意㙝。

      ።这家伙ꔊ能把自己练成这样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唯一郸的缺陷就是没有遇到一个好的老师,本身对技巧也不重视,就仗着自己力气大胡乱打人,结果就沦落到街头斗殴的水准了。

      好好指导一下,他百分百是个上띧好的打手,很不错!

      她满意鸈一点头:“你没事就好。”

      她说着话,给雾原秋套䇕上了一件绵软能吸收冲击力的背心,系上了同样绵软的护胫,又拿来一个拳套给他戴鐃上。

      ࡇ 雾原秋还是觉得有点쫩多余,但考虑到他如果不穿나,三知代八成也不会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用力握了握拳,觉得很新鲜——拳套有点像小学冬天时戴的那种写字手套,就꘼是多了一个微微前探的鸭舌。 횈

      佐藤千岁知道他是个外行,给他解释道:“鸭舌是保护你拳节关用的,人的颅骨比指骨要坚硬,全力打击头部有时会造成指骨骨裂甚至骨折。拳经上有句老话,以硬打软,以软打硬,你在电车上就犯了不少这方面的错误。你要记住,身体是格斗家的本钱,而且还是非常有限的本钱,再怎么爱惜搫都不过分,不要仗着身体好就胡乱行事,不然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

      “以硬打软,以软打硬吗?”雾原秋沉吟起来,以前可从没有人和他说这些,看样子自己果然有必要好好学习一下了。

      “对,简单地﷢说,就是用你坚硬的拳头去攻击对方柔软ꞯ脆蝅弱的地方,比如胸、腹、眼等处,而攻击对方坚硬的地方时,比如颅骨、下颌、膝盖鱶这种地方,你就该用掌、虎击(掌根部)、手刀等方式。”

      佐藤댙千岁已经进入教练角匬色了,解释得很认真,“格斗从来都不是硬碰硬,那是混混打架。尽最大可能杀伤敌人,同时保护好自己,这才是空手格斗的基本要求,不然大家都拿拳头打人好了,这样最简单直接,何必要在基癣础动作中再加上手刀、虎击之类솁的。”

      顿了顿,她看雾原秋在那里思考,豱又笑道,“你现在不用考虑这么多,以后我会教你的。你现在需要的是体验,过会儿你看小代怎么对付你就行了,这是我们合作的第一步,也是你的第一课。۸”

      雾原秋无语了一会儿:“你就这么肯定我会输?”

      佐藤千岁也很无语:“你ਐ一个新手菜鸟,上来就打倒一个身经百战的BOSS,你觉得可能吗?”

      “只要有一拳的机会……”

      “你不会有任何一拳打娦到实处ﻆ,就算打到了,她也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佐藤千岁的表情渐渐转为了认真,“但我们以后需要经常来找她,你需要一块磨刀石,没有比她更好的陪练了,所以你要给她来一下狠的,至少要让她手忙脚乱一下。”

      뿎 “记好了,在比赛骷开始后,她的第剼一次攻击会攻击你的左大腿外侧,你要表现得毫不在意,那她的第二次攻击会落在同样的地方,这就是你的机会—䊯—什么也别管,向前快速一步,用뤪右顺突攻击她的左锁骨,她一定会吃亏的。”

      右顺突就是右脚向前的同时打出右直拳,能借腰力,速度快威力也不弱,这个雾原秋知道,他基础技全都练过,但他不太相信,还能这么ㆄ预测?

      켫 他问道:“你确定?”

      佐藤千岁一脸自信캓:“当然!我和小代刚出生就躺在一个摇篮里,这世上没人比我更了解她。她这人表面冷淡,但内心十分骄傲,她不认识你,比赛开始后第一时间必定会进行‘割试’,也就䷏是踢你的左大腿外侧来测试你的身体强度。这是她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以决定后续该用多大的力量来攻击你,免得把你打成了重伤。”

      “所以,这就是她的破绽,㟉你可以借此让她吃点苦头。”佐藤千岁说着话望向了道场的门,“好了,她来了,准备上场吧,占了便宜,体验一下技巧,输了比赛我们就跑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