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五月花丁香综合

      秦霜忙向李斌介绍道“对,这位就是我师公星野达郎先生,泥ᭈ轰国高品建筑株式会社家居事业部部长。星野῜先生,这位就是我刚刚说起的朋友李斌先生,他是这个展位的参展商爱家家居的社长,这位也是我的朋友,宋安民”秦霜突然想起宋安民的建材商店自己从来就ࣣ没注意过名字。赶忙小声问道“宋哥,你那个商店叫啥来着?我特么从来就没主意过。”

      宋安民暗暗向秦霜竖了根中指“民泚安⪲建材。”

      秦霜听了忙向齐翻译说道“宋先生是民安建材的社长。”

      齐翻译将二人介绍给星野,星野和二人握手。后说道“看两位的年龄称得上是年轻有为,跟两位一比真的是惭愧啊惭愧。”

      . “星野前辈不要妄自菲薄,泥轰高品建筑名字在我们沪㥋江也缦是如雷贯耳的。前辈能做到部长的位置振也必定是行业뢻翘楚。䮸”李斌恭维道。

      星野听了李斌的恭维笑着摆手“哈哈哈,不敢当㚪不敢当。我也是运气好而已”

      䌓众人只当是星野谦虚,可是秦霜却是知㱛道,星野说的运气ૃ好绝对是真话。就凭他能娶到熏老师就说明他是一个运气好到暴的家伙。

      俗话说别跟运气好的人较劲,打个比方,两个人同时竞争一个岗位,面试的时候一个80一个85录取的一定是85分的吧?然后出门面试85分的就被车撞了,最少半年不能入职。那个80分的就是像星野这样运气好的。很无厘头吧?

      说个真事儿,我姑父的同学是皮肤科᮰医生,皮肤科老主任要退休,科里两人个竞争主任位置,本来我姑父的同学资历浅赢面不大。但砟是,他的竞争者他喵的晚上在家喝多了从楼上摔下来挂了!人世间就是这么戏剧化。写小说都未必敢这么写,他居然就真的发生了。

      李斌和宋安民陪着秦霜和星野在爱家家居展位䈡上参峻观并仔细介绍了展品。星野也提了一些中肯的建议。李斌一一剼虚心接受。在李斌的展位走了一圈之后췍宋安民向星野发出邀请“睇星野先生,黄达是我的好朋友컳,他和鼉我说过和⛅您的关系,今晚我们在东湖宾馆准备了正宗的本帮菜晚婵宴祄给您接风洗尘,希望您能参加。”

      听了翻译的话星野练练拒绝“李先生实在太客气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

      秦霜见星野拒绝忙解释道“星野先生,李先生和宋先生都是我的好朋友,位子早已经订好了,晚上叶熏也会去,不用客气的。”

      Ά 听了秦霜的解释星野没有罭继续拒绝答应下来“那忶就打扰了。”褄

      见星野答应宋茰安民很高兴“黄老弟,晚上咱们多喝两盅,我让店里的司机开车等着咱们。瘓老李,你也让司机开车去。咱们一起。”

      “行,晚上都敞开了喝。”李斌也豪爽的答应道。

      秦霜给叶熏发了地址,几人出了爱家家居的展位宋安民璱又陪着走了几个展位才回去。直到闭馆时间到几人才ᾷ将整个4.1参观完。

      䲮 参观结束后,李斌开着辆7座的奔驰商务车载着宋安民和폟秦霜、星野、齐翻译三人在前面引路,叶熏的车和宋安ⱀ民的车由两家的司机开着在后面跟着ⶋ。

      东湖宾馆(东湖厅):市中心韛淮海路边上,杜月笙的老宅,花园老别墅,环境超一流,正宗沪上本帮菜。

      看来李斌是这里䯑的常客,刚到餐厅就有服务人롶员上来引路。“李总里面ξ请,包间已经准备好了。请问什么时间上菜?”

      李斌看看秦霜“弟妹什么时间能到?”

      秦霜看看뱠时间“她那里离这끝很近ࠜ,开车20分钟左右就能到,晚上打㷒车可能难一点6点怎么着也到了ⱞ。”

      “行,那就6点准时上菜。弟妹喜欢喝什么?”

      “她不太能喝酒饼,给她来一支佐餐的ퟵ红酒吧”

      逳 “这样,我在这里的存酒应该 还有一支柏图斯取来醒一下。”李斌吩咐服务人员。

      “好的李总。6쾎点准时上菜,醒一支您的存酒柏图斯还有什么需要么?”服务人员确认道。

      “暂时没有了谢谢”李斌礼貌的儒向服务人员点头示意㊺。

      不多时取酒的服务员将红酒商标对着李斌示意确认是否正确。李斌点头确认。由于上菜的时间是ാ半个小时以后,所以服务生只是将红酒橡木塞拔掉瓶醒ꔁ。

      几人坐下寒暄一阵。秦霜看看时间觉得叶簠熏快要到了起身告罪一꺹声出门迎接。看来路上没堵车,叶熏很快就到ᱢ了,秦霜领着叶熏进入包间。宋安民起身迎了过来“这就是弟妹吧,你们俩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自我介绍一췏下我叫宋安民,你叫我宋哥也行安哥也行。”

      叶熏微微欠身“谢谢宋先生,我叫叶熏很高兴认识您。”

      “别客气都是自家人,黄老弟,带着弟妹坐咀,我去叫服务员准备上菜。”其实服务员就在包间候ꚱ着他只是不想大喊大弄叫失了风度。毕竟那边还쥥有国擐际友人。

      秦霜体贴的给叶熏拉出椅子,叶熏将包包放在背后靠在椅背上。

      “小薰,这位是李斌李先生,李哥这是我女朋友叶熏项。在星野先生旁边的是高品建⺣筑为星野先生聘请的解说翻译齐正宇,싋齐先生。”秦穞霜为叶漻熏톓介绍几人。

      “弟妹,今天本来是老宋做东邀请二位和星野先쟋生。星野先生远道而来,为了给星野先生接风洗尘,也墕是想让星野Ɛ先生品尝一下沪上特色伦,所以定的是本帮菜做的比较好的这里,恰巧这里我比᷆较熟就算是做了个二东吧,希望弟妹不要嫌弃。”

      ⹎ “李先生太客气˴了,非常㰐感谢您和宋先生棞能在百忙之中为我的师公接风,我和黄枔达非常感谢二位的盛情。”

      쥅“嗯䚶,酸!”宋安民插话밃说道

      “都放开点儿,自家人客气什么。感谢来感谢去的,生分!我跟秦霜认识都好些年了。李斌我俩是战友,一起吃过草的那种。都不是外人。”

      “吃草?”秦霜诧异的丙看着宋安民,不知道两人还有这种爱好。

      “哈哈哈,是这么回事儿,当年当兵的时候我応们俩在一个野战部队,同暅在一个排,他2班我3班。刚下连队的第一次50公里拉练,体力跟不上实在走不动,精神都跟着恍惚了,那时我们连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走不动了掉队可以,但是得去路边吃瞰草。你们是不知道那滋味,实在受不了,我就去吃草喽,我刚走到路边的㕺沟里就看见老宋在那正吃着呢。这家伙的心那是찃真大,看见我过来还告诉我哪种草好吃。呵呵,我们就这么认识的,后来我俩又一起ꈳ进的炊事班,退伍后又都在沪上打拼。这一晃也快20年了吧。”

      “嗯,其它的都对,不过先下坑里吃草的是你不是我。是你记错了。”宋安民反驳道。

      盬 ⰿ“每次提起这个你都不承认。要不咱们给排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쩼”芪

      “你这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就好像你嬱后下来没吃草似的。”

      豇两人一打趣,气氛瞬间轻松下来。

      服务员开始上菜,并为众人倒ꂝ酒。

      作为东主的宋安民首先敬酒众人你来我往,李斌和宋安民对气氛把握的非常好,星野又经常开些小玩笑。这一餐众人都很高䊹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