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频app二维码下载

      沈迹无法视物,行动难免会慢上一拍。

      不过还好,木昭比他快一些。

      刚好把奴隶接住了,安稳的放在地上。接住的几息之间,她简单的给他探了探脉,气息十分微弱,感觉起来就像是不久于人世了。

      虽说木昭十分不想多管别人家的闲事,但是就这么当着她的面草菅人命,怎么看都有些刺眼。

      “我说你们那么想知道这水是个什么问题,怎么不自己试试啊?欺负弱小就是你们宗门教你们的道理吗?”木昭出言讥讽他们,客气?犯不着。

      一行人恼怒,“你?!”哪里来的丫头片子竟然敢在我们宫氏面前叫嚣。

      “折折,”沈迹闻言,轻唤了声木昭,却丝毫没有责怪木昭出言不逊的意味。他用他惯有的谦逊和煦的语气,出声道:“各位,这水中有可吞噬生肉的火蜱兽,若是将他扔入湖中,想必是九死无生。”

      “哪里来的瞎子,多管闲事?”莺儿轻蔑的看着沈迹,一双原本格外美丽的杏眼此时却十分不礼貌的上下打量沈迹,她心中暗自盘算,不过一个瞎子,还真是可惜了这副上佳的皮囊。

      而师兄却疑惑的发问:“什么火蜱兽?那是什么?”看来也是从未听过这个名字名字。

      “火蜱兽原生于晏山大漠深处,与同生于大漠深处的炎猩矿伴生,可吞噬一切活物,也被称为死亡之虫。”

      “大漠深处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师兄皱眉沉思,他狐疑的说:“你该不会是在诓我们吧?”

      沈迹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

      木昭也无视了那位师兄,她看向沈迹,问道:“那这火蜱兽可有什么弱点?”

      木昭这下是问到了点上。

      她知道按照沈迹的性格,定不会放任这么一个危险的东西留在这常有人来人往的沙漠外围,就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要害了多少人。

      如今沈迹遇上了,肯定是要除了这些可怕的东西。

      沈迹有些语气沉重的说道:“典籍上记载,火蜱兽常居水中,喜热耐高温也耐旱,属水路两居之物。细小如烟尘,兵器斩之,不得果。”

      “这么说,耐高温便是火烧也不会死?兵器也伤不得,那要如何解决啊?”莺儿听了沈迹的话,就像是被吓住了一样,她悲悲戚戚的拉着师兄的袖子,两行泪瞬间挂在了容色姣好的脸上。

      师兄最吃莺儿这一套了,他用袖子为莺儿擦去泪痕。

      他们身旁的同门师弟见莺儿师姐伤心,便立马建议:“既然这么难对付,不如我们就赶紧离开吧,反正宗门离这儿也不远,来日等我们回到了宗门,禀告宗主大人,他定会派人来解决的。”

      谁知莺儿却突然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正义感爆棚的说道:“叔父自小便教导莺儿,要为民除害,若是放任这些火蜱兽在此,也不知道还要害多少人,师兄你说对不对呀~”她轻轻的摇了摇师兄的衣袖,一副娇俏羞怯的模样。

      师兄原本听沈迹说这东西这么难对付,他也和那师弟存的同样的心思,想要赶紧溜之大吉。

      结果一听莺儿一介弱女子都这么的善良,这么的为民着想,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有什么理由退缩呢?

      “师兄,我相信你~”莺儿再添一把火。

      直接激得师兄怒发冲冠,将理智烧了个粉碎,也不掂量自己能力了,就直接运起灵气,提前冲向湖面了。

      谁知他的面前陡然出现了一把银寒泛光的宝剑拦在他面前,“道友,我劝你还是如你师弟所说,回去请你宗门的长辈来吧。”

      “你?!竟然敢拦我?”师兄怒了,只觉得他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才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催动灵力,对着沈迹使出剑招,“漫天剑舞!”

      他的灵剑应声分化出无数支剑,悬在空中,直指着沈迹与木昭两人。无数剑都在轻微颤动,好似一匹匹就快要脱缰的野马一般,势如破竹。

      “哇,好厉害,早就听说师兄得了本家真传,学到了漫天剑舞,没想到是真的!”众弟子见胜状纷纷称赞起他来。

      “那可是晏山宫氏本家的剑招,师兄真不愧是我们宫氏的中流砥柱呀!”

      “是呀是呀,好厉害。”

      “看来今日这两人必死不可了,哈哈。”

      “师兄~”莺儿也眼含崇拜的看着师兄。

      面对这种阵仗,木昭眼神都没变过,依旧是满脸讥讽,更遑论沈迹了,这扑天剑招夹杂的灵气带起来的风甚至都没有吹动沈迹的衣袍。

      他没有把横在师兄面前的静虚剑收回来,只平静温润的说道:“即刻停手,否则……”

      还未等沈迹把话说完,师兄就大喊道:“才不管你什么否则,今日我要叫你们交代在这里!”边说边发动剑招,要置沈迹和木昭还有木昭方才救下来的奴隶于死地。

      在无人看到的地方,那半跪在地上要死不活的奴隶,嘴角竟扯起来一丝诡异的弧度。眼中闪过一丝邪光。

      剑招落下,沈迹只举起一只手,便用精纯的灵力将师兄看似威力无穷实则却只是不堪一击的纸老虎剑招挡在身前。

      他精纯的灵力萦绕在他周身带起阵阵烈风,吹得他青丝飞舞,不着一尘的衣袍猎猎作响。

      木昭看似在关注着师兄,实际却在警惕着这湖,果不其然,许是方才师兄引起的巨大灵力波动惊扰了湖中的火蜱兽,原本清澈的湖水从湖底开始泛起一阵阵黑水。看来那黑水不是水,而是数以万计的火蜱兽。

      木昭对着对面一行人轻声说道:“这下,你们完蛋了。”

      沈迹闻言忙将漫天的灵剑打了回去。他自然知道强大的灵力波动会惊动火蜱兽,一听木昭这么说自然是知道了,这下火蜱兽被彻底惊动了。

      于是他对木昭和那小奴隶说道:“折折,你们先御剑走。接下来交给我。”

      害呀,沈迹都知道我会御剑了,她原本想和沈迹一起的,结果想起了之前可怜的小骆驼,不禁打了个寒颤,再看了看旁边瘦骨嶙峋,一看就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奴隶。

      轻轻叹了口气,“好吧,你注意安全,等我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了我再来助你。”御剑当然是不行的了,她的本命剑可是瓷梦,若是唤出来,不用半个时辰那些世家大族就能把她捅成马蜂窝。好在她还有二娘送她的那把扇子。御剑本就是以灵力驾驭宝器凌空,剑只是一种介质,换成什么都是一样的。

      “好。”

      在两人说话的间隙,湖水已经彻底变黑了,就连靠湖边比较近的沙地也都变成了黑色。

      那行人终于注意到了不对劲。纷纷惊呼起来。

      “妈呀!这湖水!变……变变变色了!”

      “这……这这些沙子也变黑了!”

      “蠢货!这踏马的是虫子!”

      “火蜱兽!”

      “师兄,怎么办?!”

      可师兄哪能顾得上他们呀,他的剑招被沈迹生生打了回来,灵力反噬,重创了他的肺腑。引得他不得不吐出一口鲜血。

      而那些火蜱兽遇上了血,更激发了它们的凶性,活像受了什么吸引一样,发了疯的冲向师兄。不过两息,师兄便被火蜱兽淹没了,只余下一声发音都不全的惊呼。

      “师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