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3.s:/^E8bqQbXYyH^

      ࣾ晨读内心有点小得意。

      原先以为唐会的富二代们ऍ,都是武功超凡之辈,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啊。

      首战打伤了唐十三王㛓,然后又在七招之内胜了周易风,晨读有一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宁心也明显看出来是晨读技➹高一筹。

      貌似少年有些膨胀啊,伸出手,敲了敲他的脑袋,其实少女的个头也很高,眼睛能看见晨读的头顶。 

      “哼!”ᥫ她果断的给黬少年泼了一盆鱡冷水,“不要得意忘形,四大长老的弟子,你能胜过哪一呟个呢?今年年末大慽比武,就会见识到真正的高¦手희。”

      “四大长老的弟子,除了唐寒씥烟,玉树,另外六人你见过几个,他们都去各堂院实习ᰶ了。比如呢,金长老的大弟子,佛前尘,听说跟随我爸去了寿星殿,参与收购谈判。”

      唐会的外营居住ߞ者来自全球各地的难民,已经历经三四代,但信仰各不相同,时常有冲᷉突发生。

      最近一段时间治安밾案件多次出现,经高层錌商议,决定将寿星殿纳入唐会的管理唨范围之内。

      晨读听她此说,心思一动,用真诚的眼神看着衭少访女,说:“师姐,念完五年级,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学科兼修,我强烈要求兼修六科!”

      “你四年级,五年级还没有鱒念呢?!”

      “我自学过,我都会了啊!”

      “师姐不信的话,可以给我做测试!”少ඞ年信誓旦旦。

      폝 즚 쪆“好,你说的!”

      ⑵短短一个时辰,六百道题竟然全E部答对,无一错漏。

      是书馆初级考试综合题!

      㶒 “你真是特殊的家伙啊,我服你了,只能去问莫姥姥,别耽误你未来的发展呢。”宁心笑意盎然的跟ॆ晨读开着玩笑,确实鑜是不服不行。

      她自以为就是天才,没想到出了Ω一个比她还厉害呢。 鬀

      天才中的天才! 邏

      书馆的二层办公楼,莫姥姥的办公室,进门是个宽敞明亮的大厅,一张六米长的大木桌子摆在厅中央。

      桌子前面树立着一个白色牌子,上书:馆主助理区,桌子后面椅子ꮲ上坐着诡鱼异的六人,一人占据一米平均分配。䕟

      쳔  第一个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小伙儿,蝗正理八经地捧着一本书,在轻声阅读。

      ퟼ 晨读瞄了一眼,《人体组织解剖学》捫,我㇉靠屠夫啊,应该是医学院的。

      䋒 第二个中年ዊ妇女还算端庄,只是一头长发有点装嫩,闭着眼睛在似听非听似乎神游外,哎,看不出是哪个鹁学院的。

      第三个文绉绉的老头戴着眼镜,桌子上正摆放着七个小木盘子,每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些植物种子,不用说一定是农学院的。

      第四个中年男人,肥头大耳头发卷毛,正在飞快地打着算盘,是商学院的吧,肯定在算账。

      第五个黑色人种,光头,正在用卡尺、三角尺、卷鵸尺测量桌上的各种器件,应该是械学院的。

      㟣 第六个是一个小姑娘,秀气的小脸,正在写着伅毛笔字,⟔不用猜,文学院的。

      那第二个定是武学꼨院的助理了,瞅瞅这弱不经风的样子,一个快成为老大娘莣的女人,能有多高的功夫啊?

      两人推门入屋的这会儿,六个人十二只眼睛,目光齐刷刷的照射过来。

      尤其是那中年女人突然睁开眼来녧,简直吓了晨读一跳。

       她嘴里含糊不清地咕哝着:“哎呀,我上了岁数听ઙ不进去了,别读了,牛牛。”峍

      沆 什么?你个小伙子叫妞妞,晨读又惊又乐。

      那个叫牛牛뿄的家伙笑嘻嘻的说:“没事儿,没事儿,唐婶。”

      帮着中年女人收拾摆在桌子䨪上的东西,金黄色夺目的保温杯应该是黄金外壳,够有钱的。Ꮤ

      不知道什么皮毛的帽子,反正红的耀眼,殷勤的给女人戴上。

      “嗯,牛牛,一♝起去吧,我的车叫小六子开过来,快吃午饭了,早上听十三说,今天厨堂宰了一匹马,叫什么鸡儿马,我带你去尝尝。ꇲ今天还请了医院的王副院长,嗯,十睈三这孩子不错,铅还挺尊韍敬我的呢,张젽口闭口都叫我大娘呢。”

      也就是一小会儿的功夫,牛牛把桌上所有的物品,都收拾的井井有条,他扶着中年女人向门口走过来。

      䄐这쩯个女人,原来是唐无极的大老婆。

      毕竟是长辈,宁心礼貌的跟她点了下头,打招呼:“梁姨你ő好。ꇏ”

      “嗯,小心心哪,有时间去家里坐坐,老唐前几天还在念叨你呢。”

      “好的,有时间我一ꍟ定去。”微·笑着回答。

      那老色鬼,看人的眼神色迷迷的苞,像把人的衣服蘉扒掉似的,简直是唐扒皮。

      努努嘴:“这小伙子是谁呀?”

      꿀“哦,是才入书馆的竢晨读同学。ꔫ”

      什么,他就是晨读!中年女人脸色阴沉。

      感觉到她的敌意,晨读毫不在意,基本上他判╅断出这个女人就是唐无极的大老婆舐,一个失败的可怜女人。听丰田老头说过,唐无极的大老뫗婆也是武学名家之后,武功甚至还高过唐无极,不是쏅因为这一点,那老鬼早把⣃她休掉了。

      鞿 “天呐,那小家伙的脸皮还真厚!”出了馆主办公室,梁飞就憋不住了,“他打伤了十三儿,还跟我装糊涂呢。”

      张牛牛笑眯眯的:“你放心,飞姐,在书馆山的地敩盘㝇儿,我会给你好好照顾ꪼ这小子。你想怎么处置他?谁叫咱鲌是读书教的护法呢!”

      梁飞火气更大了,她感觉☾自己太阳穴上的筋都耍跳起来了,最近老是这样,她很容易愤陲怒,不知道什么原因。

      ㉗ 也许是担心女儿的甇将来,也许是因为唐无极这个无情无义的,但又离不开这个男人,自己无私的奉献了青春,家传武学见解,助他练功,到头来怪自己不能生儿子给他传踪接代。

      “给我留意点儿!”不能便宜这小子,管不了自家男人,怒火都撒向陈读身上。

      梁飞就要上车,张牛牛赶紧搀扶着。

      “我还̞没老。”梁飞伸手一拍他的手,侧身进了机Ნ车,然后,又拽着他的手,把鸟他拉进车里。

      青丝中夹杂着白发的梁飞,今年四十五岁,张牛牛呢,刚好三十岁。

      照理说呢,他俩是扯不上关系的,但原先的医学院助理调往医院的重要科室,而张⚜牛牛꙽据学生反映,讲课听不썠大懂,但小伙子的人缘儿不错,脾气挺好,所以把他调来馆主办公室。

      “晕。”梁萂飞现在是㥡患了뎈怀疑综合症,什么事都눗想到欺骗背叛,血压极不稳定。

      碍于他是唐管家大老婆,书馆所有人都不敢,或者不屑,或者不愿,不必要跟她发生正面冲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