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抖音短视频appf2d抖音成年短视频appmht下蒌地址介铰

      死亡时候的意ൕ识黑沉,丁文本来已经熟悉。

      但实际上又毫不了解黑沉之后的事情。

      可这一次,意识黑沉过去之后,丁文看见了彩虹心玉炼制的玲珑心,那一点圆珠的彩色,在黑暗中特别的醒目。

      这团光照亮了一道道光线连接在一团团发光的星穴上,构筑成了星图。

      星图整体亮着淡躄蓝色的光芒,但中间却又有份外明亮的一团彩光。

      蓝光的周围,是深沉的黑暗。

      丁文觉得自己就是这团星图,或者是在这团星图中间。

      他仿佛是乘在这团发光星图里,在漆뚝黑中朝前飘着……

      ‘为什么周围都是黑的?’丁文쌫茫然不解,怀疑他的奇怪能力是不是失效了,现在他见到的是不是真正的死亡?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团光,也是散发着蓝光的星图,粈丁文发现自己正急速飞过去,眼看就要撞上了! 뜗

      那团近在咫尺的星图里面,突然洃飞散出来九团幽光,好像是要逃避接下来的碰撞。

      ۨ 丁文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幅星图正面碰撞!

      刹那,蓝光飞散,仿佛星图粉碎。

      丁文的意识一晃,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星图安然无恙,粉碎的好像是被撞的星图。

      周围的黑暗突然被光亮驱散……

      丁文睁开眼睛,身在空中,飞落之势让风吹的他衣发飘摆,浓眉下的星目中映着的是一具尸体——离仙。

      ‘㾾刚才是因为玲珑心的缘故?难道我的奇能是借最近的活物再生?’丁文总结过往的规律,不禁有了结论,被大晴派杀死时ᦆ,他当时没有立即毙命,ܾ死的时候仙人们都回去了,周围都被ꢻ大火焚烧,他遇见最近的生物就是一只蚕。

      除봄此之外,都是杀死他的人离得最近。

      而他现在的仙体,就歄是飞落下去的众仙人中,离尸体最近的那个。

      丁文连忙搜索记忆,然后就安心了,这个仙人跟离仙不同,并非在大晴仙山长大的,因为立功多,得到大晴仙派里的仙人赏识,这才得以加入仙派。

      这人过去所做的事情总结起来就四个字——罪该万死。

      为了博取仙人的赏识,此人害死了好几个朋友,༨为了独占功劳、掩盖痕迹杀了许多无辜的人堗。

      ‘为了博取表现你飞下来的比谁都快都积极,偏偏你是个该死的败类。’丁文思想间,飞落之势变慢,立即有一些仙人越过了他,抢先飞落地面,喊着:“离仙已死!”

      最先落下确认状况的仙人眼里透着立功的欢喜,另外几个落后一些的很是沮丧懊恼。

      丁文凭借这仙体的记忆,知道这些都是战仙,几乎都是从地界里来䷑的,有᯴些是资质优异自幼被收入派中,更多的是通过立功进入仙山。

      战仙的职责很多,什么都做咹,几乎都很在意功劳和表现,他们是因ܬ此成仙,对于ၵ仙派来说,他ퟅ们的价窲值就是积极的做,尽量多的做。

      第二批陆陆续续下来的仙人都没有下地,而是悬浮在离地半丈的高度,他们并不在意没什么价值的小功劳,也뺕不那么‮渴望表现。ᬝ

      因为这些ꚺ仙人出身在仙派,父母至少有一方是仙人,哪怕没有出众的成就一直当着最低级别的九层天战仙,他们也没兴趣跟地界里来的战仙猄那样事事积极表现,多小的功劳也抢破头。

      对于他们来说,那些小功劳无法从实质上改变什么。而不做,他们也不会损失ȱ什么。

      此刻这些仙人们见离仙已经伏呹诛,就各自交谈猜测,议论纷纷。

      地界出身的战仙们则如主事的仙师峰峰主、战仙殿殿主那般,神情肃穆,丝毫没有心情玩笑似得。

      丁文置身于战좋仙之中,听着众仙猜测纷纷,全都不是事实,甚至还有各种奇怪想法。

      “离仙一个月前曾经切磋落败,会不会因为此事想不开,又被那灭仙会的邪道以乱魂香迷了心窍,一时贪图玲珑心的念想百倍放大,故而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一个仙师폟神色认真的说着猜想的线索。

      丁文憋着笑,寻思着这人简直奇怪,乱魂香生效需要时间,而杔且也解决不了离仙没有以一杀七的实力的疑问,问题这么明显,那仙人却还偏偏魑荒唐的把这种猜测说出口。

      另一个仙人说:“乱魂草生效需要时间,但如果辅以灭仙会未知的邪法,未必没有可能。离仙是本塋派出身,绝不可能跟灭仙会有什么干系,必然是中了邪法,村里人说看见离仙杀人,他当然没有这种实力,但若另外七人其实也中了暗算,一时之间根本不能反抗的话,那就合情合理了!”

      一群仙人这么猜想,ᰙ加上弥补细节,竟然很快됁整理出了一个结论。

      主事的战仙殿殿主道:“如此事情大튿致清楚,灭仙会又有新创的邪法,觊䦳觎本派炼制中的宝物,对仙师们施以暗算,致使离볿仙心智迷失,杀死了无力反ꚸ抗的七位仙师。灭仙会的人本欲带走玲珑튫心,不料离仙因为不久前的切磋落败而耿耿于怀,心智迷失之下竟然融汇了쐟玲珑心,灭仙会的人已经在村中伏诛,玲珑心也已经无法追回。倘若仙师峰主没有异议,我们这便回禀掌门吧。”

      ஡“事实如此,当然没有异议。”仙师峰뱖峰主说罢,就率众飞起。

      战仙殿殿主安排了刚才最先落地的战仙领几个人负责料理后事,带着剩下的人走了。

      ꉣ丁文觉得荒唐,这两个仙人如此定论?疑惑间这仙人的记忆里,却突然浮现一些事情,丁文怔了怔,结合那些事情立即明白过来——现在的结论对于战仙殿和仙师峰都是需要的,仙师峰峰主自然没有责任,战仙殿的责任也微乎其微。

      듘 简而言之,一群仙人共同商量了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定论,是否塱真相根本不重要。

      他本来准备冃跟着飞上仙山,结果留下䏥善后的那个战仙却点了他的名。뫪

      别的仙瑱人都飞走了,就剩留下十几个战仙,几个被安排了附近飞巡,确保没有别的灭仙会探子在附近;几个被安排了收拾离仙的尸体,负责善后的战仙则让丁文一起去村里再看看。

      两个人飞起后,就听负责的战仙笑着说:“云仙今天故意让我抢先,这番盛情我记住了,如果有什么为难事情需要帮忙,但说无妨。”

      丁文早就被在搜索这个仙体的记忆,也就明白过来了,眼前这个战仙被人唤作黑山战仙,加入仙派之前在ᤓ地界的绰号叫黑山地王,他们过去没有什么利害冲突,最近黑山战仙正在빅竞争六层天战仙的位阶,还是关键时期。

      黑山战仙不知道云仙已经变成了丁文,自然就认为刚才云仙是故意先让,目的当然是有别的事情需要黑山战仙帮忙。᲻

      他ᚗ们都是地界来的,都懂心照不宣的רּ规则——没有白予的好处,得了好处必然要对等回馈。

      然而丁文没有事情找他帮忙,这会他正忙着消化云仙的记忆,增进对地界,对仙门,对这个天地的了解,于是顺口说了句:“以后再说。”

      “随嬿时开口便是!”黑山战仙以为云仙是ﳀ先卖着人情,需要的时䓪候再用的意思。

      两个人在村子里转了转,黑山战仙喊了村里人询问经过细节,叮嘱了村里人几句,就等着巡查的和收尸的两拨战仙过来汇合。

      没多久,人齐了,众人一起飞回大晴仙山。

      륷丁文有了两个仙人的记忆,他对里面没有什么好奇,他只是想着,进了仙山里面,可以把已经知道的恶仙逐个除掉。

      至今为止的经历,还有记忆,都让他对恶类深恶痛绝,而且他现在还知道了这些恶仙心里,把善类看作䄼虚伪,把无力反抗的人看作活该任人宰割的牲畜。

      大晴仙山的法阵屏障形成的幻界会让人在很远处见不到仙山,一定距离内才能看见其轮廓形态,但很近的时候反而又被雾气环绕,进入迷雾的时候,也是阵法检索身份的时候。

      阵法的奥䥽秘不是一般仙人知道的,炼器的仙师们也只是凭借对阵法的知识大略明白,迷雾딕阵法是通过对进入仙人的身份牌,倸星能特征,身体形态三方面同时检测,都与阵法内既有的信息对上了,才能够通过屏障。

      丁文飞入慹迷雾,正考虑着如何在仙派里进行他的除恶仙大计划的时候,達身体周围突然凭空暴起一团电光!

      强烈的电ਝ流刺激之下,丁文通体麻痹、动弹不得!

      ‘难道阵法发现我不是云仙?’丁文大为诧异,他有仙人的记忆쳶,本来也知道仙派的阵法㌱各种厉害,却也没想到竟然能识别出他!

      电光持续不绝,置身其中的丁文连惨叫的声音都不能发出,浑身不由自主的疯狂抽搐,意识很快一片空白,被电的浑然忘了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在身在哪里,在做什么……

      黑山战軤仙믗一行莫名其妙之极,但阵法分明触猷动了防御机制,他们也没有办法干涉,就只能是飞往里面禀报랓。

      可是,根本没等他们飞远,就见到一团寒气突然飞过Զ,冷的他们不由自主的暗暗打颤。

      ⿒ “到底是怎么了쿌!云仙怎么会触动了阵法如此濨厉害的攻击手段!”黑山战仙实在庌莫名其妙,却只见那团寒气把云仙包围、冻结成럑了一大块寒冰。

      寒頵冰被阵칸法的力量力量推动,呼啸着抛飞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營紧接着,一道金光从大晴仙山某座峰顶上긚飞射而出,迅速追上抛飞的寒冰,精准的一击而中!

      冻结了云仙的冰块刹时爆碎,连带着里面뻾的仙ㆩ体和寒冰,一并化ॅ作了粉碎……

      丁文原本进入大晴仙派刺杀恶仙的大计,还没开始就脉结束了……

      丁文又看见了星空图✷在黑暗中飘动……

      然后,黑暗突然又有了⤫光,丁文发现自己的身体怪怪的,眼睛里也如同虫䫴子那瓖样,看不清景物,只是有光。

      紧接着又发现自己被什么촨拿了쭥起来,然后被包裹,嚼碎……

      丁文的意识黑了过去,ᣩ却只有短齷短瞬间,就看见星空图撞碎了一些蓝光。

      他的眼前又有了샿光亮。

      他感觉到了熟悉的触感,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女人贴在他身上,边自发出些让他怀念的那种声响,边从盘子里拿起只肥肥揼白白的虫子,然后要往他嘴里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